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东线攻势
  “那就是金穗城?”铁斧转动瞭望镜,打量着远处一座灰褐相见的城池。

  “按地图上所示,应该就是它了,毕竟三湾河只有一条,不大可能弄错方向。”副官熊掌回道。他和铁斧一样,都是边陲镇猎户出身,算是最早一批为领主效力之人。

  “有点奇怪……”他皱起眉头。

  “奇怪在哪?”

  “金穗城是东境的主要城市,也是灰堡的一大贸易中心,旧王都、雄鹰城、金穗城,三者构成了王国繁华的中部地区,连我在极南境时都听过它的名号。”铁斧解释道,“但这几天走下来,你不觉得我们遇到的商船少得可怜吗?”

  “这我可不清楚,”熊掌耸耸肩,“大概是之前的海盗袭击让商人们吓破了胆,再也不敢来这里做买卖了吧。”

  “袭击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不管当时劫掠有多严重,也都应该恢复了才是。”

  视野中的城墙丑陋而臃肿,褐色的墙体似乎被特意加宽过,或许是缺乏石材,新建的外墙由红泥糊成,里面还掺杂了不少碎石和木料,颇有些像是边陲镇早期的毛石墙。除此之外,城墙表面还覆盖了一层亮闪闪的东西,由于距离较远,铁斧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新老城墙堆叠在一起,使其墙顶的宽度扩大了两倍有余,只是这样的改造并不是很彻底,有些部位依旧是原先的模样,远远望去便显得粗糙不平、坑坑洼洼,完全不像是一座以富饶著称的城市。

  “管他呢,只要拿下它就好,”熊掌从怀里摸出一颗火灯笼果丢进嘴里,“即便不是金穗城,而是银穗城、铁穗城又如何,陛下的命令是扫平整个东境,没错吧?那么很简单嘛,看到一座打一座就是。”

  铁斧无奈地摇摇头,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思考时间很少超过三息,遇到目标最常做的事就是举着标枪直扑过去。在别的猎户还在埋设陷阱,并放出猎狗追踪猎物时,他已经扛着狩猎成果回来了。相传即使是森林中最可怕的黑熊,也不愿意过多招惹他,其称号熊掌便是因此得来。

  倘若他肯多动下脑子,现在也不至于仍是一名副官,就连凡纳那家伙,都已是火炮营的总指挥了。

  “不过战斗过程并不是重点,重点的是该如何善后,”只是熊掌接下来的话让铁斧稍稍感到有些意外,“如果我们把东境搅得一团糟,市政厅肯定会找我们的麻烦,可若不大动干戈,那帮官员连站住脚都困难。陛下有交代过要如何行事吗?”

  “没有,他只吩咐我看情况处理。”

  “那可就头疼啰。当然,你是老大,这事自然得交给你来考虑,我照着办就行。”熊掌咧嘴道。

  铁斧不由得来了兴趣,“哦?头疼在哪里?”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考我啊,”熊掌扶住额头,“当然是头疼如何处理那些贵族啊。东境坚持到现在都没有等来转机,陛下的力量反而越来越强大,他们内部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声音。到时候打下城池,大部分人都会投降,然后麻烦就来了。没有夜莺大人,你要怎么分辨他们?”

  “继续,”铁斧点点头,看来对方也不是完全不动脑筋。

  “喂,你不会真没考虑吧,”熊掌瞪大了眼睛,“东线军人数本身就不多,能留守下来的队伍十分有限,顶多看管个内城,但这里却是提费科的大本营!那帮贵族投降后愿意全力配合我们还好说,万一他们心怀歹意,时刻想着夺权呢?哪怕只有一小撮这样的人,也能让东境不得安宁——等军队一走,市政厅形同虚设都是小事,严重点的话,市政厅派来的官员们恐怕都很难活下来。投毒、暗杀、收买……这些手段不是火枪能防得住的。”

  “那你觉得该如何?”铁斧好奇道。

  “老大,这可是你的事情,”熊掌翻了个白眼,将口中嚼烂的果籽吐进翻滚的河水里。

  “假设下而已,比如现在你是东线军的总指挥,随便说说就好。”

  “唔……”对方冥思苦想了好一会,才长叹一口气,“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吧,如果夜莺大人来不了的话,就只能靠时间来分辨了。或者多收买些老鼠,做好预防,再按无冬城的方法,弄个什么警察队伍来维持秩序,尽可能少用投降贵族的人手,拖到战争结束再说。”

  “果然……”铁斧低声道。

  “什么?”

  “不,没什么,”他收好瞭望镜,“这里没你的事了,去通知其他船上的人,做好登陆准备,我们快靠近郊外码头了。”

  “明白!”一提到战事,熊掌立刻来了精神,“在河上漂了这么久,总算能干上一场了!”

  望着副官兴冲冲离开的背影,铁斧吐出口气,俯身趴在指挥室的舷窗前,心中若有所思。

  他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了大军开拨前日,伊蒂丝找他谈话时的情景。

  约见的地点在伊芙琳开设的酒馆包间中,那儿实在不像是一个谈正事的地方,铁斧原以为对方打算以防卫部官员的身份,预祝此次行动胜利,顺便熟络下同军队的感情,却没料到包间里只有北地珍珠一人,而所说之事也足够惊世骇俗。

  两人谈话的内容,恰好便是熊掌所唠叨的“头疼之事”。

  对方说的每一句话,他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觉得,陛下为什么会让你来负责东线军?”伊蒂丝的开场白就令他颇感意外。

  “我只服从命令,而不会去问为什么。”

  “但命令不会把每件细节都交代清楚,特别是在一些不太方便提的事上更是如此,”北地珍珠一边抿着混沌饮料,一边有条不紊地说道,“你心中的答案是因为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人能负责,但实际真是这样吗?东境那伙人的实力是什么水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任何一支五、六百人的正规军都能摧枯拉朽地击溃他们,换句话说,营长级别的指挥者就足以应付东线战事。相反西线要对付赫尔梅斯圣城,不仅情况复杂,潜在危险也大得多。如果不是特殊的理由,让你协助陛下指挥西线军,将东线军交给其他人才是合适的做法。”

  “……”当时铁斧没有回答,但心里已隐隐认同了伊蒂丝的说法。

  “至于这个特殊理由,其实也很简单,那便是你对贵族的态度。”对方接着说道,“你身为莫金沙民,并不会对灰堡贵族抱有莫名的畏惧与容忍,而收复东境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处理叛乱贵族。”

  之后她的分析和熊掌所说的那些话大致相同,只是要细致许多——细致到铁斧不由得相信,单靠普通的方法,根本不可能让东境重归稳定。

  陛下需要人口和资源,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耗费在一群渣滓上。

  唯一的问题在于……“陛下并没有这么交代过。”

  “当然不会,陛下毕竟是仁慈之主,所以有些事只能我们来做,”伊蒂丝缓缓说道,“但他也并非全无暗示——此次行动市政厅一共派出了二百六十五人与军队同行,他们都是陛下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管理者,用于接管那些亟待收复的土地。而东线军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二还要多,理由你应该能明白。”

  铁斧还记得,那一刹那犹如一道闪电在他心头划过。

  “不要让陛下失望。”伊蒂丝最后说道。

  “大人,第一军登陆准备工作已完成,船队随时可以靠岸!”忽然,手下的汇报打断了他的思绪。

  铁斧深吸一口气,沉声下令道,“上岸扎营,预备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