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都市皇途 > 第九十三章:溃败
  

  “走?”

  冰帝的话让卡秋莎和冰感到难以置信,都到这个程度了就这么走了?尤其是冰,刚才被挟持的屈辱还没有散呢,岂会就这样不了了之。

  “你在说什么傻话?父亲啊,我都喊你父亲了,你女儿刚才可是被人用利刃抵住脖子啊!你现在这一走,让你女儿这屈辱如何才能发泄啊?”冰痛苦地朝冰帝喊道。

  冰帝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必须干什么,面对眼前这几个实力不俗的敌人,他必须做出抉择。

  “冰儿,你父亲我对不起你,你放心,你所受的屈辱父亲一定会替你报的。可是现在你想想,我们这几个和他们比起来有胜算吗?更不必说你已经身受重伤了。父亲也很痛苦,但你不要意气用事啊!”冰帝劝慰道。

  冰帝这番话也不无道理,冰由于服用了凶药,导致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的确不宜冲动。

  冰长叹一声,她心里明白这个道理,但身为杀手的自尊让她难以放下心中的这股怨气。她狠狠地凝视陈御风他们,撂下了一句狠话:

  “今日之耻辱,我杀手冰绝对会亲自粉碎掉!”

  “哼,想走?门都没有!”

  虽然冰帝他们想要离开,但云飞渺他们确不这么想,当即就要上前将冰帝三人拿下。

  “冰雪凤凰!”

  冰帝再次依靠还未消融的冰雪空间“制造”出了冰雪凤凰,挡住了他们的脚步,冰帝也趁机和冰逃离这里。

  “卡秋莎!从今晚起,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不死不休了!”这时候陈御风几乎用全身的力气朝快要离开的卡秋莎喊道。

  卡秋莎娇躯颤抖了一下,然后传来了这样的话:“奉陪到底!”

  说着,卡秋莎和冰帝他们便消失在了这层楼,而那冰雪凤凰也随着冰帝的消失而消逝了。

  待到对方消失后,陈御风这才长舒一口气,微笑着喃喃道:“终于结束了!”说完,陈御风便昏了过去。

  “门主!”

  “陈少爷!”

  陈御风倒下让众人十分紧张,赶忙上前查看。过了片刻后,才松了口气,原来陈御风是因为体力透支而昏过去了。

  “唉,门主今晚真是太累了,独自一人大战敌方数名高手,甚至还破掉了五行幻阵,已经是极为了得了。”云飞渺叹息道,还看了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气绝身亡的五行体一眼。

  “破掉五行幻阵?”

  焚星和小玲一惊,他们身为龙门龙使,自然知道这五行幻阵是什么东西,也清楚这个阵法的强大。不过这个强大的阵法却被陈御风破掉了,而且还是在和几大高手大战之后,这等实力简直无法想像!

  “今后难保不会成为劲敌啊!”

  ......

  与此同时,在玄武和炎帝的战场。此刻,整个楼层都被烈焰所吞噬,残垣断壁,可见经历了一场殊死战斗。

  轰!

  一阵轰击,玄武护法的身形从烈焰中跳出,身上的衣服一部分已经被烧的焦黑,嘴角也有着细微的血丝。

  “真是麻烦的能力,身为护法的我一时间竟然拿不下他!”玄武微皱眉头自言自语道。

  炎帝此时从烈焰中走出,全身略显狼狈,嘴角留有一丝鲜血,惊诧地说道:“真不愧为龙门的护法,实力果然好生了得。不过虽然如此,再拖下去的话这结局恐怕是同归于尽!”

  “是吗?不过本护法可不这么认为,你可认为本护法已经技穷?”玄武冷笑道。

  “哼,既然如此,也就不要多说废话了。看招,炎火之箭!”炎帝火之异能涌动,顿时从熊熊烈焰中飞射而出数十支火焰弓箭,朝着玄武飞射而来。

  玄武深吸一口气,握紧右拳,低喝道:“少林罗汉拳!”

  顿时,强大的拳劲冲散了这数十支火箭,打开了一条“康庄大道”!玄武趁势来到炎帝面前,一掌击出:“灵山礼佛!”

  炎帝心中一惊,当即造出一身的火焰铠甲来防御。但只听得“怦”的一声,那用来保护的火焰铠甲碎裂,炎帝吐出一口鲜血后暴退数十步,眼中闪动着浓浓的惊诧。

  在一旁看戏的彼德见状,不由得吃了一惊,咬着牙说道:“竟然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罗汉拳和韦陀掌!玄武护法,你到底是什么人?”

