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零一章 无尽之城
“这样做……真的没关系吗?”回音透过指挥所的窗户,望着码头边那些被抽得满地翻滚的沙民,面上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他们从来不知道纪律是何物,所经历的生活一直是弱肉强食,想要让这伙人尽快派上用场,除了战争外,也只有这个法子了。”铁斧恭敬地回答道,“您在极南境待的时间不长,族长大人对您也十分关爱,所以您可能并不知道这些小氏族的秉性。这种程度的教训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必要的,否则他们只会认为傲沙毫无威信,软弱可欺。”
  
  说到这里他少有的犹豫了下,“我想您觉得不大适应可能是因为……陛下有时候实在太过仁慈了。”
  
  “完全同意,”趴在窗边的安德莉亚耸耸肩,“贵族里有一句谚语,萝卜和大棒才是统治领民的最好方式。而萝卜越粗壮,领主则越仁厚。”
  
  “萝卜是什么?”蜂鸟好奇道。
  
  “一种食物,跟陛下的玉米差不多吧,算是晨曦王国的特产,”安德莉亚解释道,“但再粗壮的萝卜也比大棒细上许多,因此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便是,惩罚要重过赏赐,领民才会懂得珍惜。像罗兰陛下那样的领主,在辉光城只会被按上一个败家子的头衔。”
  
  “这算你为数不多让我觉得认同的话,”灰烬撇了撇嘴。
  
  “大概是陛下特别能说?”蜂鸟抵着下巴想了想,“他教图拉姆说的那些话感觉挺有道理的啊……集体的力量总比个人要大吧。”
  
  “然而就算是图拉姆,也只是把那些话强行背下来了而已,”铁斧笑着摇摇头,“若没有亲自去过无冬城,是无法想象出陛下到底建立起了怎样不可思议的新秩序的。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整个灰堡都会变成无冬城的模样,但现在显然不行——鞭子比语言更能让他们记住南境的规则。”
  
  回音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总指挥大人,”一名士兵忽然走进了指挥所,“落石部和清泉部发生了骚动,有人正在与戍卫军对峙。”
  
  “因为登船的事?”铁斧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
  
  “是,那些被挤下水的人叫上了他们的家属,希望拿到同样的粮食和酬金,因为他们并非不愿意前往黑水河谷,而是傲沙拒绝了他们。”
  
  “很好,现在是谁在驻守营地?”
  
  “火枪二营。”
  
  “叫上两个班,还有那帮想要报名参加第一军的傲沙小伙子们,让他们立刻到骚动地点集合,我马上就到。”
  
  “是,大人!”
  
  眼见铁斧要离开,回音忍不住叫住了他,“请不要对他们太过严苛了……”
  
  后者站在门口沉默了片刻,才抚胸向她行礼道,“我明白了……银月大人,我会把握分寸的。”
  
  铁斧离开后,回音有些郁郁地回到桌前。沙民北迁之事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顺利,明明只要按照陛下安排的做,大家就能过上好日子,可总有人把她传达的话当作谎言,哪怕已经得到了一片丰沃的土地,仍无法彻底相信于她,相信于罗兰陛下。
  
  她有些想念在无冬城的生活了。
  
  比起担任氏族之首,她更喜欢站在城堡顶上,眺望群山与城市,唱着陛下所谱写的歌谣的日子,当从未听闻过的旋律响起时,她才能感受到真正的自由与快乐。
  
  到这里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唱过歌了……不知道罗兰陛下是否又写出了新的曲子没有……
  
  何时才能够再次放声歌唱呢?
  
  ……
  
  “呕——”辛巴迪感到胃里像翻天搅地一般,随着石头船的起伏,一股酸液又涌了上来。他不顾船舷两边到处都是别人的呕吐物,直接趴在围栏上,张口呕吐起来。
  
  “喂,你还好吧,”穆丽拍了拍他的背,脸色也有些发白——在河湾里还宛如平地的石头船一进入海中,便成了漂浮不定的落叶,受海浪的拍击,船只好几次都差点撞上岸边的沙滩,横向摆动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海的沙民来说,这完全就是一场折磨。
  
  “咳咳……勉强还行,”他吐完后有气无力地瘫倒在甲板上,“你记得我们在海上待了几天了么?”
  
  “今天是第五天。”
  
  “这不对劲……”辛巴迪喘了口气,低声说道,“还记得清泉氏族的人说过什么吗?他们……住在海边的绿洲,应该不会认错——我们第一天傍晚时就越过了铁砂城一带,这证明石头船跑得并不慢,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到黑水河谷?”
  
  “你的意思是……”
  
  “傲沙的目的地不是黑水河谷,图拉姆说谎了,他要带我们去的地方比扼喉沼泽还要更靠南边得多!”
  
  “更靠南?”穆丽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可那里什么都没有啊,他们不会认错路了吧?”
  
  “船是一直沿着海岸开的,不大可能认错方向,”辛巴迪按住胀痛的额头,“如果比扼喉沼泽还要接近南端,那就只有——”
  
  “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还没等他说完,图拉姆忽然出现在甲板中央,同时打断了他的话,“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马上就要抵达目的地了,收拾好你们的行囊,准备排队下船。记住,这次谁再掉进海里,可没人再去捞你们了!”
  
  辛巴迪撑起身子,向船舷外望去,岸边依然是光秃秃一片,毫无绿洲的踪影,而远处海面上翻涌的水汽与喷薄的烟柱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有一个地方才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奇景。
  
  无尽海角——莫金人的流放之地。
  
  越来越多的沙民发现了异样之处,甲板上的人群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这里根本不是黑水河谷!傲沙骗了我们!”
  
  “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无尽海角来?难道你想把我们都丢弃在这里吗?”
  
  “我要回去,求求你,让我们回去吧!”
  
  “都给我闭嘴!”到了这一刻,图拉姆已没有了隐瞒的意思,“我有说过此行要去的地方是黑水河谷的中部区域吗?河谷支流遍布南端,自然也包括海角地区——任何一条地底冥河,都从河谷延伸而来,难道不是么?”
  
  这简直是狡辩!辛巴迪气愤地想,如果一开始说要来流放之地工作,恐怕没几个人会申请报名。
  
  “没有人会被遗弃在此,无论是傲沙氏族,还是灰堡人,都会和你们一道留守此地!”图拉姆举起手臂,大声说道,“听好了,从今天起,无尽海角不再是流放犯人的绝境,而是一座新生的城镇!这是大酋长的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