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灵魂猜测
“这个……真是太好吃了!”过了好久,菲丽丝吞咽的动作才放慢下来。
  每当有其他食客经过时,都会投来惊讶的目光——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餐盒,从汉堡到蛋挞应有尽有,分量足够五六个人享用的,但桌边却只坐着三个人。为此罗兰还收到了不少鄙夷的眼神,比起对面两名纤细动人的女性,这些食物都是被他塞进肚子里的可能性显然要高得多。
  “给她擦擦,”罗兰无奈道,同时心里又有些庆幸,还好带她来的是快餐店而不是高档餐厅,不然这一顿就能把他的钱包都吃空了。
  洁萝抽出一张湿巾,帮菲丽丝擦去泪痕和嘴唇上的油花——好在女巫天生丽质,几乎不需要化妆打扮,否则这顿饱含泪水的午餐早把她的脸涂抹得一塌糊涂了。而小丫头大概是头一次看到居然还有过得这么凄惨的人,连吃开封菜都会开心到流泪,同情心已然泛滥,对待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
  “这里还有甜筒,不过我们可以先聊聊梦境的事情,”见她吃得差不多了,罗兰喝了口可乐,进入正题,“你在入梦前,有发现什么异象或不对劲之处吗?”
  “可是……”她望了身旁的洁萝一眼。
  “没关系,只是儿时做的梦罢了,”他眨眼道。
  “我明白了,”菲丽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确实它已经过去很久了……让我想想,当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我只是像往常一样靠在墙边切断意识,这样有助于我快速恢复精神,又不会完全失去警惕。”
  “切断意识后也能感应到外界的变化?”
  她点点头,“只是中止了对身体的控制,意识沉入黑暗之中,但周围出现危险时,我仍能察觉得到。那并不是从视觉或听觉上传来的,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就好像冥冥中有人在提醒我一般。赛琳称这种现象为潜在连接,如果被抽入灵魂容器中,那才是完全的长眠,不会有任何知觉。”
  “你们在说什么?”洁萝嘟嘴道,“赛琳又是谁?”
  “一位心理医生,大人交谈时小孩子不要插话啦,”罗兰瞥了她一眼,“觉得无聊的话,就去公园里走走,看别人钓鱼放风筝都行,不要离我们太远。”
  小姑娘不满地哼了一声,抓着甜筒走出了店门。
  “不要紧吧?”菲丽丝透过落地窗,望着她的背影问道。
  “没事,这个时代治安水平很高,一般人也骗不了她,”罗兰耸耸肩,“你接着说。”
  “是,一旦进入深度睡眠,我应该浮在一片不着边际的黑暗中才对。那里没有光线,没有声音,什么都不存在……也什么都做不了。”古女巫顿了顿,“不过这回出现的景象却成了您在梦境世界中的居所,当时我的惊讶简直难以用言语描述,幸好很快就看见了您。”
  “唔……”罗兰思索了片刻,“换句话说,这次沉睡和往常唯一的不同之处,便是你在我的城堡中。”
  “也只有这个不同了。”菲丽丝将最后一支甜筒咽下肚子,心满意足地长出了口气。
  看到黄色的筒尖一点点消失在古女巫的嘴里,罗兰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光柱!”
  “什么?”
  “你不是说,当我入睡时,会出现巨大的、犹如城墙一般宽广的橙黄色光柱吗?”
  “是这样没错,”菲丽丝微微一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而你同样拥有光柱,对吧?”
  “您的意思是……我们的光柱重叠在了一起?”
  “没错,边陲镇的领主城堡只是一座普通的石砌建筑,不可能令你连接到梦境中来,想来想去,也只有光柱是我们的共通点了。”罗兰猛地拍了下手掌,“但单单靠光柱重叠也不行,否则安娜和夜莺她们早应该进入过梦境世界才对,切断意识或许才是关键。”
  关于塔其拉女巫的所有描述中,灵魂一词一直让他颇为费解。
  无论是神罚武士躯壳,还是造型怪异的生物载体,塔其拉幸存者都是通过转移灵魂来实现对它们的操控,可……什么是灵魂?
  按照罗兰的理解,灵魂是思维和记忆的综合体,由神经元通过电流彼此交互而生成的现象,并非实际存在的东西,也无法脱离身体而延续。但地底文明的灵魂核心却打破了这一观念,不仅将灵魂变成了可以凭空存在的物质,还能带着它四处转移。
  最开始他笼统地将其归结于魔力的奇妙,不过现在看来,很可能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如果思维和记忆都能被解析呢?
  假设光柱和魔力全部来自红月,那么所谓的灵魂同样有可能如此——当启动灵魂核心的那一刹那,被抽取灵魂的人便在红月中形成了一份完整的记忆体,光柱不过是传输通道,因此才造成了灵魂转移的表象。
  根据帕莎的说法,由于魔力转化过于复杂,所以神明接手了这一过程,其表现就在于光柱的粗细。先不轮是否正确,若只是模拟记忆的话,确实要比魔力具现、凭空造物容易得多,因此神罚女巫头顶的光柱如此细小也能说得过去。
  顺着这个思路推测下去,梦境世界的复杂程度超过了大多数女巫的能力,光柱才会宛如城墙般粗壮。当菲丽丝在这个范围内中断意识时,她位于红月中的思绪便与梦境世界产生了交际,从而出现了连接梦境的异象。
  罗兰越想越兴奋,之前一直冥思苦想而得不出的结论,现在都能从这个假设中找到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如果真是因为光柱重叠导致的这一原因,那意味着梦境世界的确也是属于红月的一部分——借助洁萝的灵魂战场,他在这个掌管魔力的“神域”留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足迹。
  正当他打算把这份猜测告诉菲丽丝时,隔壁餐厅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窗户玻璃的碎片洒落一地。人们惊慌失措地从店中逃离,哭喊声、尖叫声和求救声混杂一片,连带开封菜店的食客也慌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