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七百七十五章 你好,世界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七百七十五章 你好,世界

  星空穹顶、红月、巨画……就像帕莎事先描述的那样。

  无论哪一样东西,给人的感觉都是宏大无比,只有当自己身处其中时,才能真切感受到它的浩瀚,也难怪她们会把此地称为神明之境。

  这是传送术?还是意识之海?

  罗兰蹲下身子,轻轻抚摸地板——它看起来像是石头打磨而成,但表面光滑得犹如镜子一般,指尖准确的传来了冰冷、坚硬的触感,仿佛他所看到的东西并非虚构出来的幻想,而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经历了逼真到夸张的梦境世界后,这样的场景已经难以再惊吓到他了。

  罗兰抬头向穹顶望去——巨大的红月如同一块圆形的饼一般罩在巨画之上,凝神眺望的话,还能看到它表面涌动的纹路,非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那便是大海。它不像太阳那般耀眼夺目,明明通体赤红,可总觉得它并没有在发光发热。红色的波纹像是浪涛,又像是漩涡,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视野。

  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个圆未免也太圆了一点。

  它简直不像是一个球体,而是一个平铺的大圈。

  或许是红月离自己太近了?

  罗兰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终究无法把它和占星家所观测到的红色飞星联系在一起——既不像行星又不像恒星,如果神意之战真是因它而起,它又如何才能降临世间?

  他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若是让首席占星家弥散星学士来接受神明遗物的感召,能不能从穹顶隐隐闪烁的群星中确认这玩意确实就是红月?

  当然,不排除更大的可能是这位可怜的老人直接被吓瘫当场。

  罗兰耸耸肩,站起身,环顾围绕着红月的四副巨画。

  王座、海水、黑幕、以及他自己。

  除开第三边陲城地下大厅的景象,这些记录都在枢秘圣殿的藏书馆里参看过,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遗物大概就像是一个记录仪,能实时反馈它附近的景象。按照帕莎的说法,完全黑掉的那一副巨画就属于被淘汰的地底文明。

  罗兰朝画中的自己和温蒂打了个招呼,后两者毫无反应,显然听不到他的呼喊声。

  说好的影响现实呢?

  他走近王座之卷,伸手摸了摸画卷本身——其感觉仿如一块柔顺光滑的布料,质地十分细密,上面的图像也仅仅只是图像,他并不能跨过边框,进入画中的世界。

  罗兰转了一圈后也没有更多新发现,正打算向殿堂外围进发,探寻一下这块地方是否真的无边无界时,背后的画卷突然传来了响动声。

  在这寂静的环境中,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像是钢铁之间的相互摩擦,又像是硬物敲击地面的回响。

  刹那间他感到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见鬼,没人提到过这些巨画还能发出声音的啊!

  他停下脚步,猛得回过头。

  只见显示王座的画幅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漆黑的盔甲武士,它正端坐在王座之上,一双猩红的眼睛居高临下向他扫来。

  而另一幅画也有了动静。

  大量的气泡伴随着咕咚咕咚的闷响向上翻涌,接着一只巨大的眼球从幽暗海底伸出,一点点逼近到画面边缘,仿佛恨不得探出边框似的。三个三角形排列的眼瞳一齐盯向他,初看时还真有些让人不舒服。

  你们这是约好的么?

  罗兰不禁松了口气,只要不躲躲藏藏装神弄鬼,他并不惧怕这两个外形上毫无惊悚之意的怪物。

  不就是高阶魔鬼和未知文明的遗物守护者嘛。

  他仰起头走到四副巨画的中央,和两只异族生物对视。

  “下午好,你们也是来参加神意之战的?”

  “这场你死我活的战争非打不可?就不能坐下来谈谈?”

  “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就算听不懂也吱一声啊!”

  “喂,这莫非是比试定力的游戏,谁先闭眼算谁输?”

  罗兰尝试着和它们交流,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觉得魔鬼胸口的起伏越来越急促,而硕大的眼球也渐渐颤抖起来。

  这算是瞪眼后遗症么?难道它们只能这样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然后比谁的眼睛先发酸?这算哪门子危险,即使一个人来参观此地也毫无问题啊。

  他翻了个白眼,正打算中止这场无聊的对瞅时,画卷中突然出现了一团黑色的触手!

  它们像蛇一般朝魔鬼和眼球扑去,将两人捆了个结实。

  这是……什么鬼?罗兰不由地愣住了。

  魔鬼终于动弹起来,它死死抓住王座,并且发出一连串怪叫声!火焰和透明的利刃在它身边乍现,同触手缠斗在一起。但触手数量惊人,而且端头那只看似柔软的小手能轻易折断对方召唤出来的武器。

  魔鬼仿佛在和一个看不到的强敌战斗一般,叫声越发激烈,甚至罗兰都感受到了它语调中的紧张之意。随着一道电光从盔甲中迸射而出,触手终于向后退缩了一步,松开了对它的钳制。趁着这个机会,它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巨画所显示的范围,慌张之中还碰断了王座的一截扶手。

  而巨眼怪也没好到哪里去,有几只触须已经扎进了眼球之中,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生痛。穿透的部位有浅蓝色的液体涓涓淌出,宛如泪流满面。它没有像魔鬼那样发出怪叫,而是从三个瞳孔中不断射出刺目的光线,将大部分触手阻挡在外。

  忽然,巨眼怪的所有眼瞳同时张开,一道若隐若现的波纹猛得朝巨画冲来。罗兰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饱含腥臭味的气息扑了一脸,不由得连退了几步,而触须也跟着松开了对眼球的纠缠——后者迅速朝来时的方向滑去,眨眼便消失在黑暗之中。同时头顶泛着碧波的海水也在快速变暗,似乎视角正在下沉,不一会儿便一点儿光线都看不到了。

  “呃……就这么结束了?”

  罗兰莫名其妙地望了眼满地狼藉的王座之卷,又打量了一番已变得漆黑一片的海水画卷,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