  少林罗汉拳,为少林寺代表性拳术之一。它的主要特点以技击为主,结构严谨,功架规整,古朴大方,动作式式连贯。讲究出手上中下,里外分阴阳;以上破下,以下破上;指右打左,声东击西;虚实不定,快速多变。要求气发吹齿,发声如雷,晃身晃膀,扭腰调胯,崩抖发力,以声助威,以气促力。而韦陀掌也为少林绝技之一,有“灵山礼佛”、“恒河入海”等招数,为般若堂专研。

  彼德竟然知道这些,说明他还是有认真地了解过中华大地的博大精深!

  玄武护法看了彼德一眼,说道:“彼德少爷,告诉你也无妨,我这身本领自然是从少林学来的,如今一身本领皆已大成。毫不客气的讲,整个京城,或者是华夏,能够胜过我的人已是屈指可数。”

  彼德握紧双拳,玄武的出现是这次行动的变数,他实在没有预料到就算是身为生物兵器的炎帝也难以敌过这位龙门护法!

  就在这时,彼德的手机铃声响起,在犹豫片刻后,彼德接通了电话。

  “彼德少爷,赶快撤退吧,我们已经被京城的人给盯上了,这次行动失败了!您赶快离开这里吧,华夏官方恐怕要有大动作了!”说话的是卡秋莎,她此时的语气十分焦急。

  “失败?你说失败?开什么玩笑!我地狱三头犬的四少爷怎么能够容许失败这个字眼在我眼前晃悠?卡秋莎,你莫非是害怕了?”彼德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虽然眼前这位玄武护法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电话那边的卡秋莎靠在墙上轻叹一声,说道:“彼德少爷,我现在已经离开了这里,就连那冰帝也是如此。我们带过来的人已经死伤大半了,尤其是炼狱之花,几乎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不出我预料,今晚过后,炼狱之花这个世界第二的佣兵团恐怕将要成为历史云烟了!彼德少爷,我劝您赶紧撤退吧,我们败了!”

  “哐当!”

  手机摔到地上,裂成了几块,这一裂也代表着彼德那完美的人生开始出现了裂痕,这可是他第一次失败!

  “少爷,是不是炼狱之花和冰帝他们出了什么问题?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您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列昂尼德叹息着对彼德说道。

  彼德的思维在这个时候已经陷入了混乱,他实在是难以接受自己的失败,都出动了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到头来竟还是一败涂地!

  “彼德少爷,看样子今晚的胜负即将分晓,如果你现在收手的话,本护法可以考虑放过你。”玄武淡淡地说道。

  彼德握紧双拳,他多么想将玄武给干掉!但可惜他做不到,就连炎帝都做不到,更不用说他了。

  彼德咬了咬牙,说道:“要不是你们龙门出手,我们地狱三头犬岂会失败?这次本少爷就给你玄武护法一个面子,走,我们撤退!”

  此话一出,也就代表着彼德今晚围杀陈御风的计划彻底付诸东流,而且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对此,玄武脸上不禁露出了嘲讽之色,他很清楚彼德应该干什么,继续打下去的话只能是自取其辱,甚至会丢掉性命,只有识时务才能活得更好。

  彼德撤退了,炎帝也跟他一同离开了这里,临走的时候,炎帝还用他那蕴含怒火的眼神注视着玄武,显然今晚的战斗让他很是不满。

  不过玄武放过他,也不代表着其他人要放过他。

  就在彼德坐着黑色桑塔纳轿车离开这里,并且让炎帝独自一人离开华夏的时候,早就等候多时的龙组成员驾驶着大众汽车跟了上去,而车上则是陈御风很熟悉的三人。

  苏轻舞、雁无殇和冷水寒!

  “轻舞,你算的可真准,地狱三头犬的四少爷果然败退了。”冷水寒激动地对苏轻舞说道。

  “哼,他们无论如何都别想毫发无损地离开华夏,既然敢在我们华夏肆意妄为,连南宫家都敢闯,那么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手下留情!”苏轻舞冰冷的双眸爆射出冰冷的寒意,身上杀气涌现。

  雁无殇抽了根烟,低声道:“幸好那个邪魅男子提前离开了,不然我们这一去只能是送死。”

  “无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我们龙组的人何时怕过事?那个邪魅男子怎么了?再厉害能有我们三位龙组高手强?”冷水寒很不满雁无殇的话,不由得怒斥道。

  “好了水寒,无殇说的不错,那个邪魅男子的确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能够和龙门护法抗衡的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拦下彼德,其余的以后再说。”苏轻舞说着,便命令开车的冷水寒紧紧地跟了上去。

  冷水寒嘴角一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中对雁无殇更加愤恨。

  而此刻在那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里,列昂尼德注意到了身后有一辆大众汽车正紧紧跟住自己,于是对彼德说道:“彼德少爷,看来有几只小虫正盯紧我们不放呢!”

  彼德伸了一个懒腰,冷笑一声,说道:“既然是小虫,那么拍死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