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八十章 伊蒂丝的条件
    “姐,你这是……打算出远门吗?”科尔.康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伊蒂丝继续整理着手中的衣服,头也不回道,“并不远,就在西境晃悠一圈。”
  
      “要几天?”弟弟走到她身旁。
  
      “不知道。”
  
      “没挑礼服,也没带束腰,连你最喜欢的胸衣都不带……”科尔打量着床上堆起来的衣物,“难道此行不是准备去拜访贵族,出席晚宴之类?”
  
      “观察力有提升嘛,不过有些话可以不用说出来。”伊蒂丝侧头扫了他一眼。
  
      后者顿时一缩,“这是你教我的嘛。”
  
      “那我再教你一点,面对女士时要时刻保持优雅,谨慎考虑措辞,明白了吗?”
  
      “可你是我的姐姐……”
  
      “如果不是,你就已经吃到苦头了。”
  
      科尔打了个寒颤,“我、我知道了。”
  
      “很好,”伊蒂丝耸耸肩,“在市政厅工作的感觉如何?”
  
      “还行……我按你说的,没有透露贵族身份,平常也只是书写和记录,并没什么难处。只是我不明白……”弟弟迟疑道,“你为什么不把我安排到你的部门里?”
  
      自从上次观看过炮火演习之后,科尔.康德终于打消了返回永夜城的念头,两人也从外交楼搬到了一栋靠近城堡的宽敞住宅中,算是成为了无冬城的正式居民。作为一名接受过传统教育的贵族,在市政厅找到一份文书工作并不困难,加上父亲从北境调来的近百名学者和侍从,如今她在市政厅中也算有了自己的人手。
  
      尽管这些人不会一直留在这儿,但陛下绝不会拒绝北地不断派来学习新制度的有识之士,她清楚那名年轻的君王对人才多有么渴求,愿意全力为他输送管理者的,目前仍只有北境一地。只要保持更替,她就始终能在陛下的新政体中占据一足之地。
  
      “因为没有必要,而且容易出现差错,”伊蒂丝微微一笑,“总管大人平时可没少盯着我,若是把你调过来,又让他找到你的岔子,无论我帮不帮,都会陷入被动。而康德家的荣誉受损,也会影响陛下对我的看法。”她顿了顿,“哪怕我们之间的关系再疏远,对于外人来说,依然是一个整体。所以今后无论你做什么,都要明白,你所代表的不只是自己一个人。”
  
      科尔低下头,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伊蒂丝也不知道他能明白多少,但这种事情她没法帮助对方去了解,即使封地贵族在新政体中已不复存在,可血脉与姓氏的影响仍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短期内会比之前还要引人注目。
  
      就像太阳落山之后,月亮便成了最明亮的天体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父亲对次子的评价是胆怯、优柔寡断、不善武力,并不适合成为家族的领路人。特别是第一点,在领主随时都要带着骑士们保卫家园,或者出行劫掠的年代,畏畏缩缩的行事风格很容易招致下属的不满。
  
      伊蒂丝知道父亲还有一点没说。
  
      那就是科尔.康德像他自己。
  
      如果不是提费科打破了北境的秩序,急于扶持根基不深的贵族成为盟友,康德家族恐怕仍旧待在北地一角,远无法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父亲才会在她身上寄予厚望。
  
      但对于无冬城来说,这些缺点都变得无关紧要了……相反从一定程度上,倒变成了种优点,例如谨慎、不张扬、学习速度快,都适合待在市政厅工作。
  
      从一群平民手持雪粉武器,仅用一天时间攻克王都的那一刻起,个人的武力和勇气便已不再重要,这亦是她从一开始就坚持要把弟弟留在无冬城的原因。
  
      “对了,姐,”科尔随手拿起一件长裙在自己身上比了比,“你到底要去哪里?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屋子里,怪无聊的。”
  
      “当初可是你要求买一间大房子的,五百枚金龙即便对我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你现在却觉得太大了?”伊蒂丝冷声问。
  
      “不……没、没有……我很满意,”科尔吓得差点把衣服掉在了地上。
  
      “等到明年夏天,三弟也会来无冬城的,到时候你就有伴了。”她打量了对方两眼,意外的发现遮在科尔身前的裙子竟与他十分搭调,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有趣的念头,“至于我去哪里,是无冬城的机密——不是不能告诉你,但按照老规矩,你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科尔犹豫了片刻,这种以报偿换情报的小游戏他并不陌生,受到的捉弄也不少,但最后好奇心仍然压倒了心中的那一丝惧意,“我想听。”
  
      伊蒂丝扬起了嘴角,“西境大雪山,同第一军一起行动。”
  
      他诧异道,“你是说赤水河的源头吗?那里有什么?”
  
      “未知的混合种怪物,或是异族敌人,总之遇到什么都不稀奇,”她将会议中有关塔其拉遗民提供的情报简单讲述了一遍,“而我们也多了一群触手盟友,怪物对怪物,还真是让人充满期待。”
  
      “等、等等……”科尔张大了嘴,结结巴巴道,“你一点儿都不害怕吗?陛下居然和怪物打上了交道,就算是魔鬼,也不会长成你说的那副样子吧!”
  
      “所以呢?”伊蒂丝不以为意地摊开手,“这不是件好事吗?”
  
      “好事?”科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姐,你没问题吧?”
  
      “嗯?”
  
      “不,我的意思是……”
  
      她叹了口气,“你还记得,我们投效国王陛下的目的么?”
  
      “因为……更高的权力?”科尔小心翼翼回道。
  
      “不够准确,但也不能算错,”伊蒂丝目光灼灼地望向他,“而权力来自于广阔的土地和领民,如果连古代人、异族、甚至魔鬼都站到了陛下这一边,那岂不是说明我们能分享到的权力也能遍及人类之外的地域?”
  
      科尔倒吸了口凉气,显然被这个说法惊呆了。
  
      “管理一个村庄的小贵族,可以叫出每个扈民的名字;而一座城镇的领主,则很难做到这一点。领地中的居民越复杂,便意味着这个领地越博大……至于将异族纳入治下的君王,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既然一开始离开北境的原因就是嫌公爵之地实在太过狭窄,现在又为何要因这种事情而担心?”
  
      科尔站在原地,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可是……”
  
      “可是它们终究和我们不同,对吧?”伊蒂丝撇撇嘴,“只要陛下占据了主导地位,到时候还不是他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么。”
  
      科尔仿佛感到暖气充盈的房间中多了一丝寒意。
  
      “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你偿还报酬了,”北地珍珠微眯眼睛,指着长裙一字一句地说道,“穿上它给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