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穿越时空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32招认
  “铛——铛——铛——”

  三更的锣声敲响了,在寂静的夜晚中,这锣声的穿透力极强,让跪在堂屋里的那几个下人的心跳随着那声声锣声一震一震的。

  负责内院采买的管事嬷嬷和管着小佛堂的几个婆子全被带来了。

  “世子爷!”负责采买的田嬷嬷仔细地看了看摆在地上的那一段环香,叫屈道,“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啊。小佛堂里用的蜡烛香火纸钱这几十年来都是从城中的老字号厉家铺子采买的,世子爷,您去问问这府中上下,这是无人不知啊!”给她天大的胆子,她也不敢在香烛里动手脚啊!最多,她也就是找厉家铺子稍稍弄点油水罢了。

  三个平日里负责看守和打扫小佛堂的婆子连连磕头道:“世子爷,奴婢也什么都不知道啊!”从一盏茶前得知佛堂里点的环香有问题,婆子们直到此刻还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怎么可能呢?!

  其中一个褐衣婆子大着胆子道:“世子爷,佛堂里供着老王爷、老王妃、二老爷,还有先王妃的牌位,奴婢们每日里都是兢兢业业,一刻也不敢离开的。”

  其他两个婆子也是心有戚戚焉地连连点头,这若是主子们的牌位有个万一,给她们一百个脑袋那也不够王爷和世子爷砍啊。

  这小佛堂的差事虽然轻松,但是她们却是一刻也不敢大意的。

  萧奕冷冷地一笑,“就是说,你们不知道这香有问题?”

  田嬷嬷和那几个婆子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大声为自己辩驳道:“世子爷,奴婢真不知道啊。”

  萧奕懒得废话,冰冷的目光落在她们的身上,下令道:“既然如此,留你们有何用。拖下去,杖毙!”

  杖毙?!田嬷嬷和婆子们差点没瘫倒,急忙磕头求饶:“世子爷饶命!世子爷饶命!”她们心里都是凉飕飕的,被绝望所笼罩,这王府上下谁人不知世子爷一向是说一不二的!

  萧奕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粗使婆子皮笑肉不笑地上前几步,嘴里说着“得罪了”

  “且慢!”

  这时,一个苍老而平和的男音突然出声道,众人都下意识地循声看去。

  林净尘沉声道:“阿奕,我想问她们几个问题。”

  田嬷嬷顿时两眼发亮,王府中能劝动世子爷的唯有世子妃,偏偏世子妃重病不起,这个时候,能救她们的也唯有林老太爷了。

  “老太爷饶命啊!”她们又是对着林净尘一阵讨饶,想着医者父母心,若是林老太爷肯帮着劝劝世子爷,那她们就有救了!

  见状,萧奕眉头一皱,不耐地瞥了她们一眼。

  既然这环香有毒,那要么是采买出了问题,要么是在小佛堂里被人偷偷替换过,总逃不过这两个原因。这几个刁奴肯定不会对此一无所知,只不过是怕被罚、被牵连而刻意瞒着罢了。

  他可不想和几个奴才周旋,浪费时间。

  想说就说,不想说杖毙就是。

  不过,林老太爷愿意再给她们一次机会,萧奕也不阻拦,恭敬地作揖道:“外祖父您请便!”

  林净尘转头看向那几个婆子问道:“最近二十几天,有哪些人去过小佛堂?”

  婆子们互相看了看,“杖毙”一词仿佛萦绕在耳边,她们都知道,今日若世子爷审不出个所以然,她们的小命肯定不保。

  想到这里,其中胆子最大的褐衣婆子立刻老老实实地回道:“回老太爷,除了世子妃每隔几日都会去佛堂上香,每逢初一、十五,卫侧妃、三老爷、二夫人、三夫人,还有几位姑娘、公子也常去佛堂上香,对了,本月初五,王爷收到世子爷派人传来的捷报后,也去过一趟”

  褐衣婆子一边说,一边心想着:难道说林老太爷是怀疑有人趁着去佛堂上香的时候,悄悄把环香给换了?

  仔细想想,也不无可能。

  平日里,主子们上完香后,她们也就是粗粗地扫一眼,看看有没有落下东西,或者碰翻了香烛什么的一眼扫去见佛堂里没什么异状,她们也就把佛堂的门给关上了。

  难道说,真的是王府中的某个主子所为?

