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怪物”
夜莺眼前豁然开阔起来。
  
  其他邪兽在目睹这惊人的一幕后竟产生了迟疑,不再像之前那样疯狂地围堵她的去路,而是低吼着驻足不前,似乎像是畏惧她一般。
  
  这些混合种感受到了恐惧。
  
  悬挂在洞顶的怪物挥舞起触须,发出暴怒的吼叫,但这番催促收效甚微,唯一听从它命令的镰刀怪已力不从心——仅仅只剩三只存活的它们无法再威胁到夜莺的行动,严密的防线此刻已变得支离破碎。
  
  再也没有敌人能够阻挡她了。
  
  夜莺鼓起体内所剩不多的魔力,朝着穹顶中央冲去。
  
  随着距离不断拉近,她总算明白了芙兰口中的畸形是什么意思。
  
  对方与其说是一只生物,倒不如说是一堆外露的脏器,它既没有表皮,也看不到肌肉组织,布满血管的肠子、触须和叫不上名字的器官就那样一层层堆叠起来,看上去显得狰狞而可怖。
  
  想要把炸药扔进怪物嘴里的打算显然是无法实现了——夜莺将目光投向了一团不断蠕动的“肉囊”,尽管不知道那算不算怪物的致命器官,但它的位置至少要比肠道靠里得多,而且流淌着魔力的光辉,炸药爆炸时必然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尽管有些冒险,但她没有重试一次的机会。
  
  这场对决必须一击致命。
  
  越是靠近目标,夜莺便越能感受到它的庞大,光是那团错综复杂的肠子都足有房子粗细,其他脏器垒起来更是宛如一座城堡。
  
  然而这座城堡是活的。
  
  眼见镰刀兽无法阻挡她的脚步,怪物自己动了起来。
  
  它的躯体内射出无数道细长的触须,试图阻挡夜莺的逼近。部分触须犹如钢鞭一般,砸落时能令山石四分五裂;这种攻击还不算太难应付,只要提前注意触须的轮廓变化,利用那些随时都会出现的“断口”进行规避,即可像穿墙一样穿透其构成的防线。
  
  而另一种则棘手得多,少量触须竟蕴含有魔力,并可以施展出不同的能力——那些颜色各异的魔力光辉在黑白世界中显得格外醒目,夜莺也不想尝试挨上一记到底是什么滋味,只能以闪现的方式尽可能躲避,这等于加剧了自身魔力的消耗。
  
  好在两者间并非相隔天渊。
  
  几个起落之后,她便踏上了怪物壮硕的身躯,后者愤怒地咆哮不已,却因为害怕伤到自己,而不敢再用触须肆意攻击。夜莺顿时感到身上的压力减轻了许多,她毫不犹豫地打开背包,取出一盒炸药,径直朝肉囊冲去。
  
  接下来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拔出引线,将冒着青烟的炸药和背包一同塞进肉囊里,随后旋转迷雾世界,令大地再次变回天空,接着双脚猛地一蹬,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激荡的地下湖泊坠去。
  
  怪物也发现了这一点,它似乎不大理解为何敌人千方百计接近后却又什么都没做,就这样收手离开。至于那包行囊,在它眼里根本不具任何威胁。一时间它甚至忘了追击正快速脱离的女巫,所有的触须都愣在了原地。
  
  无法借力的半空是迷雾世界中最危险的地方,一旦坠落时撞上曲卷的气流轮廓线,下场便是四分五裂。因此夜莺中断了能力,并顺带向头顶的怪物比出了再见的手势。
  
  不知为何,她在这一刻忽然想起了罗兰。
  
  在测试火药威力时,他常常会背对测试地点,还美其名曰为真正的勇士从不回头看爆炸。虽然此举总是会招来她和爱葛莎的白眼,他却乐在其中,仿佛完成了一项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仪式一般。
  
  想到这一幕,夜莺不禁扬起了嘴角。
  
  不过此刻她并不想模仿对方的模样。
  
  跟是不是真勇士无关。
  
  她只想看到怪物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景象。
  
  就在湖水与暗河交错碰撞的声音清晰可辨时,漆黑的洞顶忽然亮起了一团红光!
  
