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梦境危机
    菲丽丝惊讶道,“这道光是……”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将魔力归还给这个世界吧,”罗兰拍了拍手上的灰,“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不然被别人看到就麻烦了。”
  
      “可这家伙不是敌人吗?”
  
      “是敌人没错,但不是每个人都权力处置敌人,”他解释说,“时代不同了,就算是再穷凶极恶的人,也只能由专门的部门和人手负责抓捕、审判。”当然,堕魔者更为特殊,嘉西亚就曾提到过,对付堕魔者的武道家都会得到协会颁发的猎杀执照,不仅允许他们对可疑目标动手,还能合法杀死那些妄图浑水摸鱼的正常觉醒者。这事要是公布出来,无疑会引起一波舆论轰动。
  
      “奇怪的时代。”菲丽丝评价道。
  
      两人走出开封菜店,外面的混乱秩序已开始缓解——大概是看到堕魔者突然离去,让还未来得及逃脱的人们都松了口气。
  
      没走几步,罗兰便看见了逆着人流飞奔,一路朝这边跑来的洁萝。
  
      她的神情焦急,头上的发带也已散开,雪白的长发散落在肩头,显得十分凌乱。周围有几人试图拦住她,却被她利用小巧的身子和灵活的步伐躲开,直到见到罗兰,她的神情才从焦虑变成了欣喜。
  
      但这份欣喜仅仅只持续了数秒钟,小丫头就将扬起的嘴角强行压了下去,板着脸怒气冲冲道,“为什么你们现在才跑出来?连乌龟都比你跑得要快吧,叔叔!”
  
      望着她气喘吁吁,双颊涨红的模样,罗兰忍不住弯下腰,摸了摸她的脑袋,“抱歉,让你担心了。”
  
      “谁担心你了,我担心的是菲丽丝姐姐!”洁萝咬牙瞪了他一眼,“她第一次来这座城市,万一被人群挤散了怎么办!”
  
      尽管嘴上这么说着,小姑娘还是老老实实接受了摸头全套。
  
      之后罗兰花了好大功夫才解释清楚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又为什么会出来得这么慢的原因——当然后半部分是编造的。得知「两人不慎被堕魔者的攻击波及,差点跑不出来」后,她的不满才平息下去。
  
      好在接下来的行程没有再出意外,罗兰带着她们买完衣服后,又去火锅店解决了晚餐。作为一款特性分明的美食,火锅不仅味道浓烈,食材丰富,而且价钱也相对便宜,只要点菜时多选些容易填饱肚子的土豆、粉条和藕片,三个人吃到撑他都支付得起。
  
      菲丽丝的表现并没有比在开封菜馆时要好上多少,麻辣与鲜香的交替刺激让她根本停不下勺子,泪汪汪的眼睛也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感动的泪水……到最后连那锅火红的油汤都被她喝下去不少,看得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一行人回到筒子楼时已是晚上九点,罗兰爬上八层,走到自己公寓门口时,竟意外地发现了嘉西亚的身影。
  
      她一脸寒霜地站在过道中央,身边的低气压几乎能感受得到。
  
      难不成挂断电话后,她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自己?
  
      罗兰抽了抽嘴角,尴尬道,“你看……我真是带着亲戚出去——”
  
      “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吧,”嘉西亚径直打断了他的话。
  
      大概是对方的语气显得有些粗暴,菲丽丝皱起了眉头,“嗝……请注意你的态度,这位可是世界的主——”
  
      罗兰连忙拉住了她,“咳咳,没事的,你们先回屋。我跟她聊一会,很快就会回来。”
  
      毕竟是他理亏在先,换做自己被这样放鸽子,还用拙劣的借口直接关掉手机,换谁都会勃然大怒。他原以为像嘉西亚这样骄傲的人会大失所望,并再也不想和他打交道,却没料到即使如此被敷衍,她也依然坚持在这儿等他,这或许说明……武道家协会能用的人手已经到了捉急见肘的地步。
  
      跟着嘉西亚来到0827,罗兰还未坐下,她便转身问道,“你考虑好了吗?还是说……这只是一场借口,你又反悔不想加入协会了?”
  
      她的目光灼灼,像是想要看穿他的想法一般。
  
      “有水吗?”罗兰耸耸肩,走到沙发边自行坐下,“冰的也可以。”
  
      借着灯光,他仿佛看到对方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深吸了口气,嘉西亚咬牙切齿道,“我去给你倒。”
  
      “谢谢。”
  
      罗兰喝了口冰水后,才缓缓开口道,“我想问一个问题,最近感觉有关堕魔者的报道越来越多,连我今天逛街都遇上了突然变异的堕魔者……武道家协会是不是遇上麻烦了?”
  
      “你今天在翠谷公园一带?”嘉西亚眉头一蹙。
  
      “你也知道?”
  
      “有人报了警,但这种事情最终还是得由我们来处理。协会会联络离事发地点最近的武道家,我就是其中一个。”
  
      “那怪物……”
  
      “死了,但不是我们干的,自然核心也不见了,”嘉西亚沉声道,“这证明有人比我们行动得更快。”
  
      “什么人?”罗兰装作毫不知情地问道。
  
      “这个问题过界了,”她摇摇头,“事实上我连之前的话都不应该告诉你,那些内容已经涉及到协会的机密。至于你问的问题,没错,我们的确遇上了麻烦。外界的侵蚀正在加速,这个世界可能会迎来一场大危机。”
  
      又是侵蚀……罗兰心头稍稍一凝,“什么样的危机?”
  
      “谁都不知道答案,或许是世界被毁灭,或者是所有人都变成没有人性的怪物。正因为如此,协会才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来制止侵蚀,这跟性别、种族和国界都没有关系,每一个觉醒了自然之力的人,都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说到这里,嘉西亚的语气不由得高了几分,“的确,在对抗外界侵蚀的战斗中,我们有可能会付出性命,但这是武道家的天职!你会感到害怕和犹豫我完全能理解,但请你想想,如果连我们都不顶上去,还有谁能保护大家的安危?”
  
      罗兰沉默下来,对方的坦诚着实令他有些意外,一般情况下,为了避免坐地起价,应该尽可能隐瞒协会的难处才对。然而嘉西亚不但变相承认了协会确实缺乏人手,甚至还提到了责任和牺牲,这未免也太耿直了点。
  
      如果其他武道家都像她这样来劝说新人加入的话,他亦有些能理解为啥还有一部分觉醒了自然之力的人宁可单独面对堕魔者的袭击,也不愿意加入协会的原因了。
  
      毕竟这个时代人们对大义的兴趣已大幅下降,自身利益才是第一位的。
  
      罗兰之前打算加入协会,不过是想得到酬金和名望,但现在他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作为梦境世界的缔造者之一,他觉得有必要借助武道家协会的力量,去探明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自然之力的异变,以及外界的侵蚀又是指什么。
  
      他隐隐觉得,这些现象恐怕和红月脱不开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