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七十章 回音与卓尔.银月
    “嘶嘶嘶嘶呷!”
  
      四翼雄鹰发出一声高亢的怪叫,大概是没想到对方会主动送上‘门’来。,:。.
  
      它迫不及待地张开鸟嘴,不避不让,径直向洛嘉一口咬去。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洛嘉瞬间变化成巨大的沙漠之狼,一巴掌狠狠扇在了怪鸟的脸上,力量之大犹如一声闷雷!鹰头整个歪向一侧,原本足以叼起一个成年人的弯钩嘴在这一击下顿时变了形状,前半截甚至断裂开来,打着转飞落出去。
  
      这时‘混’合种想要再调整姿态已为时太晚,两只巨兽猛得撞在了一起。
  
      洛嘉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三只脚却死死抓住对方不放,尖牙也狠狠咬近了邪兽的‘肉’里。
  
      身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邪兽显然意识到了大事不妙,拼命挥舞翅膀,想要重新抬起高度。但想要背负一个和自己等重的狼‘女’飞行,无疑大大超出了它的能力范围,无论怎么振翅,两只巨兽仍不停地往下坠落。
  
      “安德莉亚!”灰烬朝同伴大喊道。
  
      “就知道你要靠我收场才行,”安德莉亚将步枪丢给回音,借助跑跳跃上高台,同时召唤出魔力长弓。
  
      而此时,一狼一鸟也重重摔落至高台上。
  
      一道白光闪光,压在四翼雄鹰身上的沙漠之狼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灰烬知道洛嘉要么耗尽了魔力,要么失去了意识。不过能做到这一步,胜负已成定局。她直接剥下一位死去沙民武士的外袍,朝邪兽冲去。
  
      靠近了才注意到,邪兽背部和腹部的甲壳上分布着不少零散的伤口,有的是擦伤,有的则是一个小‘洞’,里面还趟出了绿‘色’的粘液和丝丝蓝血。这些伤口应该是第一军留下的,但没有一处能对邪兽造成致命伤害。
  
      灰烬找到夹在翅膀缝隙里一动不动的三公主后,抱着她翻下了高台。
  
      余光中,她看到安德莉亚手中的长弓已经绽放出耀眼金芒。
  
      摔得不轻的‘混’合种邪兽摆了摆脑袋,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却发现身侧仿佛亮起了一个金‘色’的太阳。
  
      “喂,你在看哪呢?”安德莉亚讥笑道,“再飞啊。”
  
      “嘶吼!”这时它才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张开翅膀想要逃跑,可已经来不及了。
  
      一团不可直视的璀璨光芒从魔力之弓中迸‘射’而出,带着雷鸣般的啸音惯入邪兽体内刹那间,无数道金光从它体内乍现,犹如破壳而出的炽阳一般,将它吞没于辉光之中!
  
      当轰鸣声过后,高台中央出现了一个数米宽的圆形豁口,魁梧的四翼雄鹰只剩下一小截躯干躺在豁口边,碎‘肉’像雨点一样洒落得到处都是。
  
      而这阵血‘肉’之雨中,安德莉亚傲然而立,金光流淌的弓弦将她的长发映衬出夺目光辉。
  
      “还抓着长弓干什么,你在‘浪’费魔力吗?”台下的灰烬没好气地站起身道。
  
      “当然是让这里的人们记住我强大的模样……啊,呸呸,”她说到一半突然捂住了嘴,“都怪你引‘诱’我说话,碎‘肉’掉进嘴里了怎么办!”
  
      灰烬除了翻白眼外,已想不出其他表情。
  
      ……
  
      狂焰族长古尔兹面‘色’沉重地从灰烬手中接过自己的‘女’儿,双肩微微颤抖道,“洛嘉她……”
  
      “还活着,不过情况并不乐观,这种伤势就算是最好的草‘药’也只能延缓死亡,”灰烬耸肩道,“除非她能立刻得到救治。”
  
      “你……有办法治好她?”
  
      “没错,而且能好得跟决斗前一样。”
  
      古尔兹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凝视超凡‘女’巫好一阵子后才缓缓开口道,“那……代价是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灰烬摊手,“不过我想问的是,神圣决斗的结果你承认吗?”
  
      “狂焰并不是铁鞭,用鲜血和荣誉换来的胜利,我们不会否认。而且……”古尔兹长叹了一口气,“到了这一步,已经没人能否定你们氏族之首的名号了。不信你听……”
  
      灰烬当然已经听到了。
  
      无论是高台之下,还是灼火之路,只要有人站立的地方,都齐声呼喊着一个名字。
  
      “傲沙!傲沙!傲沙!”
  
      就在这万众欢呼声中,回音一步步登上了决斗之台。
  
      “我是傲沙氏族的族长,卓尔.银月,但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灰堡‘女’巫联盟的回音!”她的声音盖过了所有喧哗,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自从遭到铁鞭氏族陷害后,我失去了拥有的一切,不仅族人遭到流放,我也被他们贩卖成奴隶,从碧水港一直辗转到灰堡王都。在那里,我有幸被一个‘女’巫组织救出,随后到了西境的一座小镇,名字也改成了回音。”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比起卓尔.银月,我更喜欢这个名字尽管历经苦楚,可所得到的快乐却要比在沙漠时多得多。那是曾是一座不起眼的边陲之镇,现在已然变成了一座繁华富裕之城。这期间的变化,绝大部分都是由一位领主带来的,他便是罗兰.温布顿,灰堡的国王陛下,也是他最终改变了我的命运!”
  
      灰烬愣了愣,“这……似乎不是之前排演时的说辞。”
  
      “嗯,”安德莉亚轻笑道,“但应该是她最想说的话。不管如何,我们只要在下面给她鼓掌就好了。”
  
      一开始回音还显得有些紧张,不过谈及在无冬城的见闻与有趣生活后越来越顺畅,“我知道你们都好奇我为什么要说这些,那里毕竟是北国人的地盘,无论多么美好,也和我们沙民无关。没错……或许以前是这样,可现在已经变得不同了!”
  
      “陛下长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无冬城不问出身,他的城市中有来自灰堡各地的普通人、‘女’巫、甚至异族人!这一点足以证明他的仁慈与宽容。如今他打算将莫金沙民拯救出这片血腥又贫瘠的沙漠,带给大家新的水源与绿洲,正如他帮助‘女’巫时所做的那般我正是奉罗兰.温布顿陛下的旨意而来,以氏族之首的名义将这个消息传递给各位:他决定成为莫金族的大酋长,一统整个沙漠,并视我们所有人为他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