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日暮祷钟
    塔克.托尔登上新圣城厚实的城墙,缓缓走到斑驳的墙垛前。
  
      这大概是要塞城池建立之后,所度过的最为宁静的一个邪魔之月。
  
      为了抵御邪兽的攻击,往日里无论雪下得多大,都会有人进行清扫和除冰,因此城墙总是保持着它特有的青灰色,在白茫茫的背景下显得格外醒目。但现在,他却在平坦的积雪中留下了一连串脚印。
  
      没有坑坑洼洼的石板路面,也没有浸入缝隙中的斑斑血渍,所有战斗的痕迹都被雪花掩埋起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在以前绝对是不可思议的景象。
  
      只不过最近发生的剧变实在太多,以至于这份不可思议也没有那么令人在意了。
  
      原以为赫尔梅斯圣城会在蜂拥而至的邪兽浪潮前被踏为平地,所有教徒都做好了与大教堂共存亡的准备,却没料到出现在雪原中的敌人寥寥无几,甚至连攀上城墙的意思都没有。
  
      大家还没来得及庆祝,神明便以极为残酷的方式显示了它无常。
  
      由于征伐灰堡消耗了教会太多的力量,以至于入冬后他们的首要任务便是重新选出三大主教,以及相应的高层人员。为了稳定圣城的秩序,同时重新挽回信徒对神明的信心,不少年轻的教众一跃成为骨干,他也因为原审判长的身份,成为了暂代主教之一。
  
      然而就在情况稍有好转之际,大教堂在一个无风的夜晚突然垮塌,连带着一众高层落入地底深坑,瞬间将所有人的劫后余生之感碾得粉碎。而他恰好因为巡视营地,侥幸躲过了此次灾难。
  
      谁也不知道它是如何发生的,尽管之前就曾听闻教堂地下的核心区域发生过大火,又被邪兽入侵过,但没有教皇的允许,他们无法擅自进入枢秘机关,即使代理教皇泰弗伦大人下落不明也一样。
  
      可以说,赫尔梅斯大教堂的倒塌对教会的影响甚至比大军惨败还要严重——军队失败可以是指挥的原因,也可以归咎于敌人过于狡诈,但代表着不屈意志的通天塔却是教会精神的象征,它的倾覆相当于神明已经抛弃了教会。
  
      在人心浮动,局势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出现这么一个变故,几乎成了压倒马匹的最后一根稻草,哪怕他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亦无济于事。圣城的居民开始逃离赫尔梅斯,先是小部分信仰不是那么坚定的匠人和外围商人,接着是外城区、内城区……恐惧像邪疫一般蔓延,却没有神赐的解药能够遏制。
  
      他曾组织起所有的审判军和神官,在城墙上举行了一场虔诚的祈祷,希望神明能够再次注视这座人类最后的堡垒,不要让身后万千生灵被邪恶的地狱力量所吞没,然而始终没能得到任何回应。
  
      塔克.托尔还记得教皇梅恩的教诲——想要对抗邪恶,能依靠的唯有强大的实力,可除了向神祈祷外,他已想不出其他方法来阻止溃散的信仰了。
  
      “主教大人……原来您在这里,”背后忽然响起一名女子的声音,“追击逃民的部队都回来了,不过……”
  
      “有几支已经散了,对吧?”他回过身,轻声说道。
  
      汇报者正是如今幸存的审判军指挥,接替自己任务的法琳娜。在她的脸上,塔克看到了几分熟悉的影子,想了想,才回忆起那个为教会献身的先遣营武士,艾蕾希亚——作为少有的女性审判武士,她们都有着同样坚毅的性格,一个在队友死伤过半、邪兽逼近到大教堂围墙边时仍能坚持作战;一个在教会摇摇欲坠之际,一手接过了指挥审判军的重担,并将崩溃之局竭力维持在可控边缘。
  
      “是,”法琳娜恼火地跺了跺脚,“那群临时加入的新兵根本派不上用场,出去时还有二十多人,回来的只有一两个——就算再怎么疏于训练,也不可能是被逃民杀了。如果让我找到他们,一定叫这些叛徒好看!”
  