  几个婆子面面相觑,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们一个个全都瑟瑟发抖的跪在那里,现如今,还考虑这么多干嘛,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关键。

  林净尘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思索着:玥儿中这毒应该已经半个多月了,而镇南王只在初五时去过小佛堂一次,时间上对不上,所以肯定不是镇南王。

  至于其他人

  林净尘想了想后问道:“你们可有登记名字和日期?”

  婆子们再次面面相觑,这佛堂里来来往往的,又不是从库房里拿东西,又怎么会特意登记造册呢!

  她们挤尽脑汁地回忆了一会儿,一个青衣婆子小心翼翼地说道:“回老太爷的话,奴婢虽然不曾记录过,但最近这大半月来,哪些日子来过哪些人奴婢还是记得的。奴婢只识几个字,不如由奴婢口述,请哪位姑娘帮着记下来可好?”

  萧奕对百卉使了一个手势,百卉就带着那青衣婆子去了隔壁的西稍间,剩下的人都暗自松了半口气,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要是能逃过这一劫,那可真该去庙里好好拜拜了!

  接下来的事与田嬷嬷无关,因此她暂时被带出去看管着,其他两个婆子则跪在原处待命。

  她们提心吊胆地等了半盏茶的功夫后,就见百卉和那青衣婆子一前一后地从西稍间里出来了,百卉恭敬地把单子呈给了林净尘,萧奕也凑过去与林净尘一起看那张单子。

  林净尘快速地将单子扫视了一遍后,问道:“这环香是哪一日换上的?”

  “本月初一!”青衣婆子急忙答道,“当时还是奴婢和胡婆子一起换的。”

  另一个蓝衣婆子忙不迭点头应和。

  林净尘执起笔,“刷刷刷”地就先用笔划掉了好几个人名,比如萧栾、萧澈、丘氏、辛氏等等在本月初一前以及本月初五以后去佛堂的人都被先排除了,剩下的就是二少爷萧栾和几位姑娘家的名字。

  萧奕和林净尘将单子扫视了一遍后,目光就落在萧霓的名字上,其他人这半月来都只去了佛堂一次,可是萧霓却去了两次

  萧奕微微眯眼,臭丫头与他几乎无话不提,即使是他不在骆越城中的时候,南宫玥也会在信中与他细细地道些家常琐事,印象中,萧霓并未与臭丫头交恶,臭丫头甚至还曾提过萧霓一个姑娘家不容易,打算带在身边好好教教会是她吗?

  林净尘捋了捋胡须,又问道:“我看萧三姑娘经常去佛堂,她平常也是这样吗?”

  几个婆子愣了愣,心想:难道说林老太爷怀疑是三姑娘?

  “回老太爷,”仍旧是那个青衣婆子恭敬地答道,“三姑娘孝顺,平日里也经常去佛堂给老王爷和二老爷上香,一个月至少两三次。”

  “是啊。”那褐衣婆子点点头,附和道,“三姑娘是个孝顺的,对奴婢们也很和善,上次还让桑柔姑娘分了些点心给奴婢几个。”王府几个姑娘中,萧霏清高不爱理人,萧容莹娇蛮,萧霓算是性子好的,对下人们也很是和气。

  萧奕眉头一皱,问道:“三姑娘分你们点心了?她是用什么装的点心?”

  青衣婆子没来得及细想,直觉地脱口道:“食盒啊。”

  其他两个婆子却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难看,难道说

  萧奕的声音又冷了几分,眸中闪过一抹利芒:“她每次去佛堂都会带食盒?那其他人呢?其他人可有提篮子或者食盒什么的?”这个下毒之人如果是借着去佛堂上香的机会替换了佛堂里的环香,那么他就不可能空手去佛堂。

  三个婆子又是互相看了看,交头接耳了一番,跟着褐衣婆子回道:“回世子爷,三姑娘每次去佛堂都会带些供品过去。除了三姑娘,也就是世子妃、大姑娘,还有二夫人有时候也会带个篮子、食盒之类的。”

  说到后来,褐衣婆子已经是战战兢兢,听世子爷这么问,难道害世子妃的真是那个一向和善的三姑娘?

  婆子们咽了咽口水,心又瞬间提了起来,垂眸跪在那里。

  萧霓!萧奕面沉如水,他的臭丫头性子好,把这王府上下都当作家人一般对待,没想到却是凭白养出了一头白眼狼!

