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九十七章 魔力之躯
“干得不错,”罗兰朝钻入帷幕范围内的荡漾黑影摆摆手。
  
  漆黑的阴影中隐约浮现出一张笑脸,像是在回应他的鼓励一般,若不是知道里面藏了一名女巫,光看到这景象一定会吓得叫出来。
  
  “陛下,敌人就在大厅中,反应十分强烈,魔力程度接近大型混合种邪兽,”法尔媞提醒道。
  
  “棘手吗?”
  
  “放心吧,只要不是高阶魔鬼那样的敌人,我和灵就足够应付了,”菲丽丝说道。
  
  “那么按计划行动。”
  
  穿过长长的门廊后,罗兰发现别墅四周的窗子都用泡沫板和胶带遮蔽起来,灯也仅仅亮了几盏,整个大厅显得颇为昏暗。空调开得很低,犹如从余热未散的初秋踏入了冬天一般,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陈旧的腐败味道,令人作呕。
  
  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站在大厅中央一动不动,显然便是他们此行的目标。踏入大厅的一瞬间,罗兰便感到体内的暖流迅速膨胀起来,跃动的感觉比遇到假面男时还要强烈数倍。
  
  看来法尔媞抓到了一只大鱼。
  
  不过令他在意的是,男子面朝着的那片足有两层楼高的背景墙上,悬挂着一只巨大的怪物雕像。雕像材质乍看起来像是木头,又有些像风干的皮革,长着人形的面孔,却拥有一双翅膀,粗壮的后腿与细长的前爪曲卷在身前,显得格外不搭调。怪物身形接近四米,身上羽毛与皮肤的纹理都刻得栩栩如生,其价值显然不菲。
  
  有钱人的恶趣味,罗兰暗自嘀咕了声,光是看这份手艺,此玩意至少也得百万以上。
  
  “动手吧。”他收回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到目标身上。
  
  “是。”
  
  利用无光帷幕接近到敌人背后两米左右的距离,菲丽丝率先发起了攻击。
  
  从她背后伸出的骨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向西装男子,魔力的干扰让帷幕泛起了波纹,对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得回过头来!但在这个距离内,即使是超凡者也来不及躲避了,几乎是同时,骨爪从男子的颈部切入,腰部切出,斜着将他斩成了两段。
  
  敌人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摔倒在地,暗红的鲜血溅了一地。
  
  看来即使没有剥去自然核心,只要本体受到了重创,堕魔者也无法存活下来。
  
  “这样就完了?”灵从沙发旁的阴影中探出头来。
  
  “接下来的搜刮才是重点,”罗兰捂着鼻子道,不知是不是错觉,空气里的腐臭味又浓烈了几分,“还记得我之前怎么教你们的么?”
  
  “金首饰、红色的纸片,以及带圆盘的铁箱!”灵举手道,“硬币不值钱,宝石不用管!”
  
  “没错,特别是红色纸片,越多越好。”根据他搜刮赫尔梅斯圣城的经验来看,宝石这东西价格浮动太大,很难卖出合适的二手价格,远不如金子那般稳定。当然,最好的还是现钞……他心想,希望这家伙不是一个网购爱好者。
  
  就在罗兰蹲下身子,打算转化镶嵌在西装男肚子上的那团自然之力时,法尔媞忽然皱眉道,“等等……为什么魔力的反应仍然存在?”
  
  “什么?”其余三人微微一愣。
  
  “魔力之源没有消失,反而在不断变大!”她抬头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随后将视线落在了那座雕像上,“该死,这怪物是活的!”
  
  话音刚落,雕像陡然张开大嘴,吐出一根青蛙般的长舌,直朝罗兰刺来。
  
  “当心,陛下!”
  
  菲丽丝毫不犹豫地拦在他面前,同时两只骨爪迎着舌头奔来的方向抓去。
  
  不过罗兰早已今非昔比,他清晰地捕捉到了怪物攻击的轨迹,一把搂住菲丽丝的腰,朝旁边就地一滚,避开了如利箭般射来的长舌。
  
  怪物的舌头直接洞穿了地上的半截尸体,接着缠住自然核心,猛地一拉——赤红色的核心顿时朝着雕像的大嘴飞去。
  
  罗兰注意到,原本已经处于凝固状态的自然之力,竟在怪物的碰触下,再次旋转起来。
  
  随着怪物的动作,一大群昆虫从它身后飞出,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显然它们都是被对方的魔力吸引而来,但由于无法共享视觉,法尔媞并没有分辨出大厅内的魔力反应来自于两个不同的目标!
  
  “哈……瞧我看到了什么,一群送上门来的武道家?”雕像将核心一口吞下,竟然说起话来,“你们这群偷取力量的窃贼,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神圣之域,都给我去死吧!”
  
  它扬起脖子,像是深吸了口气,接着朝大厅中的众人喷出一口猩红的气息——
  
  那竟是存粹的魔力!
  
  刹那间,厅中的家具摆设被撕得粉粹,无光帷幕也被这波攻击打散,藏匿其中的潼恩和法尔媞身上出现了数道血痕,重重摔倒在地——幸好在千钧一发之际,两人躲开了魔力最为暴烈的中心区域,才没有像家具那样四分五裂。
  
  罗兰的状态则要好得多,当魔力袭来之际,他体内的暖流眨眼间扩散到了全身,并像盔甲一般护住了他的要害部位。
  
  不过这是什么攻击方式?他心中惊诧不已,和女巫的能力完全不同,直接将魔力转为伤害性质的能量,这种攻击方式简直前所未见——自从拥有了奇异力量后,他对魔力的气息也越发熟悉,对方的此次攻击绝不是堕魔者所能办到的。
  
  而女巫们的神情同样显得格外惊讶,这意味着怪物对于魔力的理解比她们还要高上一个层次。
  
  “它的魔力反应……接近高阶魔鬼了!”法尔媞咬牙道,“这怎么可能?”
  
  “魔鬼?你们就是这样称呼我辈的吗?”怪物竟咧嘴冷笑起来,它轻易拉断固定住翅膀的铆钉,从墙上一跃而下,像石像鬼一样蹲在众人面前,“未经许可,便私自从神域中窃取力量,你们现在却把追讨者称作魔鬼?简直愚蠢!”
  
  神域?追讨者?罗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它指的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黑光从怪物身后的阴影中跃出,贴着它的脸颊飞过——那正是灵的身影!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一把短刀从怪物的眼部插入,从另一侧伸出,将它的头颅刺了个对穿。而灵得手后没有丝毫停顿,落地的瞬间再次遁入阴影中,整个偷袭过程犹如行云流水。
  
  “干得漂亮!”菲丽丝握拳道。
  
  “漂亮?”然而怪物并没有像堕魔者那样倒下,它木头般的脸部出现了裂纹,干枯的声音显得冷漠而无情,“就凭这把凡铁和附着的渺小魔力,也妄想伤害到我?你们根本不知道神域意味着什么!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下,主人真正的力量吧。”
  
  说话间,一连串破裂声此起彼伏,裂纹从它的脸部迅速向全身扩张,接着那暗淡无光的外壳化成了一片片碎屑,从它身上剥离脱落。木壳下绽放出暗红色的光芒,如同流淌着猩红的灼血。
  
  当它完全现出真身时,罗兰惊讶地张大了嘴。
  
  隐藏在雕塑躯壳下的,竟是纯粹由魔力构成的身躯,一团团星璇在它体内闪烁不熄,最终汇聚成胸前的一个巨大星盘。
  
  它居然是一只魔力生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