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零三章 “大庆”
辛巴迪原以为这只是威吓的说法,没想到对方竟是认真的。
  
  当傲沙的武士开始执行这条命令的时候,一场冲突也随之爆发,五十多名先行离去者不愿接受如此不合情理的处置,与抓捕者打成一团。
  
  然而没有武器的他们很快就败在傲沙的棍棒与盾牌之下,一个个被剥去衣服,按倒在沙地里。
  
  图拉姆亲自执行了鞭刑。
  
  看到族人受苦,一些氏族蠢蠢欲动,却在灰堡人的铁管兵器面前止住了步伐。
  
  谁都听说过绿洲看门狗被一夜击溃的事例。
  
  即使是来去如风的骑兵,也没能冲破灰堡人的防线。
  
  他们依靠的,正是手中那精致的灰铁武器。
  
  一时间岸边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好在傲沙并不打算让受刑者送命,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背脊在示众之后涂上了草药,接着用纱布缠得严严实实——寒冷的邪月并不是恶疫的高发期,只要他们身体够强壮,活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卡洛恩和大部分族人的神色颇有些难看,只有穆丽脸上充满了庆幸之情。
  
  大家心有余悸地观看完行刑后,在哨声的指引下分成两路纵队前往沙地深处。
  
  期间图拉姆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所有人都自觉维持了队伍秩序。
  
  抵达铁塔附近时,辛巴迪看到了一处正在消失的绿洲,或者说是水塘——它大概便是图拉姆所说的先头部队饮水处。水塘周围已没了树木的遮蔽,只剩下几丛枯黄的灌木,塘底极浅,不过一人高左右。或许在数十年前,它还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绿洲,可随着银川水脉日益枯竭,它最终的下场只有化为一捧黄沙。
  
  这口水塘别说供部落繁衍生息,就算给来这儿工作的几百人取用都十分勉强。现在尚能看到积水,不过是因为地下水道中仅存的一点溪流,等到夏季来临时,那渗出的水源还不够太阳晒的……哪怕只是放着不喝,也会迅速蒸发成一块干裂的谷底。
  
  这样的绿洲遗迹,辛巴迪已经看过许多。
  
  换句话说,如果灰堡人无法在之后的两三个月里找到新的水源,他们就只能撤出此地,更别提建造新城镇了。
  
  图拉姆倒没有掩饰这点,他走在队伍旁大声喝道,“看到这口水塘没?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们要喝的水就全部来自这里,想要撒尿的都给我滚远一点,听明白了吗!”
  
  “那……吃的呢?”有人问道。
  
  “会有人会运过来,嫌不够的,还可以去捕鱼。”图拉姆回道。
  
  暂时不用为吃喝担忧后,各个氏族也都安稳了不少,大家三三两两分散开来,按照傲沙管理者的要求设下营帐。
  
  快速拆卸和组装帐篷是每个沙民必须掌握的生存技能,一个能抵御风寒的羊皮小帐可以容纳三至六人,所需要的部件通常由一人背负。鱼骨氏族申请前来工作的女子只有四位,因此搭成了最简单的三角帐,即三个帐篷呈三角形排布,相互用麻绳固定,门朝外开,可以起到互相警戒的作用。
  
  待到下午,哨声再次响起,图拉姆将所有人召集起来,带到一处靠近海岸的地方。
  
  辛巴迪惊讶的发现,这里已被北方人翻了个遍。
  
  只见平坦的沙地里到处都竖着短木杆,杆身中央系着白绳,围出了一个个硕大的长方块,就像是划分领地一般,每个方块都足有百步长宽,甚至更长。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方块看起来几乎都是同等大小,每一条边角都整整齐齐,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百步距离内保持一致的。
  
  他粗略数了下,白绳划出来的方块多达五六十个,那些拿着奇怪工具来回比划的灰堡人,仍在不断插下新的木杆,似乎打算把它们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你们总算来了,”其中一名高个子走到图拉姆跟前,“我叫康克瑞特,原王都石匠会成员……啊,你应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毕竟在灰堡知道石匠会的人也不多了。还好陛下仁慈,愿意收留我们,不然大家还不知道待在哪块地方呢……呃不对,这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他咳嗽两声,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总之,无尽海角的建设项目由我来负责,你应该就是回音小姐指定的管理者吧?”
  
  回音?那不是卓尔.银月大人的绰号么?辛巴迪暗自惊叹,这个自称康克瑞特的灰堡人,居然和氏族之首地位相等?
  
  图拉姆的笑容有些僵硬,大概是不太习惯对方的唠叨和礼节,他稍稍退开一步,低头行礼道,“您称呼我为图拉姆就行,至于这群小崽子们,需要做什么,直接跟我说就好。有谁敢偷懒的话,我一定会严加惩治。”
  
  显然他已经提前得到过了傲沙族长的指示,对康克瑞特的态度显得颇为尊敬,但辛巴迪清楚,让对方露出如此神态的,还是那些盯着此处的灰堡战士。
  
  “很好,”康克瑞特张开双臂道,“小伙子们,这里既没有酒馆,也没有女人——咳咳,我是说那种女人,所以把精力都投到新港湾的建设上来吧!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非常简单,那就是挖坑!看到那些白色的方框了吗?把里面的沙子挖出来堆放在一边即可,至于每个坑要挖多深,没过膝盖即可!”
  
  没有人回应他的号召,场面一时有些沉静。
  
  “你们都聋了吗!”图拉姆眉头一挑,大吼道,“还不给我去干活!”他语气虽然暴躁,眼神中却夹杂着一丝得意。
  
  “等等……”康克瑞特抬手制止道,“不用着急,我还没有给他们说明,为什么要挖这个坑。”
  
  “大人,您不必向他们解释——”
  
  “不不不,罗兰陛下说过的一句话我十分认同,那便是主观……没错,主观能动性!”康克瑞特猛得拍了下手掌,“大意是指,一旦人知道自己为何而劳作,其工作效率将会大幅提升。所以听好了……这些坑关系到我们今后能否在此扎下根来!这些坑——”他顿了顿,“就是将海水变成淡水的关键!”
  
  听到这番话,人群顿时躁动起来。
  
  “道理很简单,和烧开水没什么区别,但只有罗兰陛下才能想到这一点——把海水引入坑中,利用太阳的热量令其受热变成水汽,再将它们收集起来,就能得到干净的饮用之水!”康克瑞特兴致勃勃地比划道,“听不懂没有关系,你们理解成大海是掺了盐的水就行,所以它又苦又涩,只要把盐分离出来,整个漩涡海都能供我们取用!”
  
  这、这样也可以吗?辛巴迪愣在原地,先不说后半段结论是否正确,像水汽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要怎样才能收集起来?
  
  “当然,它的产量十分有限,一个方块区域也就能满足十来人所需,因此我们需要建造大量的转化棚,来供应驻扎在此的数百名工作者!”康克瑞特握拳道,“你们应该感到幸运!陛下对无尽海角的建设计划格外关注,这里亦是除开无冬城之外,第二个由他亲自命名的城镇!为了表示庆祝极南境的统一,陛下赋予了它「大庆」之名——而你们,既是大庆港的建设者,也是它的首批居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