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夜莺的小心思
    罗兰的心绪也随着这句话涌动起来,原本想责怪她不应该拿生命冒险,看着她轻松的笑容,话到了喉咙边又咽了下去,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好。
  
      最后他只好拍了拍她的后背,“下次不要这么莽撞了。”
  
      夜莺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脑袋,声音压得只有他能够听到,“我不像安娜,可以把那些图纸变成现实……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她稍稍停顿了小会儿,又接着说道,“不过请放心,守在……身边才是最重要的事,我不会轻易让自己置于险境的。”
  
      这份直白的话语让她脸颊稍微有些转红,尽管说到一半时忽然变得含糊不清,但罗兰仍听到了,那是个“你”字。
  
      说完后,大概是耗尽了所有勇气,夜莺从他怀中窜出,遁入了迷雾之中。
  
      很难想象,这个明显是状着胆子才说出这些话的女子能手持火枪与炸药,在遗迹中单枪匹马与恐怖的怪物展开一对一的对决。
  
      他心头不由得泛起一阵感慨。
  
      “今后的护卫工作,请继续由我来担任吧。”
  
      夜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提到这个,她的语气顿时变得沉稳了许多,而且不知为何,罗兰生出了一份久违的安心感。
  
      接下来是其他女巫的惯例拥抱。
  
      不过令他稍觉不适的是,塔其拉遗民望向他的眼神。
  
      与充斥着欢声笑语的联盟成员不同,她们靠岸后依然维持着基本秩序,在为首几人的带领下扛着一个个黑箱子穿过码头。但经过罗兰身边时,她们的目光几乎像钉在了他身上一样,里面夹杂着犹如实质般的灼热情感,那股渴望和跃跃欲试让他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
  
      罗兰倒是清楚原因,无非是帕莎等人已经将梦境世界的消息告诉给了雪山前线的神罚女巫,她们此行返回的目的除开捎带一些搜刮成果外,另一点便是将灵魂仪器运至大雪山中,完成占据吞噬蠕虫的转移工作。
  
      问题就在于,如果都是女性火辣辣的眼光倒也不会让他如此在意,可偏偏这些神罚女巫中,有大半都是男性外表——毕竟躯壳来源限制了她们的选择,附身在男性神罚武士上也是无奈之举,但对于罗兰而言感受则大不相同。
  
      哪怕明知道她们灵魂上仍然是女性之心,被一群高大壮硕的“男子”直视的话仍会本能地觉得排斥,若那眼神还带着难以抑制的欲望,其感受就更糟糕了。
  
      好不容易等到迎接结束,罗兰刚回到城堡,夜莺便再次晃着长腿,出现在他的办公桌上。
  
      “那些空壳子能进入梦境世界的事……是真的?”
  
      看来不止是塔其拉遗民,这个消息还传到了其他女巫耳中。
  
      “我最初也感到惊讶万分,”罗兰耸耸肩,“只要她们在光柱范围内中断意识,就会出现在梦境中——那道光柱与其说是与神明的连接,到不如说是一种传输通道。”
  
      夜莺抿了抿嘴,没有接话,眼睛却越来越亮,两只脚也搭在了他的膝盖上。显然在没有外人旁观的情况下,她的胆子要大得多。
  
      “不可以!”罗兰立刻否决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将自己转化成神罚女巫,然后进入梦境?我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和安娜不同,夜莺在行事上明显容易冲动,这一点他早就有所领教,因此察觉到对方的想法后,他第一时间喝止了她的念头。若是放着不管,她说不定真会这么做。
  
      “可是我……”
  
      “没什么可不可是的,”罗兰毫不犹豫道,“进入梦境并不等于融入了我的意识,也不意味着能永存于世,那只是一个仿制的古怪世界,还受到未知力量的侵蚀,说不定哪天就不存在了。而且就算我每天都入梦,也不过短短一个晚上,其他时候呢?你打算背负一具永远不会有感觉的躯壳而活着么?”
  
      夜莺低着脑袋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只是听到她们能去仅有你见过的地方,觉得太不公平。”
  
      罗兰被她忿忿不平的语气逗笑了,“她们付出的代价难以想象,毫无知觉的日子比无形的牢笼还要可怕,即使是梦境世界,也不过是稍作补偿而已,你用不着去羡慕她们。而且说好的「守在……身边才是最重要的事」呢?”他模仿对方的语气说道,“我可不愿意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神罚武士整天杵在身边。”
  
      夜莺顿时不好意思地撇过头去,“我、我知道啦!我又没说一定要附身到空壳子上,都是你自己说的。”
  
      罗兰笑了笑,“要来杯混沌饮料吗?”
  
      她立刻又把头转了回来,“要!”
  
      唔,还真好懂。
  
      他从抽屉里摸出一包香喷喷的鱼干摆在桌上,又打开一瓶天蓝色的新口味饮品,给夜莺满上了一杯,“这次谢谢你了,我听爱葛莎说,如果不是你重创了那只怪物,大家可能都会陷入危险之中。”
  
      夜莺将饮料一口喝下,长出了口气,又叼起一片鱼干,才揉了揉鼻子说道,“有什么好谢的,你也太见外了。”
  
      “这可不是见外,”罗兰摇摇头,“如果女巫联盟的探索部队全军覆没,对无冬城绝对是无可挽回的损失,所以你的功劳跟安娜同等重要,只是各有所长而已,明白了吗?”
  
      听到这番话后,夜莺抑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却又像是不想让他看穿自己的小心思一般,连忙用咀嚼鱼干的动作掩饰喜悦的神情,“呃……对了,你之前说梦境世界正在被未知力量侵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会遇到危险吗?”
  
      面对如此生硬的转移话题方式,罗兰心中暗笑,也不戳穿,顺着她的问题往下说道,“说来话长,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个世界最后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影响到现实中的我——只要不想入梦,光柱就不会出现。”
  
      至于未知力量,嘉西亚说武道家协会迟早会组织新加入者了解世界的真面目,不管她指的是什么,总得看过了才知道。
  
      比起侵蚀,罗兰更关心的是那本突然多出了新内容的奥数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