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八十三章 我的归宿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三妹,不……你在说什么?”洛汗第一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离开这儿?那氏族怎么办,神圣决斗怎么办?你到底要去哪里?”
  
      洛嘉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父亲。
  
      古尔兹不由地苦笑了一声,他长长吐出口气,朝其他人摆摆手,“都出去吧,让我跟她单独谈谈。”
  
      “父亲……”洛汗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将后半段话咽了回去。
  
      侍卫尽管同样十分惊讶,不过洛嘉毕竟是族长的女儿,他们带着疑惑的神情,忠实地执行了命令。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父女两人。
  
      “你想去北国?”古尔兹直接问道。
  
      “是,”洛嘉也毫不隐瞒自己的想法,“我会先去灰堡南境,找到灰烬后,再跟着她前往无冬城。”
  
      “那狂焰氏族怎么办?”
  
      “去南境定居,那儿绿洲遍地,也无需为争夺水源和食物而相互厮杀。”她停顿了片刻,“其实您早就这么打算了吧……所以才没有接受怒涛氏族的挑战。”
  
      古尔兹挑了挑眉头,不置可否。
  
      洛嘉接着说道,“对手强大并不是您让步的理由,在我还未觉醒成神女前,狂焰就已经占据了氏族之首的位置几十年。哪怕吞并了黑水的怒涛确实强大,甚至胜过狂焰一筹,您也一定会让对方付出刻骨铭心的代价——我们一直是靠着这样的气势,才在铁砂城最大的石堡中站住脚跟的。”
  
      “因此您没有接受决斗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争夺铁砂城序位的神圣决斗已没了意义。族人可以为了氏族的前路而浴血奋战,但若是因为一场没有意义的争斗,而让那些年轻骁勇的武士流血牺牲,您不舍得这么做……我说的没错吧,父亲?”
  
      古尔兹板着脸瞪了她好一会儿,才抑制不住的翘起嘴角,连连摇头道,“我真不知道你是天生聪慧还是像狼一样敏锐,或许两者都有之?事实上,我一直拖着搬迁之事,就是想等你醒来后问问你的意见。”
  
      “我并不懂这些,也跟您说的聪慧和敏锐无缘……我只是相信自己的拳头,”洛嘉抖了抖长耳朵。
  
      “拳头?”
  
      “嗯,只要和我打过一场,我就能感受到对手是个什么样的人。小时候,可是您亲手教我如何战斗的,从拳脚到刀剑我都挨过,自然能猜到您的打算。”
  
      “还真是令人欣慰的说法,”古尔兹哈哈一笑,“那灰烬呢?我们也能相信她吗?”
  
      “她就像是一座山一般,高得让人绝望……但山向来沉默寡言,也不屑说谎。而且从她身上,我感受到了守护的信念,”洛嘉缓缓说道,“能被她守护的人,一定会感到非常温暖和安稳吧。”
  
      “听你这么说,我也安心多了,”古尔兹仿佛下定了决心,“既然都要去南境,你何不再多等几天,跟我们一同上路?”
  
      “我一刻也不想等,父亲……只要对着北边,我就能感到心跳得厉害,”洛嘉按着胸口道,“它在催促我尽快启程。另外比氏族先到一步的话,也能看看他们是否真像宣传的那样,让每个沙民都能享有一片绿洲。”
  
      “你刚才还不是深信不疑么?”古尔兹笑道。
  
      “我相信的是灰烬,而不是那位身居幕后的「大酋长」,灰烬不会说谎,不代表她不会受人欺骗,”洛嘉扬了扬拳头,“如果灰堡之王敢骗我们的话,我一定会让他好看!”
  
      “倘若卓尔.银月说的都是真的呢?大酋长视莫金沙民如同北国的子民一般,你会向他效忠吗?或是侍奉于他,就像你的母亲那样?”古尔兹饶有兴趣地问道,“要是你只想和他的手下打个痛快,恐怕他也不会欢迎你吧。”
  
      “我……我才不会!谁会看上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啊!”洛嘉尾巴上的短毛顿时炸立起来,眼睛也不自觉地偏开了视线,“而且听灰烬说,那里有着极为强大的异族敌人,我正是冲着这点去的,跟投效没有任何关系。就算需要治疗女巫的帮助,我也会支付疗伤费用的!”
  
      狂焰族长没有再逗弄下去,而是向她招招手,“到我这儿来,让我再好好看看你。”
  
      洛嘉走到父亲跟前,像往常一般伏下身子,将头靠在了他的双腿上。
  
      后者爱怜地轻抚她的头发与毛茸茸的耳朵,低声道,“你还会回来的,对吧?”
  
      “嗯,”洛嘉闭上眼睛,“灰堡人既然能来铁砂城,我也能来,如果迁到南境的话还要更近一些,我会经常回族里瞧瞧的。至于族长之位,您不想当了的话,就交给大兄吧。他实际上比我更适合这个位子,不需要靠流血去争夺绿洲的话,他会成为一个出色的领袖的。”
  
      “这时候就别提那些了,”古尔兹嘱咐道,“就算没时间回来,也别忘了写信——既然我们搬到了北国,学学他们的做法也不坏。”
  
      “您不嫌我字写得丑?”
  
      “傻瓜,”他哼了声,“族人离开家园时,总会留下点东西。你要不想留字,就把头发留下来好了。”
  
      “唔……那还是留字吧,”洛嘉摇着尾巴道。
  
      ……
  
      入夜之后,她背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出不少的包裹走出了铁砂城。
  
      没有人送行,甚至没几个人知道,狂焰的神女即将踏上属于她的旅程。
  
      穿过外围的小绿洲,走进寂静而冷清的沙漠,她环顾四周,确认附近再也没有人烟后,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将一间间衣物折叠好塞进行李里,洛嘉缓缓站起,迎着寒风赤身而立。
  
      她并不觉得寒冷,而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正流淌全身——仿佛一只无形的巨手正在抚摸着她,而那些束缚着她、遮掩着她的东西已不复存在,在这寒风中,她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她。
  
      接着绒毛从体内伸出,身形不断扩大,数息之后,一只巨大的沙漠之狼出现在这片广漠的沙海之中。
  
      她仰起头,发出了畅快的长啸。
  
      “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
  
      声音在沙漠上空回荡不息,洛嘉相信,狂焰氏族也一定听到了她的呼喊。
  
      原本显得沉重的包裹已变得小巧玲珑,她低下头,轻轻叼起固定包裹的皮带,辨别了下方向后,撒腿朝着灰堡南境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