  “来人”

  他正要命人把萧霓带来,一个身穿青蓝色褙子的小丫鬟小跑着朝堂屋走来,跨过门槛后,上前禀道:“世子爷,老太爷,二夫人带着三姑娘来求见世子爷,现在三姑娘正跪在了院子外头”

  小丫鬟的表情有些微妙,二夫人在这个时候带三姑娘来碧霄堂,而且一来,三姑娘就跪在了院子口,让人不得不多想。

  这小丫鬟心里还不太确定,但是堂屋里跪着的那三个婆子却是心如明镜——还真的是三姑娘!

  萧奕的脸色难看极了,阴沉冰冷,浑身再次释放出凌厉的杀气。

  一时间,堂屋里的那些婆子丫鬟都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以她们这世子爷在战场上的作风那也没差多少了!

  萧奕缓缓道:“让她进来!”他面寒如霜,每一个字都冷得像冰渣子似的。

  来禀报的小丫鬟光是听着就胆颤心惊,应了一声后,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而堂屋中的几个婆子则都被拖了下去,她们管着小佛堂,却连环香让人换了都不知道,这有毒的环香与原来用的多少都会有些差异,就连烧的程度都不同,要是她们谨慎些不可能发现不了。

  以萧奕的性子一个杖毙不为过,但让林净尘以为南宫玥积福为名劝阻住了,只拖下去打了五十板子,并撤了差事。几个婆子当然是唯唯应诺,她们虽然要挨顿板子,却是险之又险地捡回了一条命,心里只有庆幸。

  不一会儿,那小丫鬟就带着丘氏和萧霓来了,母女俩的脸色都难看极了,尤其是萧霓,整个人看来就像是风雨中摇曳不已的残花,几乎就要凋零了

  萧霓的神态、表情都是一种答案。

  百卉的心沉了下去,世子妃对二姑娘还颇为赞赏,说她性子温婉又不失烈性,二姑娘她怎么会做出如此阴毒狠辣的事?!

  在这种诡异沉重而微妙的气氛中,丘氏母女并肩走到了堂中,萧霓根本就不敢看萧奕,“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冷硬的地面上。

  丘氏站在一旁,迎上萧奕冰冷的眼眸。

  说起来,丘氏还是第一次来碧霄堂,第一次来南宫玥的院子,却是在如此的情形下。

  自萧二老爷过世后,丘氏在王府中一直是谨言慎行,只希望养大一双儿女,将来九泉之下也好对萧二老爷有个交代。儿女自小懂事,她也一直甚为安慰,却不想女儿竟有此一劫!

  “亲家老太爷,世子爷。”丘氏福了福身见礼,然后涩声道,“霓姐儿有话要说”

  直到此刻,丘氏还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刚才女儿在自己的逼问下,如实说出了关于那位顾姑娘的事

  丘氏越听越是心惊,到后来,整个人仿佛是被浸泡在冰水似的!

  女儿分明是落入了对方的陷阱,对方的每一步都是精心计划好的,让女儿如同饮鸩止渴般深陷其中

  丘氏的心头压了一座大山,心乱如麻,她心疼女儿,却也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女儿对那顾姑娘的药好像是上了瘾一样,恐怕日后需求会越来越强烈,届时后果不堪设想再者,女儿做下这等错事,世子爷若是有心要查,恐怕是瞒不过的。

  想着,丘氏的喉底泛起一阵苦涩,说来说去,终归是自己是疏忽了,竟然忽视了女儿这段时日的异状,也怪自己这个做母亲的没管教好女儿,让女儿对后宅中的阴私一无所知,才会沦落至今天这个地步。

  逃避无用,她们总要给世子爷、给世子妃一个交代!

  所以,丘氏带萧霓来了。

  哪怕这一关不好过,她做母亲的,总要陪着女儿熬过去!

  只希望世子爷看在她们主动来招供的份上,给女儿、给二房留一条活路。

  丘氏俯首看向跪在地上的萧霓,迎上她无措的眸子,对着她微微颔首。

  萧霓仿佛从中得到了力量一般,鼓起勇气看向了萧奕,道:“大哥,对不起,佛堂里的环香是我替换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但还是咬牙把话说话:“是一位顾姑娘逼我这么做的。”

  在浣溪阁中与顾姑娘的第一次相逢,是对方别有用心地“接近”她,而大年三十那一夜,却是自己傻得主动去服用了陌生人给的药以致于一步错,步步错,后来深陷于泥潭,越挣扎,陷得越深而已

  以致犯下这等弥天大错。

  萧奕狠狠地盯着萧霓,那眼神就像是盯上了猎物的孤狼一般,仿佛随时都要撕咬过去,那凶煞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顾姑娘?!百卉有些惊讶地挑起眉,不由想到了一个人。

  在得了萧奕的允许后,百卉问道:“莫不是浣溪阁的那位顾姑娘?”

