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七十六章 颠覆的常识
    「已经过去半刻钟了,」赛琳松了口气,「看来他什么也没有遇到。」
  
      「真是遗憾,算他运气不错。」埃尔瑕兴意阑珊道。
  
      「我一点都不想把结果寄托在概率上,」她语气里仍有些埋怨,「下次请选择更稳妥的方法,行吗?」
  
      「已经发生了的事就不要再谈了,」埃尔瑕换个了话题,「猜猜看,凡人国王能在里面待多久?曙光境时代,凡人所留下的记录里,最高也就一刻钟不到吧?」
  
      「女巫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在神明之境中坚持的时间跟魔力没有关系,即使是联合会,也是由一批凡人轮流不间断监视遗物的。不过考虑到国王的年龄与经历,应该很快就要出来了。」
  
      根据赛琳所翻阅过的所有记载,一般亲历过战场、与魔鬼正面搏杀过的战士会坚持得更久一些,无论女巫还是凡人都是如此。而最高记录则是由阿卡丽斯大人所创造,几乎整整一个时辰。作为身居幕后的国王,能有如此表现已经非常不错了。
  
      「或许他会想撑得更久一点,毕竟是头一次亲眼目睹如此奇境。」
  
      「那样他就会头晕眼花,甚至昏迷过去。」赛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目光望向帕莎,「你是不是忘记告诉他这点了?」
  
      「昏迷并不算失态,也不会造成实质伤害。」帕莎摆动了下触须,「相反,这种精神耗尽的不适体验能减少他接触神明遗物的冲动,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所以……你并不是忘了?」
  
      帕莎不置可否,「有些事情不说明反而更好,如果换做我们,应该也不想在探索神境之时受到太多制约吧?」
  
      「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娜塔亚大人会选你做三席候补者之一了。」埃尔瑕咂嘴道。
  
      赛琳心中不禁冒出了同样的感觉。比起吓得仪态尽失,精力耗尽而昏迷可以看成是没有副作用的退场,既能削减凡人的好奇心,又不会破坏两边的关系,显然帕莎比她们两人想得都要更深远。
  
      只不过等待了一阵之后,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时间已经超过一刻钟了,他还好吧?」
  
      帕莎看了眼仍然端坐着的罗兰.温布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这位凡人国王果然处处都能给人惊喜。」
  
      「新记录诞生了,我该说恭喜吗?」埃尔瑕耸了耸主须。
  
      赛琳没有答话,她心底隐隐有些不安,总感到哪里不太对劲。
  
      而接下来的等待仿佛像是验证了她的猜测一般。
  
      又过去了一刻钟,罗兰依然一动不动,她感到愈发焦急起来。
  
      对于时间的流逝,一个活了上百年的人应该都会觉得无比模糊,但这副躯壳几乎恒定不变的心脉搏动却能精确的告诉她每一刻每一息的变化。三刻钟的探索怎么说也太久了一点,对方既不是超凡者,也不是战士,理应早已耗尽了精力才对。
  
      难道……神明之境里出现了什么以前从未察觉过的意外?
  
      温蒂忍不住走上前,似乎想要唤醒国王,却被帕莎拦了下来。
  
      「太过靠近遗物的话,你也会被它影响的。」
  
      “那就让我进入神明之境,把陛下带回来!”她坚持道。
  
      「你即使进去了也无法带回国王,无论多少人同时受到它的感召,所看到的神明之境都是独一无二的。」
  
      而赛琳注意到另一名一直隐藏身形的女巫也有了动作,从模糊的魔力反应来看,她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根据菲丽丝所了解到的情报,那应该是无冬城特有的武器。
  
      将自己表示担忧的意识传递给另外两人后,帕莎点点头,立刻采取了行动。她伸出触须缠住凡人国王,将他拉回到了温蒂身边。尽管以这种方式终止探索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但没有什么比罗兰的安全更加重要,两边一旦发生冲突,后果将不堪设想。
  
      ……
  
      随着神明遗物被重新装入神石箱子中,罗兰猛得睁开了双眼。
  
      “陛下……您还好吧?”温蒂扶着他站起身,急切地问道。
  
      “没什么问题啊……挺好的,”他揉了揉有些酸麻的双腿,“我看到了守卫另外两块遗物的异族怪物,还跟它们交谈了一番,只可惜它们听不懂我说的话。”
  
      「您、您说什么?」赛琳大吃一惊,「难道……您遇到了魔鬼和……」
  
      “和一只巨大的眼球,看起来像是待在一艘能在水下航行的船只里……”罗兰接道,“当然,我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一艘船,还是别的什么。”
  
      即使看不到同伴的表情,赛琳也能从汹涌传递来的意识中感受到另外两人的震惊,特别是埃尔瑕。她是幸存者中滞留幻境时间最长的一位——曾担任圣佑军的经历令埃尔瑕差不多能坚持半个时辰左右,但那仅仅是在画卷里空无一物的情况下。
  
      若是碰上魔鬼或者另一族的敌人,精力消耗速度将会成倍增加!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帕莎追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一些黑色的触手突然出现在画卷里,并朝它们发起了攻击。”罗兰将遇到的情况大致讲述了一遍,“那些触手感觉十分难缠,它们不得不撤出了画卷,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不,三分之一刻钟左右吧。”
  
      他的意思是,自己同时遇上了另外两个文明的看守者,不但毫发无伤,还把对方给逼退了?
  
      赛琳犹如在听一场天方夜谭。
  
      对于出现黑色触手她并不感到意外,随着精力不断下降,遗物对探索之人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幻听、幻觉、触手、或者别的什么……都会逐一出现。它们并不是单纯的精神干扰,而是会对本体造成真正的伤害,这也是帕莎强调那不仅仅是虚幻之物的原因。在这些影响未造成实际伤害前,只要中断感召,探索者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当然,若想强行抵御这种精神侵蚀,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了。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女巫,也会迅速感到疲劳,最终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但为什么罗兰面临的情况却完全颠倒过来,就连黑色触手都是朝着敌人奔去的?这样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闻。
  
      望着一脸不以为然的凡人国王,赛琳忽然涌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难道这个普通人在精神力程度上,和三席之首——星陨女王阿卡丽斯大人不相上下?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这个自觉,他活动了下手脚后笑道,“不过也多谢你们把我拉了出来,我本想看看那块地方到底有没有边界,结果一走就是好远,实在不想再按原路返回了。”
  
      「咳咳……是这样吗,」三人无言了好一阵子,帕莎才打破沉默道,「那么您还想继续探索遗物吗?」
  
      “暂时不了,仅仅四副画卷,再看下去意义也不大,”罗兰摇头道,“接下来带我去看看中枢载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