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深海魔鬼”
    神罚女巫可以通过中断意识来进入梦境世界,从而得到完整的躯体与感受,这一点对于仍待在第三边陲城中的遗民已人尽皆知。罗兰不止一次听菲丽丝说过,每当她返回地底时,便会遭到驻守同伴的围堵追问,内容基本全是关于梦里的体验,其迫不及待之情溢于言表。
  
      如今有了其他可以恢复感知的途径,她们还会像以前那样,自愿将灵魂与载体融合么?
  
      当然,后者也不是毫无优点,至少梦境世界只有在他睡觉时才能体验,而载体的感受却是至始至终存在的,而且躯壳不受损伤的话,几乎算得上是永生不死。
  
      这两者之间大概没那么容易做出抉择。
  
      不过对方还有一种选择,那便是先隐瞒下梦境世界的消息,将仪器运过去后先执行转化,就算事后不情愿,也没办反悔了。只是罗兰觉得帕莎等人并不会采用这个欺骗式的做法,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他发现这帮人虽然与世隔绝了数百年,但并没有变成一个食古不化的组织,不仅对新事物抱有积极主动的心态,相互间也确实做到了消除阶级这一点。显然联合会三席的牺牲对她们触动极大,而魔鬼的威胁则迫使她们不断向前。
  
      「您无需担心这一点,」帕莎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更多的载体对战胜魔鬼有利——原初载体可以操作魔力核心,吞噬蠕虫能加快防线建设,只要有利于神意之战,她们是不会有任何犹豫的。事实上,参与转化的女巫会随仪器一同前往大雪山。」
  
      不惧任何代价的志愿者么……罗兰抿了抿嘴,“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等到探索完成,我会派出一支船队来运送转化仪器的。”
  
      「感谢您的帮助,」她微笑道。
  
      罗兰点点头,将索罗娅绘制的图片摊开到桌上,“之前传回的情报都只是文字线索,这些图片今天才送到我手中——它们可以看作是现场的真实再现,不知你对这只怪物有什么看法?”
  
      「请稍等。」帕莎挥舞了下触须,将不远处修补天谴仪器的赛琳和埃尔瑕也叫了过来,三只肉瘤一同凑到光幕前,打量着那些栩栩如生的“连拍照片”。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意外的长,她们相互连接触须,进行着意识上的交流,加上肉瘤本身看不出任何表情,罗兰甚至产生了她们已经断线的错觉。
  
      过了好一阵子,帕莎的声音才重新在他脑海中响起,「让您久等了,因为有一些图片让我们感到十分惊讶,因此不得不再三确认了一番。」
  
      “它既不是邪兽,也不是魔鬼,对吧?”
  
      「没错,」赛琳接道,「而且落水时的那副骨架,曾在娜塔亚大人叙述的神明之境里出现过。」
  
      “你能确定吗?”
  
      「我们是在地底待了几百年,但也没有痴呆到遗忘这么重要的消息——载体的记忆能力实际上要远超过人类。」埃尔瑕没好气道,「娜塔亚大人曾在第三幅画卷中看到过大海与骨架,从描述来看,和图片上的景象非常接近。加上湖泊通往大海,这一判断就更可信了。」
  
      “所以说,现在可以肯定它的确属于那个未曾露面过的文明?”罗兰摸着下巴问道。对于这一结果,他并不感到意外——当发现吞噬蠕虫连魔鬼营地也不放过后,其背后的势力就只剩下两种可能,要么是看谁都不顺眼的中立者,要么就是神意之战的最后一方。探索雪山计划除了有帮助塔其拉遗民的一面,其本身亦是一场清除威胁、摸清对手底细的行动。
  
      另外在洁萝的记忆碎片中,他也读到过类似的记载,只是讲述得十分模糊,现在有了塔其拉女巫的印证,几乎已能证实怪物的真实身份。
  
      「很有可能,不过……」帕莎犹豫了下才接着说道,「目前尚存在许多不解之处,例如——邪兽。」
  
      「这群遍及曙光境的野兽应该是受到魔力的侵蚀变异而成,就像得到魔力的女巫一样,但它们为何会听从这只怪物的指示?这跟魔鬼强行奴役混合种不同,倒像是号令者与服从者的关系。」
  
      这个问题罗兰也思考过,如果把邪兽当作那个文明的一部分,同样难以解释为何它们不把混合种积攒起来,然后一口气推平人类与魔鬼。但凡有点智慧的族群,都不会放任自身的势力就这么白白损耗在每年的邪月之中。
  
      或许这些畸形野兽的来历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等到神意之战开启后,我们总会知道答案,”罗兰耸耸肩,故作轻松道,“倘若它们也算是怪物的亲戚,那自然再好不过。这样等到我们把对手全部击溃,即使邪魔之月来临,茫茫雪原上也不会有这些丑陋生物的身影了。”
  
      「……说得也是,」帕莎先是怔了怔,随后轻笑起来,「您倒是看得真切。的确,不管它们是如何诞生的,只要出现在神意之战中,就是我们必须要击败的敌人。」
  
      接下来的讨论内容便集中在如何封堵遗迹暗河以及建设绝境防线上,到会议快要结束时,罗兰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对了,既然我们已经抓到了隐藏文明的尾巴,总得给它们起个名字吧,”他清了清喉咙,“就像第一副画卷文明被称作魔鬼一样。”
  
      「这很重要吗?」帕莎歪着主须问道,「魔鬼只是流传最广的叫法,在联合会里,也有人称其为血兽、畸形魔或污染者。」
  
      “当然,一个合适的名字对于宣传和动员来说都非常重要,越是显得其邪恶,就越能激起人们的对抗心理。”
  
      「那……您觉得叫什么好?」
  
      “嗯,既然它们是潜在的敌人,又长期待在海中,就叫对方为海怪,怎么样?”
  
      「……」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呃……不好吗?”
  
      「我以为第三边陲城这个名字就已经够糟糕的了,没想到还能有更差的,」埃尔瑕嗤笑道,「海怪?听起来就像是在称呼一只巨大的八爪章鱼。」
  
      「埃尔瑕!」帕莎用主须拍了下前者的脑袋,「陛下,只要您觉得可以的话……我想……并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为啥对方的语气如此勉强?罗兰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以掩饰现场的尴尬气氛。
  
      “咳咳,”在一旁做记录的书卷忽然咳嗽了两声,“陛下,要不叫深海魔鬼吧。”
  
      “深海……魔鬼?”他重复道。
  
      “是,魔鬼这一词的概念已深入人心,无需我们再过多描述,大家也能理解它代表的含义,这样有助于市政厅宣传工作的推广,而且民众也不会觉得要同时面对多个敌人。”书卷捏着鹅毛笔解释道。
  
      “似乎是要好上那么一点……”罗兰不甘心地撇撇嘴,“那就按你的说法来好了。”
  
      于是,第二副画卷文明有了一个正式的对外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