百书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1574章 小相宜被盯上了 2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1574章 小相宜被盯上了 2

  事实证明,许佑宁是对的。

  尽管她及时收住声音,穆司爵的目光还是透出了不悦。

  她果断给穆司爵夹了一筷子菜,说:“你最喜欢吃这个了,多吃点。”

  穆司爵瞥了眼碗里的菜:“你记错了。”

  “……啊?”许佑宁怔了一下,“不太可能啊,你不是比较喜欢吃这个的吗?”

  穆司爵云淡风轻的说:“不是。”

  许佑宁承认,自从身体出问题后,她的记忆力确实不如从前了。

  但是,跟穆司爵有关的事情,她不会记错!

  她坚信!

  就在许佑宁很努力地想要证明自己没错的时候,穆司爵突然说:“我最喜欢的是你。”

  哎!

  这话听起来没毛病。

  许佑宁的脸颊热了一下,突然就不敢看穆司爵了,低着头吃饭。

  她也是不太懂穆司爵。

  这种话,他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说出来啊?

  就不能等到某些时候再说吗?

  “叮咚!”

  一声短信提示恰逢其时地响起,拯救了空气中的尴尬。

  许佑宁随手点开消息,才发现是苏亦承发的一条群消息——

  “苏一诺。”

  “这个名字怎么样?”

  哎哎,苏亦承终于想好了,要给苏小朋友取名字了吗?

  苏一诺。

  一诺。

  一诺千金。

  许佑宁发了个赞同的表情,说:“我觉得很好听。”

  苏简安和萧芸芸几个人也冒出来,给“苏一诺”这个名字投赞同票。

  苏亦承拍板定案:“就叫苏一诺。”

  穆司爵的手机不在身边,许佑宁兴冲冲的告诉他:“亦承哥和小夕的宝宝取好名字了,叫一诺,苏一诺!”

  “嗯。”穆司爵淡淡的说,“名字不错。”

  “那个……”许佑宁终于忍不住问,“我们家宝宝呢?你想好名字了吗?”

  “不急。”穆司爵云淡风轻的说,“等他出生后再说。”

  “司爵,”许佑宁壮着胆子试探性地问,“你该不会是不知道叫他什么比较好,所以一直拿不定主意吧?”

  穆司爵手上的动作一怔,抬起头,看着许佑宁,一字一句的否认道:“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这种事情,不需要着急。”

  许佑宁以前不了解穆司爵,不知道他一个细微的反应代表着什么,很容易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比如刚才他那一愣怔,代表着他被她说中了。

  许佑宁笑了笑,递给穆司爵一个安慰的眼神:“其实,想不出一个满意的名字,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你看亦承哥,他也想到今天才决定好的啊!”

  穆司爵皱了皱眉:“我跟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许佑宁不依不饶的说,“你们纠结孩子名字的时候,明明就一样啊!”

  “……”

  穆司爵觉得,这个话题该停止了。

  再聊下去,许佑宁就可以骑到他头上撒欢了。

  他把一碗汤推到许佑宁面前,命令道:“把汤喝完再说话。”

  “哦。”

  许佑宁拿过汤,乖乖的喝了一口。

  她本来就不饿,实在没什么胃口,喝到一半想说什么,穆司爵就看了她一眼,硬生生把她的话看回去了。

  她只能闷头继续喝汤。

  两人吃完饭,阿光过来了。

  阿光说:“七哥,佑宁姐,我来拿一下文件。”

  “桌上。”穆司爵说,“自己拿。”

  时间已经不早了,阿光不方便逗留,拿好文件就要走,许佑宁却叫住他,问道:“米娜呢?”

  自从米娜死里逃生后,许佑宁就没有见过她。

  “陆先生那边有点事,她去陆先生那儿帮忙了,明天会回来。”阿光看着许佑宁说,笑了笑,“佑宁姐,我们明天一起来看你。”

  许佑宁当然高兴,点点头说:“好啊!”她话锋一转,接着问,“阿光,你和米娜交往,感觉怎么样?”

  “我……”阿光刚开口脸就红了,不太好意思的说,“不知道怎么说。”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许佑宁循循善诱的说,“你单身那么长时间,和米娜在一起之后,生活肯定有所改变啊。对于这样的改变,你是什么感觉?”

  “我觉得……”阿光的脑海掠过无数华丽丽的形容词,但最终只是用力地吐出两个字,“很好!”

  许佑宁笑了笑,追问道:“哪里好?”

