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变化
    多亏大学时期流行过学车热,他当时也赶着兴头和同学一起报了名,没想到离开驾校后第一次摸方向盘居然是在梦境里。
  
      “陛下,那怪物到底是什么?”法尔媞虚弱地问道,“堕魔者也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吗?自身魔力竟在短时间获得大幅提升,这从理论上来讲根本说不通。”
  
      在躲避第一次魔力冲击时,她和潼恩受到的波及最大,连一头紫罗兰色的漂亮卷发都少了半截。不过所幸每道伤口都不是致命伤,基本避开了头部和躯干,换句话说,面对如刀锋般袭来的凌乱魔力时,她选择了最恰当的躲闪方式——一个在能力上并不完全属于战斗类型的女巫也可以有如此表现,不得不说塔其拉幸存者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
  
      也多亏了这点,才让首次开拓行动不至于以失败告终。虽然不知道在梦境中死亡会是什么结果,但罗兰希望最好永远也不要有验证这个问题的一天。
  
      “联合会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能力吗?”
  
      “当然……所谓的反噬,正是因为魔力对身体的损耗造成的,”法尔媞喘了口气,“如果一个女巫通过不断的练习来提高魔力贮量,身体也会适应这种伤害,并使恢复速度不至于落下太多。无论是我们、魔鬼、还是那些混合种邪兽,都只能慢慢提升自身的魔力水平。”
  
      原来如此,罗兰心想,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纯粹由魔力构成的**生命,或者说,她意识中的生命体都应该是有血肉与骨骼的,因此遭遇这类前所未见的敌人时,自然便觉得无法理解。
  
      他自己倒没有这样的疑问,自打怪物主动露出那副如同果冻一般的半透明身体时,他就已经把对方当成了灵体或元素生物,本身就是由魔力构筑,自然不会被魔力所伤。
  
      不过这种问题不太好解释,而且猜测也不一定正确,特别是当它体内的蓝光占据上风时,那明显衰退的情绪与神志能不能将其归于生命一类还有待两说。罗兰最终只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绝对不是堕魔者。”
  
      “梦境世界中还有许多这样的怪物么?”个头最瘦小的灵仍显得心有余悸,“房间里的阴影被那片黑红相间的虚无覆盖时,我感觉到浑身都被冻结了一般,好像有什么极为为可怕的东西在注视着我一样——我发誓,就连面对高阶魔鬼时都没这么可怕。”
  
      “我想肯定不会太多,否则梦境世界早该被它们占领了,”罗兰安慰道。侵蚀者不会被寻常武力所伤,只能交给武道家协会对付,但面对这样的怪物,恐怕十几二十个武道家一起上都不一定能赢,数量要是还多的话,协会就该覆灭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已经可以肯定嘉西亚所说的“外界侵蚀”和红月脱不开关系,那虚无中伸出的触手,简直跟神明之域里见到的情景一模一样。
  
      只是红月为什么要侵蚀梦境?这个世界不应该是红月的一部分么……怪物口中的主人又会是谁,是神明本体还是魔力的源头?如果它真这么排斥梦境世界,为什么当他与神明遗物连接时,却依旧保持沉默?
  
      另外怪物最后提到的「无底之境」也让罗兰格外在意,大概是语言同化的缘故,这个词语的结构竟和曙光境颇有些一致——只有在特指整块大陆时,才会出现这个后缀,就好比神明之境的意思尽管相近,但所用的表述却是另一种方式。
  
      倘若说红月因为神意之战的缘故一直在注视着现实世界的话,它所透露出来的内容是否也会和自己理解的一样,是指一块位于现实中的大陆呢?
  
      这些问题都只能留给探险家去解答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女巫都在沉思刚刚发生的那场大战,坐在副驾驶位的菲丽丝便将战斗后的凝重情绪完全抛到了脑后。她对操纵这台豪华轿车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之前乘坐出租车时因为有外人在场,她始终按照叮嘱保持沉默,现在已无法再抑制住旺盛的好奇心,一眼不眨地盯着罗兰,似乎想要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记在脑中一般。
  
      “你想学开车?”罗兰将心中的杂念抛至脑后,笑着朝她问道。
  
      菲丽丝立刻点了点头。
  
      “那我们还得多干几票才行,”他趁机诱惑道,“到时候不仅可以每天享受到不一样的美食,独立的卧房和私人小车都不是问题。”
  
      “有比开封菜和火锅还好吃的东西?”法尔媞插话道。
  
      “那只是入门级别的,等有钱了,你会发现就算每天吃个不停,也不可能把这世界上所有的美味都尝上一遍。”
  
      即便没有回头,罗兰也能感受到身后几名女巫投过来的灼热目光。
  
      “那等潼恩伤好了就去下一家吧,我已经标记好它的位置了。”法尔媞的声音仍然不大,虚弱之意却顿时少了不少。
  
      “我没有关系的,明天恢复完魔力就能出发,”小个子潼恩更加积极,“这点伤并不碍事。”
  
      连一直有些后怕的灵都被这番诱惑打动了,虽然没有附和大家,但映在后视镜中的眼神却在闪闪发光。
  
      罗兰不禁感慨万分,原来提升士气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
  
      ……
  
      为了避免警察找上门来,他并没有把车子直接开进筒子街,而是停在了隔壁三叶集团的工地旁,那片区域仍在拆迁之中,基本是一块监控盲区,可以很从容地绕小路返回租借仓。
  
      之后便是检查战利品的时刻。
  
      遗憾的是,保险柜里并没有存放太多现金,总共只有十万左右,首饰倒是有不少,结果不是玉制的就是珠宝类,能值多少钱完全没个定数。意外的是,他还翻出了不少凝固的自然之力,正是因为塞满了这些块头不大,却格外沉甸的东西,让他产生了此行收获颇丰的错觉。
  
      感情现在这些家伙已不流行用钞票交易,改用自然之力作为等价货币了?
  
      当罗兰回到0827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半,他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却发现客厅里的灯仍亮着。洁萝正趴在茶几边,弯曲的背脊微微起伏,像是进入了梦乡。小姑娘的身前还摆放着一叠本子与具盒,显然之前在一边复习功课,一边等着他回来。
  
      明明两人只是房客和房东的关系,现在却隐隐有了一家人的感觉,望着这一幕,罗兰心中不免浮现出了一抹柔软。
  
      他走上前轻轻抱起了洁萝,将她放回卧室床上,再替她脱下鞋子,盖上被窝。
  
      对了,还有课本。
  
      如果她明天上课忘了带,一定又要埋怨自己了。
  
      罗兰笑着摇摇头,把茶几上的几本也一并拿了进来,叠好放在洁萝的桌上。就在这时,课本封面上的黑体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初中奥数》。
  
      这是一门看起来高大上,却格外不实用的课外科目,他记得自己初中时本身对数学就不太感兴趣,而那时以为奥数便是数学的升级版,更是敬而远之,宁可在暑假学习素描和法,也不愿意参加学校里举行的奥数班,因此自然不可能知道这门课到底讲了些什么内容。
  
      然而他刚刚却看到,课本上不是空白的。
  
      罗兰感到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他深吸了口气,伸手缓缓翻开课本的第一页。
  
      上面整齐排列的例题与洁萝清秀的笔迹,一同映入了他的眼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