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一十一章 迷雾对决
    “你说这玩意,就是那种能开山裂地的武器?”
  
      听完冰女巫的简单介绍,爱莲娜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道,“他们难道没有想过,万一这东西在芙兰的肚子里炸了怎么办?”
  
      旁边的蠕虫身躯也不由得抖了抖。
  
      “碰一碰就爆炸的,是实验室里的试制品,”爱葛莎从铁箱中翻找出一包铜管,摊开在对方面前,“不把这些东西插进炸药容器里,它们对一般的撞击和烧灼是不会有反应的。”
  
      其他神罚女巫顿时来了兴趣,她们早从菲丽丝,也就是七十六号那儿听说过炮火演习的事情,迁到灰堡西境后也陆陆续续目睹了一两次第一军抵御邪兽入侵的战斗,对火药武器并不陌生,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此类武器。
  
      “真的放在火上烤都没有关系吗?它爆炸的时候明明那么响亮,平时也应该很暴躁才对吧。”
  
      “看上去和砖头没什么两样……”
  
      “这个要怎么用?把铜管插进去就会立刻爆炸?”
  
      “那谁敢用它啊。”
  
      爱葛莎也颇感头痛,她对陛下捣鼓的那些火器仅仅知道一个大概的原理而已,谈到具体怎么操作并不比塔其拉同胞们要好上多少。
  
      “涂着红色记号的是引火雷管,必须点燃才能生效,”就在这时,闪电忽然凑了过来,如数家珍般说道,“蓝色的则是拉拔雷管,只需拔出缠在外面的细绳就能触发炸药。还有一种涂着黄色标记,可以用电流引爆,不过这袋子里似乎没有。”
  
      爱葛莎惊讶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我是探险家嘛!”小姑娘摸了摸鼻子,“第一军训练和测试新武器时,我基本都会到现场旁观来着。”
  
      “所以我们到底该把这些玩意埋在洞口一头,炸出一条逃生之路,还是一边扛着芙兰撤退,一边向后投掷炸药?”爱莲娜琢磨道,“如果它能代替我们阻挡敌人的追击,十名神罚女巫应该能背得动芙兰。”
  
      “把我留在这里也没关系——”
  
      “不要说了!”爱莲娜打断道,“我们虽然不畏惧牺牲,但也不会随意放弃伙伴,别忘了埃莉诺大人的教诲。”
  
      “每一个女巫都同等重要。”其余遗民纷纷点头道。
  
      “不过……这两个方法恐怕都行不通,”闪电小声嘟囔,“倘若放在洞口,这么狭小的空间即使只点燃一包炸药也足够把我们撕成碎片;可换成空旷的地洞,它的威力就要小上很多了。”小姑娘望了一眼地上的铁锹和铲子,“这大概是第一军用来炸山洞或封堵通道的工具,并不算真正的武器,单靠火焰和气流的话,估计也就能杀死十步范围内的邪兽。”
  
      众人不免沉默下来,如果对付的是寻常野兽,光靠爆炸的声势都能吓跑它们,可邪兽群明显是被那只穹顶怪物召唤而来,不将其杀个七零八落的话,它们恐怕是不会轻易退却的。
  
      “或许还有一个方法,”夜莺忽然开口道,“那就是干掉敌人的头领。”
  
      “你是指……悬挂在洞顶的怪物?”爱莲娜皱起眉头,“我们可不会飞。”
  
      “就算能飞也太危险了!”趁闪电还未接话,爱葛莎已经抢先说道,“这可不是城墙防御战,背后随时都有人支援——混合种邪兽里面出现飞行种并不稀奇,闪电背负重物的话速度和高度都会严重下降,一旦被敌人围攻,她很可能连突进怪物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我没打算让闪电去,”夜莺一字一句说道,“我会亲自把这包炸药送到怪物的嘴里——假如它有的嘴的话。”
  
      “你?”爱葛莎愣住了,“开什么玩笑……你应该知道,迷雾能力在魔眼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吧!只要你看到它,它也一定能看到你。”
  
      “它能看到我,不代表那些邪兽也能看到,即使它驱使那些邪兽来堵截我,我也有把握突出包围,”她顿了顿,“别忘了,迷雾可不只是单纯用来隐匿身形的能力。”
  
      “但是……”
  
      爱葛莎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岩层中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咔滋声,犹如无数蝉虫在啃食树叶一般,又像是砂砾相互间研磨破碎所发出的声响。
  
      众人面色不由得一变,这声音对她们来说并不陌生。
  
      “该死,它们果然动用了吞噬蠕虫,”爱莲娜面沉如水道,“敌人就要来了,准备迎战!”
  
      一只蠕虫载体倒不难对付,可藏身之处一旦被发现,接下来将会有数不清的邪兽通过蠕虫的腹腔,潮水般地涌向此处。
  
      “别担心,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干这种事了,在加入共助会前,我的外号就曾传遍过整个王国中部地区,”夜莺将四包炸药装进行囊,牢牢绑在自己背后,“——那时候他们都称呼我为「幽影中的杀手」。”
  
      “等等……”
  
      “放心,我会赶在蠕虫打通这里之前解决掉那只丑陋的家伙的。”
  
      爱葛莎还来不及阻止,对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她看到的,是对方数起的拇指。
  
      ……
  
      黑白世界中无所谓上下左右,只要夜莺愿意,任何一个方向都能成为平坦的大地。
  
      那种感觉就像是世间万物都围绕她旋转一般。
  
      穿过坍塌的碎石后,她径直越上岩壁,朝洞穴穹顶奔去。
  
      就在这一瞬,视野中的景象陡然倾覆了九十度,原本还挂在头顶的怪物变成了正前方的目标,汹涌的暗河仿如成了嵌在山壁上的缎带,而宽阔的地下湖泊也升了起来,如同一块巨大的窗户。
  
      她看到了怪物,或者说怪物看到了她。
  
      夜莺没有回避自己的视线。
  
      她盯着那些星辰般的眼睛,脚下不断加速——庞大的魔力气旋所散发出来的光辉就像是一轮红月,将周围密密麻麻的灵光都遮盖过去。
  
      这绝对不是混合种邪兽,她心想。
  
      在这份浩瀚的魔力面前,即使是安娜也有所不及。
  
      有那么一瞬间,夜莺感到她的意识与对方的思绪连接在了一起。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混乱之感,完全无法用语言解析其中的意思,但有一点毫无疑问,无论是怪物还是自己,都向彼此表露出了赤裸裸的杀意。
  
      她咧开了嘴角。
  
      怪物也扬起了触须。
  
      随着一声沉闷的低吼,洞穴中的邪兽争先恐后地向她扑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