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七十七章 问与答
    对于之前会谈中提到的中枢载体,他一直充满兴趣。
  
      融合了众多女巫灵魂,以牺牲神志为代价来获得破译地底文明所遗留文献的能力,并且只能回答是和否两个答案,初此之外和死物别无二致……这一切都为它披上了一层神秘且悲壮的气息。
  
      不过当罗兰亲眼看到禁锢在大厅地下密室里的中枢载体时,仍然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只见一个比帕莎等人要大得多的肉瘤被铁锁层层缠绕,几根粗壮的触须甚至被拉扯开来,用铁钉钉入墙壁或天花中。破损的表皮处伤痕累累,不少触须还有断裂的痕迹,显然不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中枢载体和原初载体一样,是有知觉的。
  
      它能感受到冷、热、甜、苦……以及疼痛。
  
      “为什么?”罗兰不禁皱起了眉头,“融入载体中的灵魂不都是女巫吗?而且还有你们的三席之一,埃……”
  
      「埃莉诺大人,陛下,」帕莎叹了口气,「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载体拥有的力量不比神罚武士低上多少,我们的触须能钻穿泥土,在穹顶之上挖掘出采光井,自然也能攻击敌人,将捕获的猎物撕成两半。如果不这么做,一个可以随意行动的无意识载体,恐怕会比混合种邪兽造成更大的麻烦。」
  
      原来如此……罗兰顿时明白了她的无奈之处,触须肉瘤本身或许便是地底文明的基础作战单位。一个位于据地之内,并且毫无神志可言的载体一旦失控,就会对神明遗物和魔力核心造成极大的威胁。塔其拉幸存者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风险,除了将它囚禁起来外别无它法。
  
      可惜知道归知道,他心中仍有些唏嘘不已。
  
      毕竟那些自愿融合的女巫为塔其拉献出了一切,现在却只能困于这片阴暗的角落动弹不得。
  
      大概是看出了他心底的想法,帕莎的语气有些感激,又夹杂着一丝苦涩,「我们也曾尝试询问过她们的感受,但一直没能得到回答——融合的灵魂无法再通过魔力核心提取出来,因此她们会不会感受到外界的刺激,始终无从得知。」
  
      「与埃莉诺大人融为一体是每个塔其拉女巫的最终归宿,我们也不例外,所以你无需为此介怀。」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埃尔瑕再次开口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罗兰总觉得对方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冷了。
  
      嗯……大概从冰块级别升级成冰水级别了吧。
  
      「不过当我们询问是否要将中枢载体禁锢时,三根主须的回答全部为是。」赛琳最后补充道,「若非如此,我们也不会把她固定得如此彻底。」
  
      罗兰点了点头,“女巫联盟里有一位叫索罗娅的画师,能绘制柔韧性极强的布料,还有一名叫幽羽的小姑娘,可以使物体产生粘性。若是两个能力共同作用的话,能产生比铁索更强的约束力,换成这种方式来捆绑,至少不会令她满身是伤。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
  
      「不,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太好了,」帕莎头顶的主须微微下垂,「请接受我的谢意。」
  
      “无妨,这只是举手之劳。”罗兰摆摆手,“不过……三个主须都表示肯定回答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能一个表达是,一个表达不是?那这样一来该听谁的?”
  
      「这个问题就让赛琳为您解释吧。」
  
      「是这样,」能帮助融合同伴减轻痛苦,塞林也显得颇为激动,她立刻接道,「中枢载体和我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她拥有三根主须,可以不通过意识对话来传递更为复杂的消息,就像我现在这样。」
  
      话音刚落,她头顶的主须便发出了一道微弱的红光。
  
      “哦?这个还能发光?”
  
      「在没有完全掌握意识交流之前,我们也常用它来表示感受和情绪,不过后来就没怎么用过了。」赛琳移动到密室中央,指了指中枢载体那三根从头顶垂落,并被牢牢钉在地上的主须,「不过失去了神志的她们做不到这一点,只能通过红光来回答——亮为是,不亮则为否。」
  
      「然而在解译地底文明的文献时,我们发现单纯的是与否并不能快速帮助大家准确找到正确答案。」她接着解释道,「例如一句话的意思为我是塔其拉女巫,若翻译成我是女巫或我是塔其拉都会显示为否,这样一来,哪怕是一句简单的句子,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确认下来。」
  
      “所以你们用三个回答来表示接近程度?”罗兰立刻明白了她们的想法。
  
      「您的理解能力的确超乎常人,」赛琳赞叹道,「没错,和真正的答案越贴近,亮起的红光也越多。三根主须全亮相当于完全正确,当然,也有特别认同的意思。」
  
      因此以埃莉诺为首的灵魂融合体并不排斥同伴将自己囚禁于地下?罗兰心底不禁有些动容,虽然不清楚她们是从根据地的安危程度来判断,还是凭自己的感受做出的回答,这个决定都不得不让人感叹。
  
      他深吸了口气,“我能问她一些问题吗?”
  
      「当然可以,」塞琳挪开了身子,「直接将问题说出来就行。」
  
      罗兰走到中枢载体面前,缓缓说道,“假设我现在有两个篮子,每个里面放着两个苹果,将它们倒出来后,地上就有了四个苹果,对吗?”
  
      三根触须瞬间亮了起来。
  
      「呃……您想问的就是这个吗?」赛琳讶异道。
  
      “陛下,”温蒂也觉得有些尴尬,“您又想到什么了?”
  
      “一个测试而已,”罗兰面不改色地再次问道,“那么我现在有一万两千三百四十五个篮子,每个里面有五万四千三百二十一个苹果,都倒出来的话,地上会有多少个苹果?”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纸条,“我猜一共是……,对吗?”
  
      那是他提前备好的答案,结果为一个九位数,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复杂运算了,没有接受过无冬城数学教育的人,恐怕一时半会都难以得出结果——这一点可以从塔其拉高阶女巫的沉默中看出来。
  
      只不过当他报出数字之后,三朵红光再次亮了起来——和之前一样,这次的答复依然没有任何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