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零八章 短兵相接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伊蒂丝望向布莱恩,后者正在指挥士兵布置洞底防线。
  
  “声音?”布莱恩停下手中的活,面带疑惑地左右张望了下,“不,伊蒂丝小姐,除了水声外,我并没有听到其他声响。”
  
  “是么?”她皱起眉头,“难道我听错了?”
  
  “大概是什么样的声音?”
  
  “像号角,很浑浊……和水声十分接近,”伊蒂丝顿了顿,“似乎是从南边传来的。”
  
  那正是女巫们深入探索的方向——汹涌的暗河由北往南,消失在漆黑的地洞中,尽管两岸长着一些发光的古怪植物,可终究无法照亮太远。整个水道如同一个通往深渊的入口,将她所见到的一切吞没其中。
  
  “这个嘛……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们位于雪山深处,看不到天空,甚至连火光都缺乏所导致的幻觉。”布莱恩露出体贴的笑容,“上过战场的士兵还好,您会感到紧张并不奇怪,如果觉得不安的话,待会您跟玛姬小姐一同返回通道口好了。”
  
  熟悉的神情,以及熟悉的言辞……伊蒂丝对火枪营长的说法毫不意外,虽然她此刻穿着轻便的皮甲与头盔,腰间挂着佩剑,但大多数人仍把她当作了一名市政厅派来的旁观者,或者说……珍珠般的女性,就如她的称号一样,漂亮而易碎。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路上关心和讨好显得十分常见。
  
  只是他们都不明白,北地巨蚌所产出的珍珠,都是从血里浸泡出来的。
  
  鱼类的血、水兽的血……甚至是渔民的血。
  
  所以它们才能长得那么巨大,从而诞生一颗颗拳头般大小的圆润珍珠。
  
  自一开始就忽略她的外貌,甚至是拿她当对手看待的,大概也只有罗兰.温布顿一人了。
  
  “谢谢,可我还是待在这里更好,一个人逃回去的话,不等于给陛下的市政厅丢脸了吗?”不过伊蒂丝并未把心中所想的表露出来,她微笑着谢绝了布莱恩的提议,而这个笑容让对方微微有些愣神,过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偏开视线。
  
  “我想陛下和巴罗夫大人不会介意这个的……”布莱恩咳嗽两声,“只是我有些不太明白,您为什么要跟随第一军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呢?”
  
  “这样你们才会信任于我啊,”伊蒂丝毫不掩饰地说道。
  
  “什……么?”
  
  “神意之战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过了吧,”她坦然道,“当一场决定命运的大战到来时,陛下自然不可能顾及到战局的方方面面,他需要众多官员协助他指挥军队,而军队也需要市政厅的人来提供后勤和保障。而到了那种时候,你们会相信一个与你们并肩战斗过的官员,还是坐在办公室里,整天和文稿打交道的家伙呢?”
  
  “……”布莱恩面露惊讶之色,怔了片刻才开口道,“您还真敢说这些啊……”
  
  伊蒂丝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即使是一个村里土生土长的前巡逻队长,也能明白这番话的含义。说好听点叫协助指挥,说不好听的叫插手权力,换作其他领主,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事情,特别是手下的那拨骑士,必须由自己亲自掌控才行。
  
  但如今第一军的人数已经突破五千,骑士团那套做法显然太过落后了——事实上陛下组建的参谋部就是这样一个介于军队和市政厅之间的组织,最终的权力仍归于他,而下面的指挥权只会进一步扩散。正是清楚了罗兰.温布顿的想法,伊蒂丝才敢说出这些话。她并不是打算加入参谋部,只是想尽可能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而已。
  
  “如果换做其他国王,我当然不敢,可罗兰陛下不同……”她笑道,“要知道就连市政厅官员以后需要去前线参与战斗后才有资格晋升也是我提出来的,既然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了,总得来做个表率吧。”
  
  “陛下……他同意了?”
  
  “不,只能说没反对而已。”
  
  “呃,那不就等于同意了吗?”布莱恩不解道。
  
  “政治可不能这么理解,”伊蒂丝摊手,“甚至口头上的承诺在没有变成条文前,都不一定作数,更何况是缄默呢。”
  
  “原来如此……”火枪营长不由得感慨道,“政治还真复杂。”
  
  “说得没错。”
  
  除此之外,进一步走进女巫,了解她们的能力和性格、与她们共处也是此行的目的。
  
  陛下毫无疑问在女巫身上倾注了大量精力,无冬城的建设亦离不开女巫,想要走到权力的顶峰,便自然需要争取她们的支持。
  
  就目前来看,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大概因为她也是女性的缘故,与女巫接触时并不会引来排斥,这一点反倒成了巴罗夫的障碍。
  
  “下一批来的应该是神罚女巫了吧?”伊蒂丝换了个话题。
  
  “嗯,应该是,玛姬小姐一次只能运送五六个人,想要建立起哨点至少还得跑上十来趟。”布莱恩也配合着回道,“对了,您觉得第二挺机枪布置在哪里比较好?”
  
  “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嗯,我记得后面有块岩石地似乎不错……”就在她转身打量身后的洞穴之际,一株发光植物似乎发生了扭曲,仿佛有什么东西打破了空气的稳定,景象变得模糊起来。
  
  什么东西?
  
  她还来不及警告面对自己的第一军士兵,空气再次剧烈扭曲,而这一回波纹出现在机枪班组成员身后。
  
  随着唰的一声轻响,一名士兵的头颅从脖子上滚落下来,笑容仍凝固在脸上。
  
  “敌袭!”伊蒂丝这时才喊出声来,“敌人不可见!”
  
  几乎是话音刚落的瞬间,又有两名士兵被洞穿了胸口,鲜血喷溅的瞬间,波纹也染上了点点赤红。
  
  对方还不止一只!
  
  她心念急转,单手掷出一把匕首,直朝第一名士兵倒下的位置飞去,同时拔剑跟上——当匕首被无形之物嗑飞时,她的长剑从另一个角度刺入了波纹的根部。
  
  伊蒂丝清楚,如果一味后退,只会被前后包夹——此地仅有一处篝火,也是发现敌人动向的唯一依仗,若没了火光,他们根本没办法招架这种几乎隐形的怪物,因此绝对不能轻易逃跑!
  
  趁着还能大概确定敌人的方位之际,进攻是唯一的胜机!
  
  长剑顶端传来柔软的触感,像是刺入了皮肉之中,这让伊蒂丝心中一喜。
  
  她没有猜错,无论是人类还是野兽,武器与躯体的连接部位必然是弱点——就如握剑的手、以及爪子的末端,一旦受创将在短时间内失去进攻能力。
  
  就在伊蒂丝打算回撤时,一道阴风从另一边向她扫来,速度之快甚至让她感受到了扑面的寒意。
  
  见鬼,这家伙居然有两把武器?
  
  多年的搏杀经验让她下意识地松开了握剑的右手,同时往地上一滚,脑后仿佛有什么东西与她擦身而过,一头长发顿时飞散开来,犹如凋零的花瓣般绽开,洒落得到处都是。
  
  她顾不上爬起身,直接朝布莱恩大喊道,“快,向我这儿开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