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派别之争
  “奥托.洛西是灰堡的盟友,他不应该得到如此下场,何况这一次是扰乱东境,下一次呢?说不定就是越过边界,大举入侵我们了!”布莱恩大声说道,“陛下,请下令吧!无论敌人有多远,第一军都会替您粉碎他们!”

  “大举入侵?”巴罗夫挑了挑眉头,“如果晨曦的军队能堂而皇之地进入灰堡境内,还要你们做什么?”

  “总管大人,我只是举例说——”

  “不存在的例子毫无说服力,”巴罗夫打断道,“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的事情,为何要如此大动干戈?别忘了陛下今年的首要目标,你难道觉得一个辉光城贵族家的长子,比陛下的大典还要重要么!”

  布莱恩一时语塞。

  “好了……都休息下吧,”罗兰拍拍手,“先吃点东西,等下再接着谈。”

  随着拍手声,门口的侍从立刻推着一列小车走进会客厅,于是众官员吃点心的吃点心,上厕所的上厕所,紧张激烈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这样的场景在三天长会里已出现了多次,自打收到北地驻军以及潜伏者希尔.福克斯的情报后,罗兰便把相关官员都召集到了城堡,以商讨接下来的对策。

  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他手下的官僚们已隐隐有了派别之分。以巴罗夫为首的市政厅一派趋向于保守作风,他们更希望把精力放在王国内、甚至是西境上,一步步扩充人口和实力,直至完成灰堡政权的统一。对晨曦之主安佩因.摩亚此举展开报复是迟早的事,但不是现在。

  而布莱恩代表的第一军,以及参谋部成员则倾向于激进派,只是其紧密程度完全比不上市政厅。前者大概是受到他训练军队时所鼓吹的御敌于境外,先敌发现、先敌摧毁等“新理念”的影响,坚持立采取行动,给晨曦王室一个教训,并救出遭受迫害的奥托.洛西;后者很大程度上仅是为了奖励和封赏,才和第一军站在了同一阵线上——毕竟不爆发战争的话,他们也没有发挥的余地。

  加之参谋部中一部分人来自长歌要塞,对无冬城方方面面的了解远比不上市政厅,摆论据讲道理时常被驳得千疮百孔,声音就更显微弱了。

  正因为如此,布莱恩好几次发言都被巴罗夫轻而易举地顶了回去。比起口才来,两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会议开到现在,能在一群大臣面前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就很不错了。毕竟火枪营长年纪不大,曾经又是边陲镇普通村民中的一份子,见识和经验都存在欠缺,这点从雪山防御战的报告里也能看出来。

  只有罗兰不开口,从目前情况来看,激进派基本是被保守势力吊起来打。不得不说,三年时间里,巴罗夫的成长程度比他预期的还要出色,或许老总管在曾经的财务大臣手下已得到了充分的磨炼,所缺乏的仅仅是一个机会而已。

  唯一让罗兰意外的是,会议开了三天,伊蒂丝却始终没有发表过看法,而是一直保持了沉默。

  如果说大厅中还有能和巴罗夫一较高下的,也只有这位北地珍珠了。

  为了不让两人互相扯后腿,徒增内斗损耗,罗兰正式在市政厅中新设了一个部门,称为防卫部,专门负责对外军事事宜,顺带也把参谋部纳入进来,使其成为了一个下辖组织。防卫部主外,安全局主内,基本就把灰堡的暴力机器框架给确定下来。

  当然部长还是由罗兰兼任——在此之前,伊蒂丝只是作为巴罗夫的助手,待在市政厅学习处理事务而已,尽管表现优异,但现在才算是真正加入。刚入门就担任部长,先不说升得太快以后赏无可赏,也容易给那些新人们留下一个“我上我也行”的错误印象。

  如今毕竟已不是以前那个人手捉襟见肘,随便什么人,只要稍微有点才干,就能担任主要官员的时候了。

  所以伊蒂丝目前算是一名防卫部的办事员,和参谋一样,同归罗兰管理。

  罗兰知道这个看似从头来过的安排绝对不会打击到对方的信心,像北地珍珠那样的人,应该能猜出他的想法——虽说离开了总管办公室,却也没有了晋升的阻碍。因此像现在这样正适合她发挥的场合,不应该任由巴罗夫压制全场才对。

  这着实有些反常。

  他朝伊蒂丝的座位望了眼,发现后者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慢慢品尝着杯中的混沌饮料,似乎巴罗夫的逼人气势与她毫不相干一般。

  果然是奇怪的女人。

  罗兰耸耸肩,对一旁的书卷伸手道,“把今天的纪要给我看看。”

  “好的,”书卷放下鹅毛笔,递过来一个硬皮本,“都在里面了。”

  经过三天的讨论,对于情报里的内容,大家也基本有了一致的结论。

  寄出密信的希尔.福克斯依照惯例,将三件事情按重要程度做了先后排布,也就是说扰乱东境最值得警惕,奥托被监禁一事则没那么重要。由此可见,洛西家的长子在短时间内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安佩因.摩亚刚登基不久,仍需要辉光城三大家族的扶持。

  即使晨曦之主想找人取而代之,这个过程也不会太快,众人认为至少需要一到两年时间,奥托很可能会吃不少苦头,活下来倒不难。

  其次,圣城局势不稳的消息与北地驻军的报告互为应证,基本可以确定为事实。只不过连辉光城方面都有了反应,或许意味着摩亚王室已打起了教会的主意。两边本身就有仇不说,谁都知道赫尔梅斯上储存着教会数百年积攒下来的财富,若能趁机吃掉,无疑是个极具诱惑的选择。

  最后,扰乱东境应该是指暗中挑拨和给予叛乱者支持,除此之外,邻国能做到的极为有限——没有人认为安佩因会率军进入灰堡领地,那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此事毕竟发生在灰堡境内,规模再小的叛乱都会给王国带来损失,因此希尔将这条消息放在第一重要的位置上,倒也在情理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