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六十五章 人心
  什——么?

  乔治眨了眨眼,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望向身边的三河伯爵,发现对方也是一脸茫然——有那么片刻,所有贵族的神情都跟盖伊相似,原本该是爆炸性的消息,大厅里却没人响应。

  这……不是计划中的事啊!

  难道德尔塔伯爵已经被罗兰.温布顿提前说服了?

  他将目光移到赤水城领主身上,得到的答案却是否——伯爵的反应并不比他们镇定多少,同样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新王。显然,他布置这场晚宴,将众人邀请过来时,并不知道新王会有此举。

  对于德尔塔来说,湖畔山庄之行只是一次按惯例举办的宴会而已。

  而其他人,同样也是按惯例出席了这场宴会。

  这仅仅是罗兰单方面的行动!

  他……疯了吗?

  “我想你们许多人已经知道,分封制度严重阻碍了人员的流动、分化,从而制约了生产力的发展。考虑到灰堡……乃至全人类都将陷入一场大危机之中,我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回收所有土地和权力,让灰堡人能以同一意志行事。”

  人员分化?生产力?大危机?乔治咽了口唾沫,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谁会知道这些东西啊!

  然而新王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的想法,旁若无人的接着说道,“就目前来看,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而且是必要的。灰堡西境和北境都是成功的例子,分封贵族的消失并没有使当地丧失秩序,反而变得更加井井有条,统一的政令、规划与调配令生产力从家庭传承式的小作坊生产,逐渐向大工厂生产转变,同时也诞生了大量财富,那些积极参与其中的人们都收益颇丰,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成果我想你们都看得到。”

  “我说这些不是想把贵族这一群体连根拔除,而是想告诉你们,没了封地和爵位不等于一无所有。在新制度下,你们反而能得到更多机会——就好比一个蛋糕,如果它只有巴掌这么大,就算全部吞下也仅仅只能果腹。但若能将其变成桌子大小,哪怕只吃一个角,也可以撑得心满意足。既然变革对双方都有好处,那么全面推广亦不算是件难以理解的事了……对于此事,你们不少人其实早已知晓,对吧?”

  确实有不少贵族都清楚你的来意,但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急性,乔治脑中思绪急转。最初的惊讶过去后,他渐渐冷静下来,并意外地发现这件计划之外的变故并不算坏事,反而对他十分有利!

  这么多贵族在场,几乎不可能达成一致意见,反倒令矛盾提前激发了出来,这还省了他拿下城堡后造势的功夫。毕竟比起说服赤水城领主再行事,此举太过直接,甚至容易把那些原本会倒向德尔塔伯爵的人也推到他这边来。

  果然,贵族们回过神来后,已经有人开口道,“陛下……西北两境具体的情况我并不太了解,能否让我考虑几天再给您答复?”

  “是啊,这种事情太过重大,我还有好几房亲戚,一个人做不了主啊。”

  “陛下,您能保证我们每个人都能得到更多财富吗?”

  “万一变革失败,我们没有封地,不就等于原本的蛋糕都失去了么?”

  “您的政策绝对是英明之举,但……我不是做生意的料啊,陛下!”

  没错,就是这样,乔治心中暗暗窃喜,质疑者越多,就越能体现他的深谋远虑,而新王若不能一锤定音,只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只见罗兰仍维持着最初的表情,等待众人七嘴八舌一番后,才抬起手,压下了嘈杂的议论声,“你们似乎弄错了一点,我说得那些并不是建议,而是国王的命令——你们当它是货柜上的商品,在这儿讨价还价吗?”他语气中的平和之意淡去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冰冷的寒意,“我甚至不需要你们的应诺,哪些人会站在时代的马车上,随我一同前行,而哪些又会成为阻挡车轮的顽石,被碾成粉末,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您……是怎么知道的?”德尔塔伯爵讶异道。

  罗兰脸上的那抹笑容更盛了,“因为我能看穿人心啊。”

  “您说什、什么?”

  “面对超出理解范围的东西,怀疑是正常的反应,”罗兰转身向伊蒂丝示意,“既然如此,我就示范给你们看好了。”

  北地珍珠点点头,朝贵族们笑道,“陛下的能力很容易证明,只要你们接下来复述我说过的话,立刻就会明白,观心术之下绝无谎言可以躲藏——温布顿一脉之所以能成为灰堡的统治者,正是因为掌握了这样的能力。不过有句话我得先说在前面,如果你们不复述的话,那就只能当做被碾碎的石头看待了。”

  闹剧,这简直是一场闹剧!乔治.纳瑞在心中嗤之以鼻,哪有什么观心之术,若是女巫来说这话还更有可信度一点。不过他怀中还戴着神罚之石,根本不惧怕会受到邪魔力量的蛊惑。

  虽然很想号召大家抵制这场闹剧,但他发现人群中鲜少有贵族表示反对,从众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倒不是有多少人相信了这个说法,而是抱着一种试试也无妨的心态等待伊蒂丝开口。也不知道他们是想看新王的笑话,还是不愿在此彻底得罪对方。

  伊蒂丝扬起嘴角,“请各位听好了,第一句是——我完全赞成罗兰陛下的新政策,愿意积极主动地配合无冬城派遣的官员行事。”

  贵族们不以为意地跟着照念了一遍,有几个还忍不住轻笑出声,显然觉得此举颇为滑稽。

  “没有一个人说的是真话,”罗兰很快给出了答案,“虽说有些遗憾,不过倒也正常,换作是我,估计也没那么容易信服一个常年待在灰堡边境地区的王。请继续。”

  等等……有些不对劲,乔治皱起了眉头,真会有王坦然接受这一点吗?他自己是盘石岭的领主,哪怕明知道不是每一个领民都打心底服从他,但仍不希望亲耳听到对方这么说。这种时候不应该感到尴尬和恼怒么?为什么罗兰.温布顿会如此泰然自若?

  “第二句——我虽然不明白陛下想要做什么,可分封权也不是什么非要不可的东西,只要那些扩大财富的机会确实存在,我愿意一试。”伊蒂丝点了点嘴唇,神采飞扬道,“来,请各位一定要一字一句地说清楚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