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神明之境”
    罗兰好奇地打量着移动中的塔其拉高阶女巫,她们身上的触须分工明确,短的犹如蛇身般扭动,提供支撑和行走之力;长的则不断插入头顶或脚下的泥土之中,用于修正方向——有些触须显然长度惊人,从大厅穹顶高度来看,恐怕超过了百余米,而且还能收缩自如,宛如手臂一般。
  
      能支撑起这么长的触须,恐怕再强大的肌肉都无能为力,他猜测是肉瘤内蕴含的魔力让她们拥有了自由行动的力量,就跟那些体格明显超过了重力限制的巨型邪兽一样。
  
      绕过两座魔力核心,走了数十步,帕莎在一个像是宝石铸成般的立方体面前停了下来。
  
      “那是神罚之石,我不能靠得太近……”夜莺在耳边提醒道。
  
      罗兰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朝帕莎问道,“遗物就装在这里面?”
  
      「没错,只有这样才能限制它的感召范围,如果周围完全没有神罚之石存在,恐怕您城市里的居民都会在不经意间受到遗物的影响。」帕莎伸出数根触须,搭在神石箱子上,却没有立刻打开它,「在接触它之前,我必须先说明一些事情,以免您发生意外。」
  
      “这东西……有危险吗?”温蒂上前一步,下意识地挡在了罗兰面前。
  
      「不用太过担心,只要不单独与遗物共处就行。」塞琳插话道。
  
      “什么意思?”罗兰挑了挑眉头。
  
      「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当在遗物面前敞开心防时,就能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景象,不管是女巫还是凡人,都可以感受到这种召唤。」帕莎的语气变得严肃了不少,「不过请您记住,您看到的景象并不是完全虚构的。和幻象仪器不同,画卷里的东西能对现实产生影响,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要单独接受神明的感召。」
  
      画中的景象可以影响到现实?罗兰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不等于贞子从电视里爬出来一样吗?
  
      “为何多几个人就没有危险了?”
  
      「因为一旦受困于神明之境,身体会出现很明显的反应,例如呆滞、迟钝、呓语等等……这时候就需要您身边的人将您拖离遗物的影响范围。」帕莎解释道,「史书中曾有过许多起单独接触遗物,最后灵魂无法回到躯体的记录,而两人、三人轮流接触则可以有效降低这一风险。」
  
      “原来如此,”罗兰望了眼塔其拉女巫,“换句话说,这里至少有五个人,所以几乎没有任何危险,对吧?”
  
      「如果不是如此,我们也不敢让您近距离观察它。」塞琳点点头。
  
      「至于第二点,就由我来说明吧。」埃尔瑕冰冷冷的声音响起,「你应该知道,遗物中的巨幅画卷所展示的是异族文明,如果你有机会看到它们,它们有可能……不,是一定会试图伤害你。我们可以帮助你强行脱离感召,但不能帮助你抵御恐惧。」她顿了顿,语气中带上了一丝讥讽,「到时候吓得失了态,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就这样?”罗兰不为所动道,“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你……」埃尔瑕大概没料到他会如此满不在乎,不由得微微一窒。
  
      “没有的话就打开它吧。”
  
      罗兰在心里叹了口气,对于饱览各类怪兽、异型、惊悚、恐怖电影的现代人来说,本身就在接受程度上和古代人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说毫无防备或许会被吓得魂不附体,但埃尔瑕的这番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相当于高能预警,只要不会造成真正的伤害,他不认为自己会因为这种程度的恐吓而放弃探索神明的奥秘。
  
      「我知道了,」帕莎收缩触须,拉开神石箱子的门扇,露出里面呈纺锤状的红色晶体。
  
      遗物离开容器后,竟自然而然地漂浮起来,像那些魔力核心一般,静静悬浮在离地一米左右的半空中。
  
      「它不能离开神石的限制范围,所以您需要靠近它,然后放松精神,即可前往神明之域。」
  
      “陛下……”温蒂有些担忧地抓住了罗兰的手。
  
      “放心,有你们看着,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他安慰似地拍了拍红发女巫的手背,“我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
  
      他所获取的信息并非全部来自塔其拉女巫,无论是伊莎贝拉的回忆,还是他在梦境世界中对教会枢秘圣殿的考察都能相互印证——确实有这么一样东西,能把人带入到匪夷所思的“神明之境”中。
  
      罗兰走到遗物旁盘腿坐下,闭上了眼睛。
  
      ……
  
      与此同时,帕莎也伸出触须,和另外两名同伴连接在一起。
  
      意识快速在三人之间流转,将想要说的话映射在彼此的脑海之中。
  
      「居然如此狂妄,我倒真想见他被吓得浑身颤抖,屁滚尿流的样子,」埃尔瑕忿忿不平道,「否则他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何等可怕的敌人。等到被吓得当场失禁,看他还有什么话好说。」
  
      「那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赛琳恼火地瞪了她一眼,「凡人上位者本身就很在意尊严与威望,如果让他颜面尽失,只怕要连带着记恨上我们了。若是失去他的支持,我们要怎么探索雪山,寻找天选者?更糟糕的是,万一他对魔鬼打心底产生了惧意,那这个世界就完了!」
  
      「他不是什么都不怕嘛,反正我也提醒过了,你还能拦着他不成?」
  
      「带他来接触遗物本身就是个错误,」赛琳嘟囔道,「我从一开始就不建议这么做——至少得等到两边有了基本的信任再说。」
  
      「然后瞒着他?或是阻挠他接近神明遗物?那样我们永远也得不到他的信任。」帕莎轻叹了口气,「设身处地的想,你会信任一个连决定人类命运的关键之物都不愿让你接触的盟友吗,哪怕说得再好听,对方也不会领情。所以有些事情,一定要等他亲身体验过,才能明白我们的诚意。」
  
      「可是……」
  
      「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魔鬼和巨眼并不是每次都会出现。」帕莎像是在安慰赛琳,又像是在安慰自己,「而且即便他受到惊吓而失态,只要我们保证守口如瓶,让这一幕永远不被世人知晓,他应该能理解我们的苦衷。」
  
      「那他带来的那两名女巫呢?她们也会保守住这个秘密吗?」埃尔瑕不怀好意地问道。毫无疑问,在她看来,能让凡人在女巫面前丢脸是一件颇为愉悦的事情。
  
      「那就不是我们能管得到的了。」
  
      ……
  
      当罗兰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座无限广阔的殿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