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一十章 两难之境
“呃……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沿着狭窄的食道爬出蠕虫载体的肚子,爱葛莎捂住嘴巴干呕了几声,“我感觉像被人装在充满粘液的袋子里,再狠狠往墙上掼了几十下似的。”
  
  “精准的形容,”夜莺好整以暇地脱离迷雾,望着湿答答的众人耸肩道,“如果不是芙兰撞塌了洞口,我们现在就都得遭殃了。”由于迷雾形态下的自由通行能力,她无需像大家一样钻入蠕虫的肚子中,自然不必受到撞击、恶臭及腐败粘液的影响。
  
  “抱歉……是不是我太用力了?”芙兰小心翼翼地问道,浓烈的气味让爱葛莎再一次干呕起来。
  
  “我倒觉得……并不坏,”闪电擦了擦头发上的液体,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被一只巨型爬虫吞进肚内,再完好无损地爬出来,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体验——探险家里应该还没有人做过类似的尝试。”
  
  “你们就别不知足了,”爱莲娜翻了个白眼,“比起毫无知觉,臭味和黏糊糊的感觉已够让人羡慕的了。”
  
  这番话引起了神罚女巫的一致赞同。
  
  “好吧……都不要说了,”爱葛莎咳嗽两声,嗓音沙哑地打断道,“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
  
  回想起一刻钟前发生的变故,女巫们仍有些心有余悸。尽管芙兰第一时间发出了警告,但控制目光这种事情总是身体快于意识,特别是当怪异的嗡鸣声响起时,不止一人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头。
  
  谁也没有看到怪物的真身——她们唯一能看到的,便是那千万只猩红的眼睛。
  
  联想到被蠕虫整个吞下的黑色石塔,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应该便属于盘踞于塔顶的警戒眼魔。可与眼魔不同的是,它所覆盖的面积要宽广得多,就好像长满怪眼的身躯被拍平了一般。
  
  嗡鸣声过后,遗迹深处涌现出了众多混合种邪兽,一窝蜂地朝她们扑来。按夜莺的说法,洞穴里骤然亮起了无数点魔力的灵光,它们仿佛凭空乍现,从山壁里、流水中、穹顶暗处、怪物体内……几乎无处不在。汹涌的灵光汇聚成一条条奔流,嘈杂刺耳的嘶吼压过了隆隆水花声,整个雪山犹如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向着未经允许的闯入者发起了攻击。
  
  就在这危急关头,芙兰做出了关键性的决定。
  
  她把除开夜莺之外的所有人都吞进肚子里,转身朝洞壁钻去,当整个身躯都没入山石之中时,邪兽也赶了过来,并对着她的尾巴疯狂撕咬。即使有夜莺做掩护,亦驱赶不走如此多的敌人。
  
  芙兰忍着剧痛,继续钻行了十余米后,才用力翻滚起硕大的身躯,将尾随的邪兽悉数压成了肉饼。接着她拱起尾巴,狠狠抽打在洞顶,令上方岩土垮塌下来,封死洞口,方才摆脱了敌人的追猎。
  
  至于藏身于她腹中的女巫则经历了极为难忘的一刻钟,光是原地翻转和抽击石壁造成的震荡就足够让她们吐得翻天覆地了。更别提蠕虫载体的储物腔与消化腔隔得并不远,腐败食物的味道几乎令人窒息。
  
  幸运的是,所有人最终都安然无恙。
  
  “首先我们得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爱莲娜望向芙兰,“你是怎么被困在这里的?”
  
  “大概是流水洗蚀的缘故,我打穿通道的瞬间,身下的岩层忽然发生了崩塌,根本来不及反应,我已经跌落半空,随后不知道撞在什么东西上,直接失去了意识。”芙兰有气无力地回答道,“等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被十几只隐形虫子抬着移动,接着给扔到了这个地方。”
  
  “原来如此……它们把你当作了空载体,”爱莲娜挑了挑眉头,“运气还算不错。”
  
  “没有当场分食掉的确值得庆幸,”芙兰嘟囔道,“可惜就在我打算偷偷逃跑时,不小心朝洞顶扫了一眼。”
  
  “真是警戒魔眼?”爱葛莎沉声问。
  
  “我不知道——尽管当我看到它的瞬间,它也看到了我,但那只怪物要比魔眼大得多。”蠕虫叹了口气,一股腥风顿时扑向众人,“啊,抱歉……爱莲娜她们闻不到气味,我平时也没有注意这个……”
  
  “咳咳,没关系,”冰女巫屏住呼吸好一会儿,“你见过它的全貌?”
  
  “我被捆住后,它曾落下来过一段时间,就浸泡在这个洞穴的湖泊中……”芙兰停顿了片刻,似乎在考虑措辞,“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的模样,怪物看上去就如同一团被压瘪的内脏,上面又叠加了一层眼魔的躯体,两者并没有融为一体,简直像是强行拼凑起来的一般。我还看到了许多触须在两者之间蠕动,也不知道它们到底是活生生的虫子,还是怪物身体的一部分。只不过下方的脏器要比眼魔庞大得多——就算是地狱惧兽,也无法与之相比。”
  
  “难道它正在吸纳魔鬼?”夜莺皱眉道,“这已经不能算是单纯的混合种邪兽了吧?”
  
  “它究竟是什么可以先放一边,我们现在得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爱莲娜拍了拍芙兰的巨嘴,“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记得先喊注意,再说内容,明白了吗?”
  
  “唔……”后者沮丧地应道。
  
  “还能动弹么?”
  
  “没有力气了……”芙兰摇摇头,“我需要吃的才能继续驱动这具载体,困在此处的时间让我消耗完了肚子里的所有食物。”
  
  “我们把干粮凑在一起能行吗?”闪电问。
  
  “估计不够她钻出百步的距离,”爱莲娜深吸了口气,“现在只能等待援军,或者冒险突围了。”
  
  “原地等待同样是种冒险,”爱葛莎冷静地说道,“这里的空间太过狭小,要不了一天时间我们就会闷死在洞中。就算希尔维能确定我们的位置,军队也得先击溃那些邪兽才能救下我们。”她顿了顿,“而且别忘了,敌人也有吞噬蠕虫载体。”
  
  “但现在就冲出去,很可能被兽群吞没,”神罚女巫面露迟疑,“还有……芙兰怎么办?她无法和我们一同撤离,若是留在这里,被敌人发现的话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总之……先让我去外面探探情况吧,”夜莺转过身,似乎不想参与这种两难的选择。
  
  “如果你们能走的话,就不要管我了,”芙兰忽然开口道,“塔其拉女巫从来不畏惧牺牲,我即使变成了这副模样,也永远是塔其拉的一份子。对了,我肚子里还有一些东西,或许能帮到你们。”说完她蠕动着身躯,缓缓从嘴中吐出好几个黏糊糊的铁箱来。
  
  “这是……”
  
  “第一军让我携带的驻营用品,”芙兰喘息着说道,“他们说这些东西太沉,不方便搬运,我就顺便都吞了下去。”
  
  爱葛莎依次打开铁箱——只见里面放置着铁锹、铲子、铁丝网等土工作业用品,当开到最后一个箱子时,她不由得愣住了。
  
  这个铁箱个头不大,却显得格外实沉,里面除开塞满了防震用的麦秆外,还整齐地叠放着十余个木盒,盒子上面标注着「化工二厂,第六十四批产品,合格」的字样。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些分解出来的氮气,大多数都送往了这个工厂。
  
  这竟然是一箱子炸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