  在不见天日的地底,这道光芒甚至不亚于拂晓的曙光,黑暗快速褪却,在万物身后留下了硕长的阴影,湖面第一次泛起了璀璨的波澜。
  
  接着是震撼人心的轰鸣——
  
  刹那间整个洞穴地动山摇!
  
  夜莺清楚地看到,在绚烂的焰火下,怪物身躯剧烈地收缩起来,犹如遭受了极大的痛苦。覆盖在穹顶上的“红月”陡然缺了半截,部分器官像是火山喷发一般迸射而出,离爆炸点较近的部位直接燃起了大火,并冒出滚滚浓烟。
  
  “噗通!”
  
  然后她坠入了水中。
  
  世界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心口的隆隆闷响。
  
  高速旋转的水流在她身下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巨大的吸力仿如一只巨手,想要将她拖入深渊,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任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好在夜莺早有准备。
  
  她释放出最后一点魔力,再次召唤出迷雾,接着借助盘旋的白线,像爬楼梯一样跃出了水面。
  
  至此,她体内的魔力已消耗得一干二净,过度使用能力的后遗症开始出现,剧烈的抽痛感和晕眩冲上她的大脑,四肢止不住的颤抖,让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挣扎着爬上湖岸,夜莺连动弹的力气都失去了,在意识消散之前,她看到一只蠕虫破壁而出,随后一道金色的身影急冲冲地朝她飞来。
  
  ……
  
  “夜莺……她没事吧?”芙兰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大碍,只是耗尽了魔力,”爱葛莎粗略地检查了一番,将她交给了神罚女巫,“由你们来背负她,我们尽快撤离此地。”
  
  夜莺执意离开后,众人便决定只要等到爆炸声一响,无论情况如何都要冲出来与她汇合,以防她一个人身陷重围。为此所有的干粮都填入了芙兰的肚子,虽然无法保证她钻出一条逃生之路,但至少可以跟着她们爬行到预定的扎营地点。
  
  结果没料想这记爆炸效果好得惊人,轰鸣声过后,不止穿透石壁的蠕虫载体停止了动作,其他邪兽也跟着四散而逃。
  
  “交给我吧,”爱莲娜亲手接过了昏迷不醒的夜莺,经历这番战斗后,塔其拉遗民对这名金发女巫明显多了一份敬意。
  
  “不再补上几下吗?”闪电望着洞顶挣扎扭曲的怪物,有些不甘心道,“它看起来好像还没死透。”
  
  “困兽之斗最为危险,而且你最多也就能带一盒炸药上去,还是不要冒这个风险了,”爱葛莎沉声回道,“等到第一军集结完毕,它迟早都只有死路一条。”
  
  “那……好吧,”小姑娘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大家准备撤离时,怪物忽然发出了一声哀鸣,随着这串沉闷而浑浊的鸣响,湖面骤然起了变化。
  
  在闪烁的火光下,一副巨大的骨架冲出水面,朝洞顶张开了一排排骨爪。即使在湍急的水流中,它也依然保持着稳定。
  
  怪物则松开了固定身躯的触须,从穹顶直坠而下,正好落入骨架之中——猛然下沉的骨架激起了层层波浪,大片湖水被挤上岸边,连汹涌的暗河都一时出现了倒灌。接着骨爪合上,像是肋骨一般将怪物包裹入内,随后缓缓没入湖泊中。它身上燃烧的火焰与水面接触的瞬间腾起滚滚白烟,并散发出刺鼻的焦臭味。
  
  就在对方消失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它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尽管有一半已不翼而飞,但余下的眼睛不加掩饰地透露出了强烈的憎恨之意。
  
  接着旋转的湖水吞没了怪物的身影,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