      “难免之事,”塔克叹了口气,“留下来的审判军还有多少人?”
  
      “五百六十四人,现在都守在圣城内墙关口,应该能制止内城居民的逃离。”
  
      加上没有被压在教堂废墟中的百来名神罚军,这也是教会所余下的最后精锐了……他心里清楚,光凭这点人已没可能挡住魔鬼的进攻,人类的覆灭已成定局。
  
      关于这个极为强大的敌人,他曾从梅恩冕下口中有过了解。教会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在末日之战到来时保全人类,使得延续之火不至于熄灭,因此才有了神罚军这样强大的武士。可仅仅是如此还不够,在这场大战降临前,教会必须一统四大王国,将全人类的力量整合起来才有希望获胜。
  
      既然如今希望已不复存在,大家还坚守在这座高原要塞中的意义是什么?
  
      接下来他能做的确实所剩无几,不过对于这五百多人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去东边吧,”塔克开口道,“无论是去永冬还是狼心,尽可能靠近海岸一点,我们可以在那里建设新圣城。”
  
      这样即使魔鬼攻入四大王国,你们也能从港口搭船逃向更远的地方——运气好的话,可以在人类覆灭之前,安然度过这一生。
  
      “离开赫尔梅斯?”法琳娜愣住了,“可是大人……我们走了的话,谁来抵御邪兽?”
  
      “如果邪兽从大豁口进入大陆腹地的话,那也是灰堡所犯下的罪行。教会的当务之急是保存力量,大教堂没了还可以重建,但信徒经不起损耗,等到邪兽在四大王国泛滥成灾,人们才会再次记起我们的力量。”
  
      邪兽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它们并非真正的敌人,致命的威胁来自于地狱深处,而你们对此无能为力。我最后能做的,便是尽可能让你们远离战场——为了保护人类,你们已经做得够多的了。
  
      法琳娜皱起绣眉道,“决心留在这里的都是愿与圣城共存亡的虔诚者,他们恐怕不会答应舍弃赫尔梅斯。”
  
      “你们所在的地方就是圣城,孩子。他们会答应的,只要你好好劝说。”塔克稍作停顿,“而且这也是代理教皇的命令——保存自身,延续教会,明白了吗?”
  
      能走多少是多少,逃民很快会将这些消息传播出去,到那时,灰堡之王恐怕又要蠢蠢欲动了。
  
      “我知道了,大人……不,冕下。”法琳娜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握拳在胸,弯腰行礼道。
  
      就在这时,灰蒙蒙的天空忽然多了一抹昏黄,他转过身去,只见云层中绽开了一条条缝隙,橙红的夕阳正缓缓露出身影,将道道霞光投向洁白的雪原。
  
      “这是……邪月结束了?”法琳娜露出一丝喜色。
  
      “嗯,大雪要不了多久就会融化,赶紧去告诉大家吧。现在开始做准备的话,两三周后就能启程。”
  
      “是,那我先告退了!”她点点头,向内城方向跑去。
  
      而此刻,宣告黄昏的祷钟声也从圣城里传来,九声钟鸣既有报时之意,也是教徒向神明闭目祷告的时刻。
  
      不过塔克.托尔并没有祈祷。
  
      因为神明已经听不到了。
  
      他脱下头上的冠冕,放在墙垛之上,接着爬上城墙,望向远处的落日余晖。
  
      想要让这些人彻底放弃赫尔梅斯,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不过塔克并不介意,因为如此一来,他也能和那些曾并肩作战的同伴待在一起了。
  
      这片黄昏不仅是教会的落日,也是全人类的日暮。
  
      他闭上眼睛,倾倒下身子。
  
      ……
  
      法琳娜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碰撞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滑入了山谷。
  
      她回过头去,只见城墙上已空无一人。
  
      .
  
      黄昏之钟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