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收获与抉择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有关前线的消息陆陆续续传来。手机无广告m.最省流量了。当听到夜莺魔力耗尽而昏迷时,他的心顿缩紧了不少,好在对方总算没有大碍,当消息送到时已基本恢复如初,还托麦茜传话,让他不用担心自己。
  而探索结果表明,在大雪山中确实存在一座地底文明的遗迹,只不过其保存性远没有绝境山脉里的那座完好。大部分洞穴都已坍塌,存留下来的几处隔间里堆满了腐败的食物、虫卵及尸骸。在离地下湖泊不远处,塔其拉女巫还找到了早已损坏的魔力核心,有价值的文献几乎一点都没留下,目前唯一的收获仅是一具原初载体和两只吞噬蠕虫。
  这令罗兰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如果盘踞于湖水之上的多眼怪物只是一只存粹的野兽,不过恰巧把遗迹当成了适合安家的巢穴,那倒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对方明显不是毫无智商之辈,驱使蠕虫吞噬爱葛莎的实验室以及魔鬼营地的黑石塔都与捕食无关,加上在地底发现的那些包裹着魔鬼与人类的奇怪虫囊,怎么看都有种在刻意收集两族信息的嫌疑。
  特别是当第一批“虫囊尸体”被运回时,他注意到牺牲者的残破皮肤并非是腐蚀所致,而是长久储存下出现的蜡化现象。这表明虫囊里的尸体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不大像是为了储备口粮而准备的。
  这种把其他生物做成标本的行为,明显只有智慧个体才会为之,既然如此,它又为何要把遗迹折腾的面目全非?
  还是说……塔其拉女巫所看重的东西,怪物并不在乎?
  罗兰翻看着索罗娅绘制出来的“现场重现照片”,心中一时若有所思。
  怪物最后没入水中之际,那残存的数百只猩红眼睛所透露出来的强烈恨意犹如实质——不知是不是错觉,相比一开始浮现在洞顶的魔眼,遭受重创后的它眼神里仿佛多了一些东西,就好像之前只是单纯的凝视,而后面则带上了极为鲜明的情绪,特别是将两张图片放到一起比较时,竟隐隐有种两者并非同一只怪物的感觉。
  至于遗迹底部的湖泊,希尔维已经确认了它的流向——那条水脉通往大海。
  而按照他目前所掌握的技术水平,一旦敌人遁入漩涡海,就等于彻底失去了目标。之后所能做的,也只有炸塌遗迹穹顶,将地下水脉完全封死来保证无无冬城大后方的安全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闪电的报告中曾提到芙兰被一种爬虫喷出的胶质物捆得动弹不得,而这种虫子跟包裹尸体的“卵虫”为同一类,它们体内的粘液在特定情况下似乎能迅速固结,并产生较强的粘结力,犹如蜘蛛吐丝一般。同时这些爬虫没有智力可言,自身不具攻击力,爱葛莎已经对其展开了研究,并确认它不属于沃土平原的任何一个物种。
  换句话说,这种爬虫极有可能是“怪物”带过来的。
  罗兰倒不在乎它来自哪里,他在意的是能够迅速凝固的黏胶,而且照闪电的描述,指不定还存在人工养殖的可能。
  因此在回信里,他要求爱葛莎对新物种的危害性、捕食范围、生活习性做一个细致的报告;另外遗迹中的那些奇怪植物和菌类也在收集任务之内,特别是能够发出幽暗冷光的果子,。以及堪比成年人大小的巨型蘑菇,都令他格外感兴趣。
  就在罗兰准备再翻看一次洞底世界的奇景时,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走进来的正是菲丽丝。
  她行礼后说道,“陛下,帕莎大人希望能和您谈一谈遗迹的事情。”
  罗兰点点头,这些天来所得到的情报都会抄送给塔其拉一份,他也想知道那些古女巫对内脏怪物的看法。
  “就用视频会议的方式来交谈吧。”
  “视……什么?”菲丽丝愣了愣,随后很快反应过来,“您是说幻象仪器?”
  “没错,还是老地方,一层会客厅。”罗兰不由得咧起了嘴角,如今总算有人能听懂他的“胡言乱语”了。
  “我明白了,”她也笑了起来,“我这就去通知帕莎。”
  ……
  来到大厅,守候在此的法尔媞等人立刻站直了身体,双手按胸,向他施以高阶晋升者之礼,神态一丝不苟,和梦境世界里恢复了真身的她们完全是两个模样。
  自从带她们参观过梦境后,这些神罚女巫完全把他当成了堪比联合会三席的人物,尽管在谈及其他领民时仍会使用凡人一词,但显然没把他包括在内,这点可以从礼节和态度上清晰地感受出来。
  罗兰曾让她们不要太过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可神罚女巫们答应归答应,行礼动作依然一如既往的标准,简直比亲卫还要认真。几次下来,他也就任由她们去了。
  走进会客厅,帕莎已在光幕对面等候。
  她弯下主须道,
  “在即将到来的神意之战面前,这也是一种自助,”罗兰笑着回应道,“对了,你想好怎么回收遗迹中的载体了吗?”
  她顿了顿,
  魔力核心关闭后便与干枯的骨架无异,通过水泥船来运输并不是什么难事,可载体不行……哪怕是没有激活的肉瘤和蠕虫,都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接受范围——无冬城的基础教育尚不足以让民众坦然接受这些犹如地狱怪兽一般的躯壳。
  罗兰原则上也倾向于第二种做法,不过运送仪器同样存在问题。
  “那么你选出愿意接受灵魂转移的女巫了吗?”
  和半个月前不同,附身载体虽然舍弃了人形,且无法复原,但能重新体验到失去已久的触感、味觉与嗅觉,因此大部分神罚女巫都愿意、甚至可以说是渴望与载体融合,这也是帕莎等人对雪山中可能存在的遗迹如此上心的原因。
  然而现在,局面已变得完全不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