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九十四章 好梦
    睁开眼时,罗兰感受到了手臂上传来的重量。
  
      轻轻偏过头,安娜平静而安详的睡容映入他的视野中——她侧着身子,脑袋枕在他的臂弯处,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在做着一场美梦。
  
      还好……他仍能以这种方式脱离梦境世界。
  
      罗兰小心翼翼地抽出手臂,翻身爬起,替安娜盖好被子后,他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顺着楼梯拾阶而下,驻守于楼道口的士兵慌忙站起,纷纷向他敬礼。
  
      他摆摆手,示意无需在意,一步步来到一楼大厅。
  
      接着罗兰看到了菲丽丝。
  
      后者站在大厅中央,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怅然若失,她低着头,反复打量自己握紧的双手,仿佛仍在回味肢体重获触感的那一瞬间。
  
      看来答案是前一种。
  
      梦境世界仍然受到他意识的控制。
  
      当他醒来时,世界便会静止下来,而进入其中的外来者则会遭到强制排出。
  
      “陛下,我……”见到罗兰,她抿了抿嘴,努力挤出些许笑容,“我的梦醒了。”
  
      看得出来,有那么一瞬间,神罚女巫宁可自己被永远困在梦境中的思想占了上风——当初因为没有选择,为了延续下去继续与魔鬼战斗,她不得不转化成不死者,可付出的代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显高昂,如今面对一个崭新世界的诱惑,出现动摇并不奇怪。
  
      不过最终她还是将这份情绪压了下去,也许是为了塔其拉的同胞,也许是怀着对魔鬼的执念,又或者两者皆有,但不管是什么,这份强大的自律心都让罗兰暗自赞叹。
  
      “现在还不一定,”他笑了笑,“测试才完成了一半,得确认完后半程,才能知道这到底是一次偶然,还是光柱重叠后所必然发生的事情……我们就在这里继续吧。”
  
      菲丽丝微微一愣,“您不回卧室吗?”
  
      “省得吵醒安娜,”罗兰摇头道,“反正城堡里有暖气,在会客厅睡也一样。”他招来一名亲卫吩咐了几句,后者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但仍旧忠实地执行了他的命令。
  
      半刻钟后,会客厅的长桌上便铺好了一层软垫和被褥。
  
      就这样,一群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士兵将会客厅守得严严实实,里面只留下罗兰一人,菲丽丝则待和众人一道待在大厅中,等候光柱的出现。
  
      不得不说,第二次入睡确实比较困难,特别是在揭晓谜题答案之际。
  
      罗兰辗转反侧了半天,直到天际微微发白时,才昏昏睡去。
  
      新世界瞬间恢复了运转。
  
      令他惊讶的是,这一次梦境里的时间并没有被强制移动到第二天清晨,窗外仍然是五光十色的霓虹夜景,梯子还摆在床头,而菲丽丝的眼神正一点点恢复光彩,然后像从茫然失神中猛得清醒过来一般,不敢置信地低头望向罗兰。
  
      “陛下,这……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不由得翘起了嘴角。
  
      答案已不言而喻。
  
      什么是梦境,什么又是真实,对于神罚女巫来说可能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她在承担了数百年的苦楚和责任后,终于迎来了报偿。
  
      ……
  
      这一次,两人只在梦境世界中停留了很短一段时间。
  
      罗兰原以为她会迫不及待地出门再逛一圈,却没想到对方做的第一件事是俯身单膝跪下,恳求他允许自己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其他同伴,塔其拉遗民会永远铭记他的恩情,并竭尽全力为他效力。
  
      面对这份恳求,罗兰罕见地并未立刻做出回应。
  
      倒不是对塔其拉女巫有什么意见,只是他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养活这么多人,更重要的是,光是一个菲丽丝就能令洁萝疑心大起,他总不可能把多出来的那百余名女巫都说成是远房的亲戚吧。
  
      作为梦境世界的第二缔造者,罗兰绝不愿意把小姑娘卷入到这些事情中来,若让她察觉到这个世界的不对劲之处,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实在难以预料。本着以防万一的原则,塔其拉女巫必然不能留在家中。
  
      那么他就需要一个能供众多女巫居住的场所,比如一整栋公寓类之类,加上吃穿等日常开销,这笔花费显然不是一个小数目。
  
      思索了一番后,罗兰最终决定还是让女巫们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
  
      一时的沉默大概让菲丽丝误解了他的意思,她咬咬嘴唇,将另一只腿也收拢起来,双膝跪倒,再次恳求了一遍。这个姿态已经超过了塔其拉女巫礼的界限,只有在普通人面见联合会上位者时才会施以此种大礼。罗兰尝试将她拉起,她却坚持如此,只求他不要将那些同伴拒之新世界的门外。
  
      他这时才注意到对方的误会之处,哭笑不得地将自己的打算缓缓道出后,菲丽丝方如释重负般长出了口气。
  
      事实上对于罗兰来说,接纳塔其拉遗民并非像她所想的那样,是一个难以取舍的问题。
  
      在梦境世界中,她们并不是一群空有蛮力的神罚军,而是拥有各种神奇能力的女巫,还不会受到神罚之石的限制。
  
      有了这么一批人做帮手,先不说探索梦境世界的手段和效率可以得到成倍的提高,光是一个帮忙记忆、抄录知识,就能令他受益匪浅了。放长远来看,她们或许还能学习各门类知识,并利用现代设备研究魔力的本质。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即使神意之战结束后,塔其拉女巫也能在新生的世界中找到一个落足之地。
  
      脱离梦境后,菲丽丝甚至等不及天完全亮起,便向罗兰匆匆辞行,激动万分地朝第二边陲城奔去。
  
      后者则打着哈欠回到了卧室。
  
      钻进热乎乎的被窝,重新将安娜搂入怀中,女孩也在此时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含糊不清地嘟囔道,“今天这么早就醒来了?”
  
      “嗯,去梦境世界逛了一圈,”他吻了吻对方的额头,“然后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之后便睡不着了。”
  
      “哦?”女孩的鼻息就像是柔软的羽毛,轻轻在他颈脖间滑动,“是好梦吗?”
  
      “当然,”罗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让她重新枕在自己的臂弯中,“对大家来说,都会是一场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