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一十九章 优雅之人
洛嘉点点头,将麦茜划分到了女巫联盟上位者一类,同时一只丑陋凶暴但极为强悍的巨兽形象屹然浮现在脑海之中。
  
  “那……佩戴神罚之石呢?”
  
  她知道对手一旦使用神石后,自己的能力将受到极大的限制,很难施展全面变身。面对一般的沙漠武士还好说,但像灰烬这样的超凡者,基本就没有取胜的可能了。更何况对方还能主动佩戴神石,再奇特的能力在她面前都没了意义,因此灰烬应该就是无冬城的武力巅峰了。
  
  然而后者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下才开口道,“假如有这样一种人,她的力量与速度丝毫不逊于超凡者,还几乎拥有无限的寿命,任何伤势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发挥,即使遭受足以致命的重创,也能够恢复如初,这样的人你觉得会有多强?”
  
  洛嘉不禁倒吸了口气凉气。
  
  作为一名久经决斗场的武者,她自然知道战斗技巧与经验的重要。
  
  神圣决斗中,最难缠的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勇士,而是那些三十岁左右的部族中坚。他们一般在氏族里担任指导者和审查长,将自身掌握的心得与战法教导给后辈们。在力量上他们不逊于年轻人,加上生死之战的领悟,个个都不容小觑。不过到了四十岁,身体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迟缓,而且日积月累的暗伤逐渐恶化,尽管技艺更加娴熟,却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发挥自如了。
  
  光是一个不受伤痛影响就够让人羡慕的了,也正是因为无冬城有可以治愈任何伤势的女巫,她才决定前往那里进一步磨炼自己的力量,更何况还拥有无尽的寿命?
  
  这已经跟自身的天赋、意志无关,如果真有人能像灰烬所说的那样,只要时间拖得够长,她迟早都会成为最杰出的战士——这种对手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害怕……不对,是令人兴奋。
  
  “无冬城里有这样的人?”洛嘉迫不及待地问道。
  
  “一个叫菲丽丝的女巫。”灰烬回答,“我没有正式和她比试过,只是……”
  
  “只是什么?”
  
  “一次我在城堡庭园里练剑时,她恰好路过,然后提了两点建议,而我按照她的说法练习后,发现出手确实要更为流畅一些。”超凡女巫缓缓说道,“可惜没过多久我就登船离开了无冬城,尚未来得及向她探讨更多。”
  
  “只是在旁边看了一眼么?”洛嘉的尾巴摇得更快了,哪怕是经验再丰富的指导者,也需要通过交手的方式,才能确切指出学徒们的不足之处——这也是大氏族都会建造一座专用演武场的原因。而对手水平差距越小,其指点难度则越高。灰烬无疑已是一名强大的武者,但仅通过目测就能直接发现缺陷?不愧是突破了年龄界限的顶尖战士!
  
  看来菲丽丝就是无冬城的最强之人了,毕竟真正踏上战场时,谁都不能把期望放在对手没佩戴神罚之石上。
  
  而同样不受神石影响的灰烬则是排在第二位的强者——无限的生命可以视作三神降下的奇迹,这一点没办法强求。在狼女心目中,这位像山一般强大的人物已是值得她追逐的目标。
  
  那么她自己呢?
  
  洛嘉对此次西行之旅更加期待了。
  
  不过灰烬并没有结束这个话题——对方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脸上再次浮现出之前的奇怪笑容。超凡者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幽幽道,“对了,忘了告诉你,像菲丽丝这样的女巫,无冬城里还有一百多个。”
  
  诶?
  
  狂焰三公主的表情顿时僵在原地,一、一百多个?三神的奇迹什么时候这么随意了?
  
  “加油吧,”灰烬扬起嘴角,“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不会愁找不到人比试的。”
  
  ……
  
  除了超凡女巫外,洛嘉偶尔也会遇上另一名曾在灼火高台上展现过一箭之威的金发女子——和灰堡之王一个鼻孔呼吸的贵族,安德莉亚。尽管没有和她交过手,但灰烬的评价确实有几分道理。从她身上,狼女总能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就好像两人生活在不同世界一般。
  
  无论是她在与众人交谈时,还是一个人站在下沉的海湾边遥望大海之际,其举手投足都有股说不出的优雅,这让洛嘉第一次感到自己在其他方面的差距。
  
  抱着试一试的形态,三公主趁着一次四下无人的机会,向对方打了个招呼,而安德莉亚的回应也十分平淡,并不如卓尔.银月那般热情。
  
  不过当她将之前灰烬无法回答的问题提出来时,后者的表情顿时生动了不少。
  
  “这个问题呀……问灰烬当然是白问啊,她连从一数到一百都困难,脑袋里只有肌肉而已,更别提一座城市的治理之道了。”安德莉亚侃侃而谈道,“而罗兰陛下的政策还要复杂许多,我也是反复思索才摸到了一点门道。”她顿了顿,“不过你真的要听?这可比打来打去要难理解多了。”
  
  “嗯,”洛嘉认真的点头,“父亲说,万事万物都存在共同的道理,其他方面的知识也能促进自身武技的增长。”
  
  “明明没有这回事……”安德莉亚翻了个白眼,轻叹道,“好吧,我就讲给你听罢了。如果像你说的那样,用金龙来购买黑水,无冬城会花掉一部分财富,最终换回想要的货物,没错吧?”
  
  “世间买卖莫不过如此,”洛嘉肯定道。
  
  “那么二十年后,假设一切顺利,陛下除开失去了一大笔金龙之外,什么变化都没有。”
  
  “失……去?”她怔了怔,“为何要这么说?像现在这样的做法,花费不是更高吗?”
  
  “当然不是,”安德莉亚挽起头发,蹲下身,用一根木棍在地上比划道,“现在迁移到南境的沙民成了灰堡的一部分,财富的流失就变成了内部的流转——你们所需要的物资都来自无冬城,而你们所产出的财富,都会回流到陛下手中。在这个过程中,流转份额将变得越来越大,到二十年后会达到一个惊人的额度,而代价只是最初的投资,甚至连这一部分钱也没有失去,而是一直循环在各座城市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