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四十二章 “鸡鸭骑士”
  普瑞斯.迪萨最近的日子过得很惬意。

  为麋鹿家族效力的那段经历仿佛是场梦境般,已变得越来越模糊,骑士的技巧和训练早就抛到脑后,肚子也日益发福起来。为此他把衣服都新购了一遍,换成了更宽松的布裤与丝绸短袍,既方便行动,又不失“贵族”的风范尽管他知道陛下的领地里已没了真正的贵族。

  当然,骑士的生涯也并不是一场真正的梦,客厅里那副擦得蹭亮的盔甲就是证明。奇怪的是,还是麋鹿骑士时,他怎么也看不惯这些甲胄,甚至想把它们统统贱卖给铁匠;倒是转头为陛下效力后,他却觉得这东西越发顺眼起来。待在家里的一大爱好,便是抱着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对着盔甲唠叨那些“英姿焕发”的征战往事。

  只是在这些故事中,普瑞斯决口不提莱恩公爵,就好像他一开始便是效忠于罗兰.温布顿,是个无可挑剔的大忠臣一般。

  进入市政厅后,他的事业可谓节节攀升,抓住无冬城人口迅速增加的机会,城北的鸡鸭养殖区域一扩再扩,如今已变成了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家禽工厂。没错,他觉得自己一手缔造的养殖场一点儿也不比那些生产机器的工厂要差上多少,自从陛下说出这个词后,他立刻就把牌匾挂到了大院门口。

  如今无冬城里这个厂那个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已经成了市政厅最流行的词汇,他自然也不能落后。

  毕竟光是雇工就高达百人,鸡鸭总数更是近万,每天吃的饲料和蚯蚓都需要好几个箩筐来装,这等规模放到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至于别人叫他鸡鸭骑士,他不仅不在意,反倒乐在其中。

  现在工作步入正轨,普瑞斯也清闲下来最初的那批学徒已学会分辨雄雌、如何给料、筛选鸡仔等等事宜,还能顺带培养新人,无需他亲力亲为。而饲养家禽最怕遇到的鸡瘟,又能被那位叫莉莉的女巫随手驱散,场子想做多大都没问题。他平日只用做做规划,统计下数据交给农业部长即可。

  事实上,和他一同被俘虏的骑士,除了个别死硬分子,大多数过得都挺不错。譬如他的上司塞尼.达利,原来的奔狼骑士,现在已成为了部长,算是混得最好的一个。

  拂晓晨光则升任为中级教师,薪酬和他相差无几,只是闲聊时菲林.西尔特似乎谈到自己已有了其他打算,不会一直担任教师。不知道这位曾经的明星骑士之后会去哪里就职,但想来总归不会太差。

  还有哈隆、瓦尔萨、喀山等等……要么继续做教师,要么开了店铺,而他在闲暇之余,也会和这些老熟人聚一聚,聊聊家常,或是谈论工作、期望下将来。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对陛下心服口服,譬如哈隆就十分不满被俘骑士不能参军的规定,聚会时总是一副郁郁不得志的神态。对此普瑞斯颇觉不以为然,谁都知道火枪威力惊人,换做是他,也不愿把这种东西交到曾经的败军之将手中。

  至于他自己,则把目光对准了一年一次的授勋典礼按照陛下对农业的重视程度,他觉得自己迟早会站在广场的高台上,接受众人羡慕而敬仰的目光。亲手接过国王陛下赐予的勋章不说,还有一百枚金龙的奖励,这可比参军有前途多了。

  哼着小曲来到市政厅,普瑞斯正打算和塞尼.达利打个招呼再去养殖场时,部长却叫住了他。

  “啊,你来得正好,陛下有事找你。”

  他脚步微微一滞,“什么事?”

  “亲卫没说,只让你来了先去一趟城堡。”

  “我知道了,”普瑞斯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心里却轻跳起来,农业动员大会刚过去不久,难道陛下想的和他一样,要把他当作授勋榜样来宣传?

  怀着期待的心思,他走进城堡,接着在侍卫的引导下,来到了三层的办公室前。

  “进来吧,”通报姓名后,门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等你好一会儿了。”

  “农业部官员,普瑞斯.迪萨向您致敬,”一进门,他便像骑士那般单膝跪地,握拳在胸道。只不过肚子上的肉略多了些,这个姿势远没有之前做得那么挺拔,跪下去的时候还差点把自己绊倒。

  “起来吧,”国王陛下端坐在长桌后,朝他笑了笑,“最近你的工作做得很好,连巴罗夫都赞不绝口,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我有一件新的任务想要交给你来做。”

  “您尽管吩咐,”普瑞斯站起身,毕恭毕敬地说道。

  “听好了……这件事是机密,即使是市政厅中也鲜有人知,”对方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而且它意义重大,关系到无冬城今后的发展方向,一旦你接受,在我允许之前,都不能将看到的、听到的透露给任何人。选你是因为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你最合适,但也不是非你不可。如果做得好,不用担心待遇问题,现在就给我个回答吧。”

  普瑞斯愣住了,他没料到陛下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但跟授勋无关,似乎还准备把他置于一件十分棘手的事件中。

  哦,别提什么重要性,什么优渥报酬……这些在他眼里就等同于麻烦,与王国机密牵扯到一起就更要命了。他下意识地想要推脱,话到了口中却猛得咽住等等,对方是谁?是无冬城领主,灰堡的君王啊!

  王想要臣子去做一件事时,需要商量吗?除非后者早有造反之意,找机会躲进封地里不出来,否则怎么都得接下这个命令,不然就等着承受国王的怒火吧。陛下没有直接下令,不过是照顾他的情绪而已,还能真容许他推辞不成?

  普瑞斯不禁吞了口口水,就算这位温布顿陛下特立独行,和其他领主大不相同,每句话都出自真心实意,但自己之前怎么说的?您尽管吩咐!

  刚信誓旦旦地表示完无事不可,转眼就直言不想做或做不到?换作他是国王,哪怕当场不发作,心里也会记住这个疙瘩,今后别说什么上升途径了,恐怕连普通的官员都做不成,更别提授勋典礼和那丰厚的奖赏了。

  普瑞斯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一个耳光。

  犹豫再三,他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回道,“臣愿意承担此重任。”

  他不能失去这个职位,骑士身份和封地都已不存在,如果连官职都丢掉,也不再让他负责养殖场,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此刻唯一让他感到安慰的,便是陛下的那句话了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你最合适……这至少,算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肯定吧?

  “很好,”罗兰露出笑容,偏头对身侧的空旷处低声说了些什么,随后望向他,“那么现在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哪儿?”普瑞斯在惴惴不安中下意识问道。

  “第三边陲城,”国王挑眉道,“你有听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