  萧霓轻轻地点了点头。

  百卉连忙把当初在浣溪阁的事向萧奕禀了一遍,她只知道是顾姑娘“救了”哮喘发作的萧霓,可至于后来顾姑娘是如何与萧霓搭上关系,又是如何让萧霓做下这样的事,百卉就不知道了。

  萧奕又一次看向了萧霓,虽然他恨不得一刀杀了她,可是他还有很多问题需要问她。

  萧奕深吸一口气,勉强冷静了一些,问道:“萧霓,这环香是那顾姑娘给你的?”

  他直接指名道姓,显然已经不把萧霓视作妹妹了。

  萧霓咬了咬发白的下唇,点了点头:“顾姑娘给了我环香后,就吩咐我放到小佛堂里去她发誓说,这环香是不会危及大嫂的性命的。所以我才”

  她也知道自己的说辞是如此的虚弱,可是她真的没有别的选择,当她的“病”发作起来时,真的是生不如死,让她恨不得在自己身上割下一刀又一刀

  那一刻,她脑子里想的只有药!

  她一次次地想要试图熬过去,却一次次地证明了她的软弱,为了“药”,她如同一只粘在蛛网上的虫子般,垂死挣扎,却只是被粘得越来越紧

  想到“病”发时的艰难,萧霓的脸色更难看了,心跳“砰砰”地漏了一拍。

  萧霓深吸一口气后,低着头,喃喃着说道:“大哥,我后悔了,我真得后悔了。所以我在初七那天又去了佛堂,本来是想把环香换回来,没想到三婶婶正好来了”她怕被萧三夫人发现端倪,没敢替换环香,之后,她想再去佛堂,可又怕去得太勤,惹人疑窦,便想着过几日再去,可没想到这才几天,大嫂就病了,病得命垂一线

  这全是她的错!

  萧霓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感觉一股若有似无的阴冷感自心头冉冉升起

  她惨白的嘴唇微颤,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状,只以为她是因为害怕,因为惶恐

  萧奕沉吟片刻,冷声又问道:“萧霓,那位顾姑娘在哪里?”

  萧霓急急地摇了摇头,颤声道:“我不知道,每一次,都是顾姑娘主动来找我”

  萧奕眯了眯眼,眸光更冷,道:“既然如此,那你去替我把人引出来!”

  他的语气是命令式的,根本就不给萧霓一丝一毫质疑的意思。

  萧霓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虽然心中害怕,但还是立刻应下了。

  她身旁的丘氏掩不住的忧虑,双手紧紧地捏着帕子:这顾姑娘也不知是何来历,她既然敢对世子妃出手,说不定还有同党在侧。女儿贸然前去做诱饵,必然惊险万分,可是事到如今,也唯有用这个法子才能让女儿将功赎罪,让世子爷消气了

  就在这时,萧奕忽然朝门帘的方向看去,下一瞬,便见一阵挑帘声响起,跟着就有一道青色的身影快步从内室出来了,朝萧奕和林净尘走来。

  “外祖父,阿奕,玥儿醒了!”韩绮霞的小脸上绽放出喜悦的笑花,声音飞扬地说道。

  萧奕双目一瞠,再也顾不上这一屋子的人,立刻大步流星地离去,挑帘冲进了内室。林净尘紧跟着也进了内室。

  大嫂是不是没事了?!萧霓心中一松,仿佛失去了支撑般,整个人软软地瘫倒了下去,呼吸瞬间变得急促粗重起来,额头汗如雨下,身子蜷成了虾米般

  “三姑娘!”桑柔失声叫了出来,小脸惨白如纸。

  ------题外话------

  那个我喜新厌旧的又换封面了,姑娘们请认准书名吧。

  新做了亚克力的小白钥匙扣,下次活动拿来当礼物!小白和阿奕的抱枕也做好了

  (有兴趣看实物的可以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