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八十二章 道别
一路上,她看到不少皱眉苦脸的族人背着行囊来来回回,显然对即将离开这座石堡感到不舍和难过。
  
  一旦滑落到第三,不仅分配到的石堡房间要小上许多,一部分人甚至无法再居住其中,必须得迁至外街营区。尽管那里仍然属于铁砂城的范围,但生活显然不及核心区这么方便。
  
  毕竟围绕绿洲与湖泊的几块有限领地,都被大氏族的石堡占据了。
  
  洛嘉将这些人的神情一一记在了心里。
  
  来到父亲常待的寝宫门口,侍卫见到她顿时露出了抑制不住的喜色,“公主大人,您的伤……真的好了!”
  
  “嗯,好得就跟以前一样,”洛嘉笑了笑,“父亲在房里吗?”
  
  “族长大人一直都在,只不过……”侍卫有些犹豫,“里面还有其他人。”
  
  不用问那些人是谁,她也已经猜出了一二。
  
  透过门板,里面的争执声清晰可辨。
  
  “不是说好的三天时间吗?为什么到了今天仍然没有把主堡空出来?”有人大声道,“难不成你们想违背三神的誓约?”
  
  “注意你的态度,喀布察!”回话的似乎是她的大兄洛汗,“你们既然吞并了黑水氏族,就该先让他们把地盘让出来,我们才好迁入。现在那座石堡里还挂着丧布呢,你让我们现在就搬进去?”
  
  “你们可以自己派人去撕,族长大人只想看到结果,不想听你们解释!”
  
  “你——!”
  
  “呵,既然在神圣决斗中认输,就不要再摆出以前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你们的族长还没发话呢,你算什么东西,滚到一边去吧。”
  
  “说得没错,不服的话,我们可以再打过一场啊!”其他人应和道。
  
  “噌——”
  
  随后是一片刀剑出鞘的声音。
  
  侍卫也拔出了武器,正想进去助阵,却被洛嘉拦了下来。
  
  “交给我吧。”
  
  “可是……”侍卫蠕动了下嘴唇,最后在她不容置疑的眼神面前低下了头,后半句话也咽了回去,“我明白了,大人。”
  
  洛嘉推开门,沉着脸走进屋内。
  
  怒涛氏族的几名武士有恃无恐地抱臂而立,毫不在意颈脖边亮晃晃的刀尖,显然笃定狂焰不敢动手。
  
  而事实也是如此,无论是大兄洛汗还是父亲的侍卫,都只敢将兵器抵在对方要害之处,却不敢擅自斩下,如此一来,狂焰反而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古尔兹.焚火则坐在一张方桌后,眼中倒映的火光阴晴不定,气氛一时肃静无比。
  
  “都把东西收起来吧。”
  
  她的声音打破了这份紧张的对峙气息。
  
  古尔兹立刻露出了笑容,“你总算醒来了。”
  
  “三妹,你……这……不,我是说……太好了!”洛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一步步走到众人身边,话里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从他的表情上一时看不出是意外还是惊喜。
  
  洛嘉心中瞬间明悟了一些事情,看来父亲并未把北国神女的消息完全透露出去,除了那些照顾她的人和父亲身边的侍卫外,恐怕大多数人此刻还蒙在鼓里。
  
  连大兄都如此意外,就更别提那几名怒涛氏族的武士了。
  
  “洛、洛嘉?你不是……在神圣决斗中身受重创了吗!”
  
  “这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她被拖下高台时,双腿已经压成了一滩烂泥!”
  
  “那是什么……狼的耳朵和尾巴?”
  
  “简直是个怪物!”
  
  她不为所动地一步步走到怒涛武士身边,而后者明显没了之前的镇定,“不管如何,狂焰已经在灼火高台上向怒涛认输,这是三神见证的结果!就算你们想要再次发起挑战,也得等到六个月之后!”
  
  为了避免刻意认输而保全实力,投降者六个月内不得向胜利者发出挑战申请,这是所有沙民都认可的规则。
  
  “我们会遵守这一结果,正如我们信奉三神一样。”洛嘉的回复让武士们稍稍缓了口气,只不过还未等他们彻底放松,后半句话又让气氛重新紧张起来,“那么……谁是喀布察?”
  
  “我就是!”为首的怒涛武士硬着头皮向前迈出一步,“怎么,既然遵守决斗结果,就应该早点搬出去,你们已经不再是氏族之首,难道还想继续占着这座石堡不成?”
  
  回答他的是一记迎面直拳。
  
  尽管喀布察也是一名决斗好手,但在瞬间变大的狼爪面前,依旧毫无抵抗之力。他整个人被打得倒飞出去,直接撞破了寝宫的门板,像块破布一般摔落到室外。
  
  “你——”其他人怒目而视,却没有一个敢冲上来。
  
  “即使狂焰降为第三氏族,族长的威严也不是你们能够触犯的,更何况这里还是氏族腹地,谁容许你们如此放肆了?”洛嘉喝道,“这一拳只是一个教训,都给我滚出去!”
  
  局势在她踏入屋内的那一刻起便发生了逆转——怒涛此前的挑衅建立在吞并黑水后实力大增的基础上,无论是神圣决斗,还是私底下的较量,都有把握胜过狂焰一头。但当狂焰三公主完好如初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这个把握就不复存在了。哪怕对方在半年内不得发起神圣决斗,光是一条巨型沙漠之狼时不时偷袭骚扰怒涛氏族,造成的损失都会让他们难以接受。
  
  毕竟是他们冒犯在先。
  
  对于沙民来说,复仇同样神圣。
  
  怒涛武士们扶着满脸是血的喀布察离开了,走的时候连一句话也没说。
  
  “父亲,三妹既然安然无恙的话,我们六个月后就能重新回到这座石堡了吧?”洛汗兴奋地握紧拳头道,“或者您再跟怒涛族长交涉一番,说不定连搬迁都省了——反正没有取胜的机会,他应该会卖您这个人情的!”
  
  其他侍卫也一脸激动,“对啊,王子大人说得没错。”
  
  “我这就去让大家停下来。”
  
  “还有,别忘了把那些留在石堡里的怒涛氏族赶出去。”
  
  “还有他们带来的东西,叫他们一同搬走!”
  
  大家七嘴八舌道。
  
  古尔兹.焚火咳嗽两声,将目光望向女儿,“你怎么看?”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不少,所有人都在等待三公主的回答,洛汗脸上则轻咬嘴唇,双眼中露出一抹黯然之色。
  
  洛嘉却没有在意这些,她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说道,“父亲,我是来向您告别的,我要离开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