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六十九章 不屈的意志
    “三神在上!那是……四翼雄鹰!”
  
      “这畜生竟然敢闯进灼火圣地!”
  
      “救、救命!”
  
      “侍卫,侍卫在哪里?”
  
      人群中响起了恐慌和不敢置信的惊呼声,一些沙民拔出武器,爬上高台想要救下洛嘉,而其他人则想要逃离此地,现场一时间变得混乱不堪。
  
      灰烬倒是看得真切,从烟尘中现出真身的大鸟根本是一只巨型邪兽。它像是鹰与甲虫的混合种,背部、下腹和头颅都覆盖着带有条纹的甲壳,脚爪足足有六只,能明显看到分节,最前面的一双最为粗壮,正如铁钳一般将洛嘉牢牢按在地上。原本应该薄如蝉翼的四对翅膀变成了厚实的羽翼,也是它最为醒目的特征。
  
      自然环境下,绝对不可能孕育出如此丑陋的怪物。
  
      邪兽一边按着狼女,一边朝她的头部猛啄,后者的爪子完全无法阻挡,只能靠左右摆动脑袋来躲避攻击。动弹不得的身躯限制了她的闪躲范围,仅仅数息之间,狼女脸颊上就挨了好几下,涌入的鲜血染红了她的毛皮,照这样下去,她撑不了多久就会被邪兽活活杀死。
  
      灰烬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协助铁斧参与沙漠行动,是看在提莉的份上;用神圣决斗分出胜负也是因为对方的选择,加上还有叶子的草药和娜娜瓦的救治,她才会认真应对,以回应对方的期待。但洛嘉仍然是一名女巫,只要不是像纯洁者那般作恶多端,她就无法坐视同类死在邪兽手里。
  
      “回音!”
  
      灰烬大喝一声,接着纵身冲向混合种,趁着它再一次啄下时,一把抱住了它的弯沟长嘴。
  
      尖锐的嘴角划破了她的臂膀,血液一点点滴在狼女脸上,但她仍然纹丝不动。
  
      狼女虚弱地仰起头,用仅存的眼睛望着她,黝黑的瞳孔中涌现出了一股复杂的神色。
  
      与此同时,回音的安神曲也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灵动的曲乐逐渐驱散了人们的恐慌,推挤逃窜的人流随之缓和下来。
  
      一旦没有了周围人群的干扰,安德莉亚所站立的方向很快传来了连续枪响。
  
      和担心误伤女巫的第一军不同,她的精准射击能力保证了只要有一丝空隙,就能完美命中目标。
  
      灰烬清楚地看到按住洛嘉的爪子猛得一震,数发子弹连续击中同一个关节部位,直接将四翼雄鹰的昆虫脚爪打成了两截。
  
      失去钳制后,洛嘉翻身一脚蹬在邪兽腹部,将它踢飞出去。后者扇动翅膀,再次腾空而起——直到此刻,第一军小队才响起密集的射击声。可惜想要命中一个可以灵活盘旋或上下起伏的飞行目标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与其说它飞起来像一只鸟,倒不如说更像一只飘忽不定的昆虫。
  
      “你还好吧?”灰烬脱下黑色外袍,盖在身体急剧缩小的巨狼身上。
  
      “暂时……咳咳,死不了……”恢复成人形的洛嘉咳出两口血沫,挣扎着想要爬坐起来,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不要乱动,会加剧你的伤口。”灰烬顺着她的身体摸索了一番,胸口一侧向下凹陷,能碰到凸起的骨头,显然肋骨在之前的猛烈撞击中折断了好几根。也得亏巨狼形态更为抗揍,换成人形姿态的话,那一下恐怕就能要了她的命。
  
      狂焰氏族的武士也围了上来,他们手持短弓,朝天空中盘旋的邪兽拉弦射箭,但枪支都无法有效威胁到的距离,就更别提箭矢了。
  
      “当心!它又过来了!”回音的警告声再次响起。
  
      “都让开!”
  
      灰烬抱着洛嘉就地一滚,避开邪兽的掠地攻击,而好几名来不及回避的氏族武士则被撞飞出去,胸口瘪下去一大块,眼看是活不成了。
  
      四翼雄鹰明显具有不低的智力,它似乎意识到唯一能伤害到它的便是安德莉亚手中的那杆长枪,俯冲攻击洛嘉时都尽可能用腹甲面对金发女巫,并且左右晃动,飞行轨迹呈一条折线。而等到安德莉亚重新装填时,邪兽便会利用抓来的人丢向她身边的蜂鸟和回音,以阻挠其装填动作,同时调转方向朝她攻击。
  
      安德莉亚好几次躲避都险象环生,毕竟除了需要注意邪兽的动向,还得照顾另外两名伙伴。如果不是掌握了新的进化技能,能在近距离内迸发出强烈的气流,只怕邪兽已经将它扑倒了。
  
      灰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只四翼雄鹰怎么看都像是专门冲着女巫来的。
  
      如果单纯为了捕食,高台边到处都是人,随便抓一个两个带走根本无人能阻止,但它反复拉起俯冲,要么是朝洛嘉进攻,要么就是盯着安德莉亚一行人而去,对于普通人差不多是视而不见的态度,和传闻里的残暴嗜杀完全对不上号。
  
      第一军进入灼火之地的只有五十人,对付空中灵活的目标毫无办法,灰烬心想,得把它引到大部队头顶去,利用更加密集的射击才有希望打落它。
  
      但……具体要怎么做?
  
      就在这时,洛嘉抓住了她的手。
  
      “把我丢上去,”狼女喘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
  
      “咳咳……把我丢上去!”她又重复了一遍,“在它冲着我们来时,这是唯一……唯一能抓住它的机会。我无法靠自己的力量行动,只能拜托你了!”
  
      “如果不成功的话,你有可能会死在这儿。”灰烬沉声道。
  
      “武士最好的归属,从来都是战死沙场,”洛嘉的耳朵垂落下来,“如此一来,我至少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你是我所遇见过的最强大的武士……咳咳……能让我体验到如此精彩的决斗,多谢你了。”
  
      灰烬从她的神情中看出了坚定的意志,沉默片刻后才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这可不是我们的最后一战。”
  
      “我……就算活下来,也没可能再像正常人一样站立了,你不用安慰我,”她自嘲地笑了笑。
  
      伤到这种程度,就算痊愈也是残废,对于她来说或许比死还难受。
  
      “灰堡的无冬城,有一名女巫叫娜娜瓦,”灰烬微微咧开嘴角,“她拥有治愈任何伤势的能力,哪怕是只剩下一口气,或者手脚全断,她也可以让伤患恢复如初。”
  
      狼耳朵眨眼间竖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像这样的战斗,我可经历了不下百场了,而且那里还盘踞着更为强大的敌人,想要磨炼自己技巧的话,随时都能找到机会。所以只要活下来……”灰烬说到这里顿住,后半段话已无需赘述,她看到对方剩下的那只眼睛中绽放出了全新的光彩。
  
      “我会活下来的,一定。”
  
      “嗯,那就上吧。”
  
      灰烬不再犹豫,单手抓住洛嘉的一只脚,趁着四翼雄鹰朝高台中央扑来之际,以自己为中心猛得旋转两圈,接着用力将她甩出——
  
      披着黑色外袍的狂焰三公主犹如一道离弦之箭,直朝下坠的怪物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