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八百三十二章 与王会面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八百三十二章 与王会面

  伴随着低沉的汽笛声,罗兰号平稳地停靠在码头边。大概是这艘船以大酋长名字命名的缘故,洛嘉走下栈桥时,发现码头上来来回回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向大船方向举起了右手。

  而船上的第一军士兵也以同样的姿势回复众人。

  那应该是一种特殊的礼节。

  只不过和她见过的礼节都不相同,两边似乎没有一方处于下位者的境地,无论是施礼还是受礼,双方都是等同的……这令她有些难以理解。如果双方地位一样,又何必要行礼?在她看来,跪拜礼也好,握拳礼也好,总有一方为受礼者,这样才能表达出敬仰与服从的意思。

  而且她还注意到,就连在码头旁玩耍的孩童都摆出了同样的姿势,并且把胸膛挺得老高。在这一过程中,没有一人的神情是卑微而不甘的,每个人的目光都充满了喜悦与活力。通过这样的礼节,他们似乎完成了一次难以言喻的沟通。

  “这是军礼,”灰烬主动开口道,“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以为是罗兰.温布顿强制要求领民如此,后来才发现并非像我想的那样。”

  洛嘉惊讶地挑了挑眉头,“跟这艘船叫罗兰号无关?”

  “没错,只要有搭载了第一军的船只靠岸时,他们就会自发地举手行礼,因为这代表着又一批远征境外的家人安全返回了。”

  “可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一家人,”三公主迟疑道。如果是家人迎接,不应该更加激动吗?而且士兵基本全是男性,而码头上的女子寥寥无几,难道他们每个人都恰好有个兄弟?

  安德莉亚耸肩道,“第一军的所有成员都来自无冬城,这意味着不仅大多数居民家中有人参军,邻居街坊中也有不少。这跟四处讨活的佣兵,以及强征来的民兵完全不一样,更像是一种充满荣誉的工作。他们庆贺别人家的孩子归来,也会有别人替他们庆贺自己的亲人平安抵达——这大概便是陛下所说的「人民军队」的含义。”

  全由领民构成的……军队么?

  狼女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跟着女巫一行人进入了无冬城。

  这座号称灰堡新王都的城市第一个给她的映像便是整齐,除开络绎不绝的行人外,无论是房子还是街道,都是呈直线排布,就连大路两旁的树木都是如此。这种紧凑的布置让她感到了一丝压抑,尽管看上去壮观无比,却没有了铁砂城那般自在。

  而且令她失望的是,无冬城里看不到多少积雪,连脚下的坚硬路面都是干燥的,只有在枝桠与屋顶上,才能瞧见些许残余的白雪。

  游历一座纯白色雪城的希望落空了。

  当然,此地也不是全无优点。

  洛嘉发现,街道旁的部分房子上方挂着巨大的牌匾,上面写着五花八门的标示,例如老猎户皮革、草纸屋、北坡宝石行等等……尽管许多横牌仍处于空白状态,但光是这些就已经令她目不暇接了。

  而且每个路口处竟然还竖立着指示牌,不仅标出了各条岔道究竟通往哪里,更是把对应的街道都标上了名字。

  例如她现在所走的,便是光辉大道。

  狼女很快意识到,这对于首次踏足无冬城的陌生人来说大有帮助。通过这些标识,她能很快记住城市的大致模样,知道哪里可以买卖货物,哪里可以投宿过夜,从而免去了求助于当地蛇头或老鼠的麻烦。

  同那些往返于极南境的旅行商人交谈中,她听得最多的便是初到一地的开拓故事——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总是充满了艰辛与挫折,暴露外来者身份的同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等于把自己放在了弱势的处境上。

  而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便极大方便了初来乍到者,哪怕是她,在看到路牌指示时,也感到了一股莫名的亲切,就好像城市在欢迎她的到来一般。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眼前这些繁华而忙碌的街巷也显得理所当然起来。

  可惜洛嘉并没有太多时间来欣赏这座异乡之城。

  灰烬很快将她带进了领主城堡,在大厅中等待了没多久,一名侍卫便带来了灰堡之王的回复,“跟我来吧,陛下同意见你了。”

  不知为何,洛嘉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她暗地里深吸了一口气,跟着亲卫登上三楼,随后独自走进一间通透明亮的书房中。

  摆放在落地窗边的红木桌后,靠坐着一名年轻得令人惊讶的男子,他穿着一袭素色长袍,灰发披肩,既没有佩戴冠冕,手指上也没有扳指或宝戒。把玩一支鹅毛笔的同时,他亦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

  这就是搅得极南境翻天覆地的大酋长?

  洛嘉一时难以把对方同自己预想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在她心中,一个学识广博、且具有不凡武学理念的人,应该是迈入不惑之年,额头上已出现皱纹,胡须扎出的小辫长及胸口,并拥有深邃目光的长者。就算北国人不喜欢把胡子扎成长辫,也不应该年轻到这个地步啊!

  她此刻才惊觉自己遗漏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仔细打听无冬城强大武者之余,忘了询问大酋长的情况。

  犹豫片刻后,三公主决定还是按照莫金人的规矩行礼。

  抖了抖耳朵,她双膝触地,缓缓趴伏下来——毕竟灰发是灰堡王室血脉象征的说法,洛嘉还是听说过的。

  “你就是狂焰氏族的神女,对吧?”对方并没有故意让她行礼太长时间,额头刚碰到地面,他便开了口,“起来吧,贤狼,欢迎来到无冬城。我是罗兰.温布顿,灰堡国王,当然也是你们的大酋长。”

  贤狼?洛嘉暗地里微微皱眉,这是什么叫法?狼还分贤不贤的?

  不过她很快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就当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我的名字是洛嘉.焚火,陛下。至于神女的称谓……既然到了这里,还是叫女巫比较合适。另外,我的父亲古尔兹.焚火托我代表狂焰氏族向您致敬,愿您的统治与绿洲一样长久。”

  但这一次她没有立刻得到回应。

  暗自疑惑之际,狼女悄悄抬起视线,却发现对方的目光停留在了她的长耳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