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五十八章 叠加的膜
  “你就是罗兰,对吧?”正当罗兰望着「侵蚀」凝思苦想时,岚忽然开口道。

  “啊……是我,”他这才从凝重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脑海中忽然闪过嘉西亚的话……等等,对方不会是想找自己放鸽子的麻烦吧。

  “我听嘉西亚提到过你好几次了,”她并没有望向罗兰,后者也没法看到她的表情,“她说你是少有的,没有被欲望干扰自我的独立觉醒者,这对一般人来说十分难得,你愿意加入协会,她感到很高兴。”

  “呃……是么?”罗兰硬着头皮回道。

  对方口中的独立应该和野生一个意思,不过他记得自己答应加入的那晚,嘉西亚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让他填写申请,哪来的很高兴一说?

  “虽然我很讨厌不守时的人,但这是大多数人的通病,毕竟你们无法感受到时间的变迁,听不到它在滴答作响——所以对于一些特殊的人来说,并不是无法忍受的缺点。”

  莫名奇妙的,罗兰觉得首席弟子说这些话时,竟略带着一丝感慨。

  “可有一点你要知道,特殊的人尽管不多,但在庞大的基数下也不算少,若不珍惜自己的特殊之处,并将其发挥到极致,那么迟早都会被淘汰。”

  这是在告诫自己要全心全意为协会效力,而不要像其他野生觉醒者那样惹是生非么?罗兰在心里皱了皱眉头,他实在不喜欢这种说教式的警告。以前或许不介意,但他成为灰堡之王后,心境已变得不同起来。

  “看完了就下去吧,”岚此刻才回过身来,不紧不慢地说道,“好好听我之后说的话,它或许会对你有帮助。下一位——!”

  罗兰撇撇嘴,并没有把这段简短的交谈放在心上。

  如今一团巨大的迷惑正笼罩着他。

  至于武道家协会是否能击败侵蚀,挽救世界,这种事情他根本不在意。

  回到座位后,他依然眉头紧蹙。

  「神明」到底在想些什么?

  根据地底文明的研究资料,红月是转化魔力的关键,也是梦境存在的基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于隐藏在幕后的主使,背景板一般的存在,就算想要吞并梦境世界,也完全没必要展现出自身原本的模样吧?

  女巫能看到红月的真身,是因为那边为现实世界,但这边却是根据他和洁萝的记忆虚构出来的领域,这岂不是等于脑后插管的人看到了世界背后运行的电路讯号了么?

  还是说,此前的推测都是错误的,有什么信息的理解出现了偏差,导致自己猜错了方向?

  “怎么样,现在你信了吧?”嘉西亚瞟了他一眼,“那绝对不是现实中能存在的东西。”

  “我本来就没有怀疑你,”罗兰摇摇头,将心中的杂念暂时压下,“倒是你的师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啊。”

  “师傅怎么了?”她微微一愣。

  “和我说了一大堆话,什么特殊之人啦,什么协会十分看好啦,”罗兰随口揶揄道,“对了……她还说你对我同意加入协会这件事感到非常高兴,真的有吗?我可一点都没看出来。”

  说到这儿他特意望向曾经的三王女,想看看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到底是矢口否认,还是慌忙掩饰?不管是什么,应该都会十分有趣。

  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却是一副“你果然是个笨蛋”的模样。

  “你在说什么啊?”嘉西亚翻了个白眼,“你站台上的时候,师傅根本没开口啊……你当我是瞎子吗?”

  罗兰不由得一愣。

  “这个距离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比较远,但我可是武道家,你在台上有几根胡须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想骗我?你还太嫩了。”她不屑道。

  没有……说话?

  就在他还想追问两句时,岚已重新合上玻璃箱,拍了拍手,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演讲台上来——这一次,大厅里的议论声小了许多。

  “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平直的,而是在一张膜上,这一点有些人能理解,而有一些人不理解,但没有关系,只要听我说就好。”她转过身,令背后的屏幕显示出所讲述的内容,“这张膜具有曲率,通俗得来讲,它呈现出弧形——在某些地方,这种变化会更加明显。如果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其他世界,那么将会有一种可能,两个世界在其中一点相交汇,而这样的交汇,就是侵蚀。”

  “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可也只有该推测能解释我们所看到的异象——自从侵蚀被发现以来,各国对它的研究就没有中止过,然而遗憾的是,那边的世界有着完全不同的规则,任何探测手段都宣告无效,甚至连这边的物质在越过边界后都没法保持稳定。你们也看到了,那截铁棍就是证明。”

  “这和堕魔者又有什么关系?”有人问道。

  “当然有,他们所获得的力量,便来自于另一道膜——这也是堕魔者不惧凡武的原因。交叠的膜使得两个世界暂时连通起来,我不清楚这会对那边的世界造成何种影响,但对我们来说,规则依然起效:能量从高处往低处扩散,并造就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现象。”岚提高了音量,“确切的说,不光是堕魔者,任何一名觉醒之人,都和这股能量有关。”

  “你说……什么?”

  “我的力量只属于我,跟什么狗屁膜没有任何关系!”

  “武道家协会难道认为我们和堕魔者没有区别吗?”

  大厅顿时炸开了锅。

  这次岚没有出言制止,一直到众人自觉安静,她才接着说道,“当然有区别,我们能够控制它,而堕魔者不行。但也不得不承认,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堕魔者很像——特别是在抵御凡武这一点上。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既然将自然之力练到收发自如后,便可免疫任何伤害,为什么武道家却没有主宰整个世界?”

  “这……”现场响起了细细低语。

  “因为侵蚀不会一直存在,”岚直截了当道,“随着曲率变化,交叠的膜会渐渐分开,直到下一次重逢——这个周期可长可短,短的朝至夕离,长的可以按亿万年记。而我们遇到的侵蚀大概在两千年左右,而重叠时间仅不到百年。一旦断离,自然之力便会消失得无隐无踪,所以固然有觉醒者成为了旷世霸主,一统天下,两千余年的间隔也足够让他缔造的帝国化为乌有。”

  “千年百年,就连寻常历史都说不清楚,请问你怎么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尽管仍有人提出质疑,但态度已经收敛了许多。

  “我不知道,”首席弟子坦然道,“这只是一个假想,两千年前甚至没有科学的观察方式和记录手段,想要验证它,也只有等到两千年后了。但大家不要忘了,历史上总是充满了惊人的巧合,只要将各个地域的传记、史书对比,就会发现那一段时期诞生了众多英雄史诗和传奇,而再往前,则是神话涌现的年代——而且大多数神话都和末日与救世相关,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正是侵蚀造就了这一切?”

  台下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提问道,“就算那些史诗英雄都是自然之力的觉醒者,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按你的说法,即便什么都不做,侵蚀也会自己结束,那贵协会宣传的对抗侵蚀又是怎么回事?”

  “别忘了除开我们外,还有堕魔者,”岚平静地回道,“这便是我开头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邪恶的力量,能量只是按照规则扩散开来;它没有恶意,但不代表被影响者没有。我们正出于叠加初期,这样的漏洞会不断增加和扩大,堕魔者也会越来越多。能对他们造成伤害的,也只有使用同一种力量的武道家——这是一场生存竞争,只有一方能活下来。如果我们不能击败堕魔者,不单是正常的觉醒者,人类世界亦会被他们彻底毁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