  阿光渐渐放松下来,说:“一个人的时候,我觉得生活就应该这样自由自在,还以为两个人会有束缚感。”

  说着,阿光唇角不自由自主地多了一抹笑意:“但是,和米娜在一起之后,我发现,如果那种束缚是她带给我,我……心甘情愿接受!”

  是的,他心甘情愿放弃自由,和米娜发生羁绊,最好是可以和米娜纠缠一生。

  许佑宁点点头,饱含期待的鼓励阿光继续说下去:“还有呢?”

  “还有就是……”

  还有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温馨和甜蜜,是他一个人的时候怎么都无法体会到的。

  阿光觉得,他恋爱之后才发现,以前那些单身的日子,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然而,他这些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穆司爵打断了:

  “够了。”

  穆司爵的声音冷冷的,大有阿光再说下去,他就把阿光丢出去的架势。

  阿光冲着许佑宁耸耸肩,说:“佑宁姐,七哥不让我说了,那我先走了。”

  “好,明天见。”许佑宁顿了顿,又想起什么似的,笑着说,“对了,你刚才的话,我会找个机会告诉米娜的!”

  阿光笑了笑,冲着许佑宁摆摆手,转身走了。

  餐厅里,只剩下穆司爵和许佑宁。

  穆司爵幽幽的问:“你为什么要把阿光那些废话告诉米娜?”

  “这你就不懂了。”许佑宁托着下巴看着穆司爵,“我也是女人,所以,我很清楚米娜听了阿光刚才那些话之后会怎么样。我一定要个机会,自然而然的把那些话告诉米娜。”

  穆司爵蹙了蹙眉,带着几分不解问:“米娜听了那些话,会怎么样?”

  “当然会很感动啊!”许佑宁煞有介事的说,“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感情,都是在感动中一步步升华的。米娜听了这些话之后,一定会更爱阿光。”

  所以,这是一个帮阿光和米娜增进感情的机会。

  许佑宁觉得,她不能白白错过!

  穆司爵放下筷子,看着许佑宁,有些纳闷的问:“每个女人都会这样?”

  许佑宁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能说全部,只能说大部分吧!”

  “你呢?”穆司爵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你会不会被这样的话感动?”

  许佑宁恍然意识到,穆司爵说了这么多,实际上这一句才是重点。

  她笑盈盈的看着穆司爵:“当然会啊,我刚才就被阿光感动了!”

  她不是为了刺激穆司爵才这么说的。

  她说的是实话。

  许佑宁认识阿光这么久,自觉还是很了解阿光的,阿光真的是一个酷爱自由的人。

  可是,他愿意为了米娜放弃自由,接受他和米娜的命运羁绊在一起。

  这只能说明,他真的很爱米娜。

  光是这一份真真实实的感情,就足够令人感动了。

  穆司爵冷哼了一声。

  许佑宁听得出来,穆司爵对她所谓的感动,很不满。

  她笑了笑,起身走到穆司爵身边,闲闲适适的看着他。

  穆司爵语气不善:“想说什么?”

  许佑宁还是那样看着穆司爵,笑着说:“我想说,最让我感动的,还是你。”

  “……”穆司爵动了动眉梢,抬起眼眸看着许佑宁,没有说话。

  许佑宁靠过去,抱住穆司爵,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低声说:“司爵,我没有忘记,你为了我,放弃了故乡,放弃了穆家几十年的祖业,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从头开始。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没有忘记。司爵,谢谢你。”

  穆司爵伸出手圈住许佑宁,低头亲了亲她的额角:“谢我什么?”

  许佑宁抬起头,笑了笑:“谢谢你让我的人生重新完整了一次。”

  她十几岁失去父母,后来,又失去外婆。

  她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自己了。

  她以为,她再也没有依靠,再也不会有家,再也无法体会到任何温暖。

  直到穆司爵找到她,把她从康瑞城的枪口下救出来,又给了她一个家,把她带回苏简安和洛小夕这些人的生活圈里,让她拥有朋友,也收获了满满的关心。

  遇到穆司爵,爱上穆司爵,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好运。

  “现在才知道我对你好?”穆司爵冷不防,“既然知道了,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许佑宁应答如流:“给你生个孩子算吗?”

  穆司爵低头在许佑宁耳边说:“生孩子,我出了一半力,这算什么报答?”

  许佑宁脸一红,四两拨千斤的说:“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也没办法报答你啊……”

  穆司爵目光深深的看着许佑宁,意味不明的说:“你还有一个办法。”

  “……”

  许佑宁感觉自己的灵魂都狠狠颤抖了一下。

  她再过三天就要做手术了啊,就要和命运殊死搏斗了啊!

  这种时候,穆司爵该不会还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