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宣告
  乔治默默数了数,对方一共十人,并没有高于王室正常的排场——其中六人很明显是侍卫,穿着便于活动的短袍和皮裤,进入大厅后便四散开来,分别占据了几个角落。

  领主手下有女性侍卫并不奇怪,他的府邸里就养着两个,倒不指望她们有多厉害,而是用来改善口味,特别是在野外打猎之时——每当褪下那身诱惑大于防护的皮甲,把对方按在泥地里的一刻,总能让他兴致盎然。

  但把她们带到这样正式的场合来就很奇怪了。

  女性在力量上与男子有着无法逾越的差距,这是生下来便决定的,因此那些杰出的侍卫与骑士,基本都是男性。没人会在找乐子以外的时间,还带着这些花瓶侍从。

  何况这几人的容貌看起来简直……难以直视。

  不是乔治挑剔,而是赤水城里稍微有点档次的勾栏,都不会把这样的女人放进去。

  五官难看也就罢了,连皮肤都格外粗糙,年纪看上去足有三四十岁,风吹日晒留下的皱纹和黑斑几乎从额头一直蔓延倒下巴。虽说身材经过长时间的锻炼,显得还算匀称,但只要看到她们的正脸,便会令人丧失全部兴趣。

  难道罗兰.温布顿爱好这一口?

  然而当他将目光移向新王身边手挽着的女子时,又立刻否决了自己的猜测。

  那是一位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无可挑剔的年轻女性,其湖蓝色的眼睛宛若透彻的宝石,目光接触到就令人难以移开视线,他毫不怀疑那是自己见过最漂亮的双眸。

  此人的出现使大厅中出现了短暂的宁静,即使是北地珍珠伊蒂丝.康德也没有造成过这样的效果。若不是她和新王走得太近,恐怕大多数贵族已经一窝蜂涌过去了。

  而最后两人则带着面纱,似乎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模样。

  这样的打扮不是说不合礼节,只是在宴会上十分少见——如果不愿让人看到,大可选择不出席便是,如此装束反而更引人注意。

  “要来一杯吗?”此刻盖伊端着两杯葡萄酒走了过来。

  “谢谢,”他接过酒杯,跟随对方走到大厅一角,“有什么新发现么?”

  “罗兰身边的那名女子……有些古怪,”三河伯爵低声道,“你不觉得,她长得太出众了点吗?”

  “你也注意到了?”乔治摸了摸胸口的神罚之石,不动声色道,“我猜……她大概是女巫吧。”

  “我也这么认为,如果是哪个大世家中的女子,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听说过。”

  罗兰大肆招揽女巫的事情并不算秘闻,从王都到赤水,都流传过类似的消息。一开始还只是老鼠们在传播,后来等到王都易主、教堂被拔除后,消息便愈演愈烈,已经和直截了当的宣传没什么两样。迫害女巫之类的事情也渐渐平息下来,谁也不想因为这事惹恼了风头正劲的新王,但也没有几个贵族把“招募”一词当回事。

  在他们看来,女巫的作用就和女性侍卫一样,平时放在身边观赏,有需要时还可以随意享用——毕竟女巫的外貌有目共睹,哪怕是教会和提费科严厉搜查的时候,都有人忍不住铤而走险。

  只是把女巫带到宴会上来,这就令人难以理解了。

  到底是一路的胜利让新王再无顾虑,在私生活方面任由性子施为,还是他真把那名女子当成了……

  第二个念头刚刚浮出,便被乔治抛之脑后。

  女巫无法生育,光这一点就不可能成为正妻,带着女巫出席宴会应该只是对方的一时兴起罢了。

  不过这样也好,等到罗兰落入他的手中,这无疑又是一条极好的“罪证”。

  说轻点是枉顾礼节,视贵族传统如无物,说重点就是侮辱其他贵族所携带的女眷了。当然,此份指责对王室成员影响甚微,但对那名女巫而言,则是不可饶恕的重罪。至于怎么处理,自然由他说了算。

  三河伯爵显然也看出了他的想法,咧嘴笑道,“你可不能一个人独享。”

  “忘谁也不能忘了你,老朋友,”乔治举杯道,“我一定会先让你尽兴的。”

  两人相视片刻,忍不住大笑起来。

  宴会进行得很顺利,和新王碰过杯后便是自由活动时间,贵族们按照爵位和性别一群群聚在一起,男人谈论最近的狩猎、收成和艳遇,女人则交流着哪家的丝绸最柔滑,哪个地方的珠宝最华贵。

  乔治.纳瑞身边也围拢了不少贵族,至少声势看起来一点儿不比赤水城领主弱,而往日的一些墙头草亦有部分向他这边靠拢,显然是听到了新王准备对封地动手的传言,这令他心中的把握又增长了不少,连带着先前那份莫名的不安都冲淡了几分。

  没错,时间站在他这一边。

  罗兰.温布顿终究是个外来者,想要做出任何改变都得付出成倍的精力,而盘石家族已经在此延续百余载,其天时地利皆更为雄厚,而对方的轻敌和狂妄又加剧了这一点——他甚至觉得,现在光凭他与三河伯爵带来的侍从,加上利维坦一干人,就能直接拿下新王。

  不过思索片刻后乔治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湖畔山庄四面通透,不利于据守,万一转移时出现意外容易前功尽弃,还是等对方进入城堡再下手更加妥当。

  只要再等两天,这位年轻的王便是笼中之鸟了。

  “各位请静一静,”就在这时,德尔塔伯爵忽然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大厅中央,“罗兰.温布顿陛下有件事情想要跟大家说。”

  这是打算致落幕辞么?乔治不以为意地将一块嫩腰肋放入嘴中,看来宴会总算要结束了。

  “首先我得感谢伯爵安排的这场丰盛晚宴,也很高兴看到这么多人能应邀出席,”罗兰环顾大厅一周,面带微笑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赤水城周边的大小贵族差不多都已到齐了吧?”

  看到对方的笑容,乔治心中顿时一凛,又来了……那不带笑意的微笑,明明嘴角上扬,却毫无感情可言……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除了两位身体不适的,其余受邀者都到了,陛下,”德尔塔点点头。

  “很好,趁着这个机会,我就跟各位直说了吧,”罗兰背着双手,不紧不慢地说道,“从今天开始,赤水城……以及周边各块领地都将归于灰堡国王——也就是我所有,并且今后也不会再分封出去。换句话说……”他顿了顿,“在场的各位,你们不再是世袭传承的贵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