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同时送到的情报

第八百四十四章 同时送到的情报

  让农业部来饲养橡胶虫并不是罗兰的一时兴起,作为一个和石油不相上下的重要产业,自然是由自己来掌握比较好。如果不是担心这些虫子具有潜在威胁,他都不想把饲养场设在第三边陲城里。

  至于落难领主的说法,则是同巴罗夫、伊蒂丝等人讨论过后的结果——比起统治人类的女巫帝国,女领主与覆灭城邦一说更容易被人接受。如今知道神意之战和塔其拉真相的人仅限于市政厅高层,以及部分第一军中坚,这对于宣传即将到来的战争十分不利,但和盘托出又容易引起恐慌,因此经过修饰再一点点透露出去,给众人一些心理上的缓冲空间,算是个不错的折中选择。

  为了保证统一战线的稳定,他甚至想将女巫帝国的黑历史永远埋藏下去。倘若人类能在神意之战中获胜,等到考古学家重新发掘到这段失落记录时,人们应该也不会再为历史中的这个特殊时期而纠结了。

  把麋鹿骑士丢在虫洞里,让他自个去研究后,罗兰被帕莎请到了地下大殿中央。

  「她们回来了,陛下。」

  “谁?”面对这无头无尾的一句话,罗兰不禁挑了挑眉。

  帕莎没有回答,而是抬起触须,故作神秘地指向大殿一侧的幽深通道。

  他偏头望去,只见黑漆漆的通道中隐约有一抹白影在晃动,不一会儿,两只体形巨大的吞噬蠕虫从洞穴中钻了出来,扭动着身躯来到他面前,张开了布满勾齿的血盆大口。

  “陛下,您还记得我们吗?”

  其中一只发出欢快的声音。

  罗兰微微一怔,“茉莉……和莱拉?”

  他当然不会这么快忘记两人的名字,那日离别时的景象依然记忆犹新。坦然地说出不后悔之后,登上了前往大雪山的水泥船。现在从她们的语气声中,依然能感受到那股不变的决心。

  “是,您果然记得!”

  “注意礼貌!”另一只用尾巴挤了下伙伴,“就算身体不同了,也别忘了我们是塔其拉的……”

  “蠕虫?”茉莉故意道。

  “女巫!”莱拉嚷了起来。

  「她们也是刚刚才抵达无冬城,因为在休眠之前非常想要见您一面,我只好让她们先在大殿一旁等候,希望没有惊扰到您。」帕莎垂下主须,「塔其拉再次感谢您的帮助。」

  “不会,我也一直在等待转化成功的好消息,”罗兰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只是……为什么要休眠?”

  “因为蠕虫载体的消耗太大了,陛下。”莱拉正色道,“平时的挖掘、运送工作芙兰一人就能做,没必要同时维持三只载体存在。来这儿之前,就算是芙兰也得经常处于休眠状态。”

  明明在转化前,她和茉莉一样都有着较为活泼的性子,现在却感觉成熟了许多,仿佛灵魂转移的瞬间,亦让她真正成长起来。

  和菲丽丝等人相处久了,罗兰才知晓,并非每一个塔其拉女巫都度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一开始她们既缺乏载体,又没有神罚武士躯壳,要么选择和三席之一的埃莉诺融为一体,要么转移至灵魂容器,进入没有知觉的长眠。

  可以说,完整经历了数百年时光的女巫屈指可数,等到坠星城建立教会,为她们提供躯壳时,已是后来的事了……菲丽丝更换过两次身躯,保持在清醒状态下的时间也不过一百五十年左右,还得除去最初那段茫然和不知所措的适应期,而这样就已经算是遗民中的“年长者”了。

  茉莉和莱拉则算是最为年轻的一批,抛开熟悉操控躯壳的时间外,平常基本都处于沉睡状态,实际年龄和心理年龄相差并不遥远,有这样的蜕变,不得不让罗兰心生感慨。

  而且最为难得的是,她们在成为吞噬蠕虫后,也依然保持着人类时的那股劲头,光这一点就超过了许多人。

  现在看来,联合会能成为一统大陆的强大势力,并非没有缘由——除开能力,她们还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

  “三只蠕虫载体并不算多,如果要将绝境山脉打造成一道防御屏障的话,”罗兰望向帕莎,“让她们都醒着吧,新的工程不久就会启动,无冬城也有许多地方需要改建。不用担心食物问题,市政厅会全力提供的。”

  “真的?”茉莉兴奋道。

  没有人喜欢一直长眠,特别是对于塔其拉女巫来说——她们已经睡得太久了。

  “只要不是顿顿吃肉的话。”他摊手,“按照芙兰的吃法,也就是一百来人的饭量罢了。”

  「既然您有计划,那她们就交给您了。」帕莎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微笑着回答道。

  ……

  见过茉莉和莱拉后,罗兰的心情莫名轻松了许多,他回到城堡,第一军方面也送来了新消息。

  雪山爆破作业十分成功,暗河涌入大海的通道已被彻底炸塌,上涨的水面在吞没遗迹后预计会继续向西流动。除开一个继续留守雪山、观望水流改道情况的火枪营外,其余士兵都会在近日内返回无冬城。

  这倒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当塔其拉女巫搜刮完地底遗迹、拿到吞噬蠕虫后,探索行动便到了尾声。

  如此一来,整个西境就暂时没有后顾之忧了。

  不过当他拆开另一封信件时,不由得轻轻咦了一声。

  这封信来自北地,却不是通过飞行信使送达,而是驻防部队让康德公爵派人专程送来的,因此内容十分详实,足足有四页纸之多。信中详细描述了赫尔梅斯圣城里发生的变故,以及通天塔倒塌的消息。部队指挥鹰面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进攻机会,考虑到圣城四周围有厚实的城墙和巨型投石机,他希望陛下能调派一到两个火炮班组增援北地,并愿意为陛下拿下开春后的第一场胜利。

  读完后罗兰仍有些不敢相信,那个由联合会坠星城一手打造的教会,就这样崩溃了?

  这到底是对手放出的诱敌信息,还是确有其事?

  毕竟教会还拥有一定数量的神罚军,将第一军拖入巷战泥潭也算最后的挣扎方式。他原本打算让神罚女巫参与这场战斗,正好能弥补第一军近距离火力不足的缺点;同时新武器迫击炮也会投入使用,进一步压缩敌人的藏身空间——可以说,罗兰虽然把征战目标定为统一全国,但实际上在意的只有教会。

  然而圣城内部如今已有了分崩析离的迹象?

  就在他打算召相关人员过来商量一番时,身后的落地窗户传来了轻敲声。

  回过头,夜莺已经隔着玻璃直接将鸟儿拉进了屋内。

  从一脸茫然的信使脚上摘下密信,摊开碾平,罗兰只扫了一眼便忍不住站起身来。

  “他怎么敢?”

  纸条上仅仅写着一句话。

  「晨曦之主安佩因预谋扰乱灰堡东境,圣城局势不稳,奥托.洛西已遭到监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