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智者胜
    大概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她身穿一件格子短衫和一条牛仔裤,头上还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看起来十分低调。只不过四王子的记忆里对这位三姐印象太过深刻,哪怕是把脸包个严实,听声音也能立刻分辨出来。
  
      罗兰望了眼椅子扶手上贴着的字条,确认自己没坐错位置后反问道,“怎么就不能是我了?”
  
      “哼,”她显然也看到了字条上的名字,只好发出一声不满的鼻音。
  
      “话说回来,你居然有孩子了?”
  
      这简直不可思议,难道嘉西亚去了碧水港后不但生了个孩子,还在永冬之战中被洁萝一起给吞了?
  
      “表弟,”她冷冷吐出两个字。
  
      好吧,看来也是个代打的。
  
      不知为何,罗兰心中略微感到有一些奇怪,嘉西亚对他的态度似乎与初次遇见时起了些变化,虽然不耐之情仍然溢于言表,但却没有了最初的轻蔑与厌恶。
  
      随着各路人员陆陆续续到齐,家长会终于开始,台上的老师讲完新学期规划后,便轮到了学生发言环节。当洁萝站起来时,家长群中顿时涌起了一片议论声,而小朋友们也纷纷将目光对准了她——不得不说,在梦境世界中仍保有女巫的容貌真是作弊之举,特别是那一头纯天然的白发和水晶般的红瞳,更是把这份美丽托升到了独一无二的水平。
  
      由于学生发言时,家属也得起身作陪,罗兰不得不享受了一番“注目礼”,洁萝自然是别人家的孩子,而他则成了不成器的大人……这一点从其他家长眼中的疑惑和哂笑里就能感受得到——其他人都尽可能穿的十分正式,像他这样卡通短袖配半截裤的休闲打扮,实在和众人有些格格不入。
  
      重回座位后,罗兰感到嘉西亚似乎正在偷瞄自己,这让他心情更加憋闷——对方戴着墨镜,偷看起来毫无顾忌,他要是瞪眼回去发现对方其实根本没看这边,那就颇为尴尬了。
  
      结果没过多久,他感到手肘被对方顶了一下,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罗兰皱起眉头,摊开纸条,上面的字迹如刀削斧凿,就算是不懂书法也能感受到笔触中蕴含的力量,但内容却让他心头微微一跳。
  
      「你就是前阵子在街上奔跑的那个神秘武道家,对吧?」
  
      见鬼,她是怎么知道的!
  
      罗兰不由自主地望向嘉西亚,却发现对方仍在不停地写着什么。
  
      很快第二张纸条也到了他手里。
  
      「不要抵赖,武道家对于身形的判断以及行动细节的记忆十分敏锐,最初看到新闻时我就觉得格外眼熟,现在总算确认了。你到底是不久前才觉醒的自然之力,还是从一开始就在隐藏身份?老实回答我!」
  
      记忆身形?有没有这么夸张啊,就算把那些流传的视频摆在他面前,他也没把握一定能认出自己来吧?不过话说回来,嘉西亚应该不至于找到一个身形相似的人就询问一遍,能把他和神秘武道家联系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已经证明她的观察力确实远超常人了。
  
      难不成这便是她态度有所转变的原因?
  
      罗兰犹豫了下,刚抬起手,一支笔已伸到了他手边。
  
      他本打算矢口否认,将其斥之为荒谬之谈,但当笔尖碰到纸面时,一个念头忽然涌入他的脑中。
  
      老实说,他对武道家的兴趣仅仅停留在看热闹的吃瓜观众层次上,对亲自登场打擂台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在梦境世界里他好歹也算半个创世神吧,打赢了理所当然,打输了更加丢脸——而且就目前来看,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就电视里展现出来的水平他上去十有八九要输。
  
      比起收集书籍资料和探索记忆碎片,研究自然之力的优先程度并不算高,不过他发现这次巧遇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若能借此机会同嘉西亚搭上线,找借口去她家里坐坐,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思及此处,罗兰歪歪扭扭地在纸条背面写下了回答。
  
      「自然之力是什么?我不太明白你说的意思。」
  
      「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你在装什么傻?」
  
      纸条丢过来后,她还摘下墨镜,用眼角狠狠瞪了罗兰一眼。
  
      「原来力气忽然变大就是觉醒了自然之力?」
  
      「自然之力远不止这一个用途,你难道从来没有关注过武道家协会的宣传么?」
  
      「我对打架没有兴趣,也不想关心你说的这些。」
  
      「除了参加比赛外,武道家还意味着维护城市秩序和保障社会安全。」
  
      「那是什么?」
  
      「说起来比较复杂,我们找个地方详谈吧。」
  
      「很好,罗兰在心里为自己的聪慧鼓掌,事情看起来正朝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是么……可我下午还要去公司一趟,晚上登门拜访如何?」
  
      如果现在就一口答应,那么约谈地点很可能是附近的咖啡屋或餐馆之类的地方,而先用托词推脱掉,待到晚上再约时间,对方便不太好拒绝了——毕竟相隔甚近,这时候晚饭也吃了,夜宵又嫌早,家里就成了最合适的地点。
  
      果然嘉西亚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学生和家长们一个个上台发言,当轮到她的表弟站出来时,人群中再次掀起了议论声。
  
      不过这次关注的重点从成绩和外貌换成了地位背景。
  
      “他就是三叶集团的小公子?”
  
      “来的好像不是他的父母。”
  
      “都是大名鼎鼎的企业家,怎么可能有空来参加家长会。”
  
      “这位小姐也是三叶家的人?”
  
      “应该是吧,看她的打扮就知道不想被人注意。”
  
      “如果能搭上话就好了。”
  
      “省省吧,人家是什么身份,能搭理你?”
  
      三叶集团又是什么鬼?罗兰翻了个白眼,听起来似乎是个了不得的大公司,不过既然如此,集团老总的亲戚又怎么可能住在破旧不堪的筒子楼里?
  
      而且嘉西亚的表情也有些奇怪,尽管眼神隐藏在墨镜之下,但她轻轻捏紧的拳头和下沉的嘴角已经表露出了她的态度。
  
      罗兰隐隐觉得这里面或许有不少故事,不过他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等到晚上,他就有机会检验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