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七十九章 背叛的理由
  为什么多特.索美会提到这件事?

  当时银光城中确实爆发过一场严重的暴动,接二连三的矿难导致数百名旷工死亡,而雇主只愿意赔偿自由民损失,对那些低价雇来的流民阶层视而不见的态度激发了死难者家属的愤怒。不愿等死的流民从矿区蜂拥而出,一路烧杀劫掠,最后靠王都骑士团的镇压才恢复秩序。

  父母当天久去不归,直到姐弟两被人送至老葛兰家,夜莺才从对方口中听闻了父母的死因。

  但子爵话里的意思,似乎并不是这样一回事?

  她没料到一个过去了十多年的意外,还存在着颠覆的可能。倘若真如对方所说的那样,此次要调查的,便不再仅是海德与索美家族的关系了。

  夜莺悄无声息地退出房间,穿过层层楼板,来到地下室底层,随后启动了随身携带的聆听符印。

  本来只是为了让罗兰随时唤回她而准备的东西,却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派上用场。

  “确实很可疑,”符印那端的罗兰听完讲述后回道,“所以你要在府邸里待上更长的时间?”

  “是,我想等到晚上,找海德亲口问问……他或许知道些什么。”夜莺犹豫了下,“抱歉,陛下,我……”

  “没什么好道歉的,”罗兰很快打断了她,“等你调查完前,我都会在营地里等你的。放心,这儿安全得很,只要我不出去,就不算违反约定。倒是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别太冲动了,不管情况如何,每隔两个时辰向我报告一次。”

  夜莺心底涌起了一股暖流,她沉默了小会儿才轻声应道,“是,我明白了。”

  ……

  一直到天窗外的月光消失,夜莺才离开地窖,朝着海德所在的房间走去——在此之前,她已确认了弟弟所在的位置。月亮西沉意味着时间接近午夜三时,大多数人都已陷入梦乡,即使是守夜的侍卫,也难免瞌睡连连,因此亦是最适合她行动的时刻。

  海德的卧室位于府邸一层,靠近后花园边,一般来说只有仆佣和不太重要的客人才会安置在此处,这已经从侧面证实了那两名侍卫的话——多特子爵并没有把葛兰家的继承者太当作一回事,同时也让夜莺意识到,儿时索美家的友善恐怕是伪装出来的。

  不过对方轻视的态度倒让她轻松了很多,整个大厅到走道都没有一人把守,如此一来即便发生什么意外,她也有足够的时间脱身。

  进入卧室后,夜莺直截了当地将弟弟从被子里拽了出来,当他从梦中惊醒,还未完全回过神来之际,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惊叫、求救、哭泣都会死,明白吗?”她站在海德背后低声道。

  后者慌忙点了点头。

  “很好,现在转过身来,看看我是谁?”

  海德很快照办,不过当他借着暗淡的月光看清来者的面目时,眼睛猛地瞪大了!如果不是脖子上的那把匕首,他几乎就要尖叫出声来。

  但他最后好不容易还是忍住了。

  确认对方的情绪有所稳定后,夜莺慢慢收回了匕首。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海德抑制着颤抖的嗓音说道,“你不应该早就死了吗?”

  当听到他开口的瞬间,过去被尘封的记忆顿时涌上心头,那一刹那,夜莺仿佛又回到了老葛兰家中,被亲弟弟背叛的痛苦和远亲的压榨驱使令她痛不欲生,连意识都有些恍惚起来。

  就是眼前这人,将她最脆弱的一面亲手撕开,暴露在不好安心的外人面前。

  “为什么这么说?”她生生咬了口舌头,令铁锈味冲散了脑海中的杂念。

  “因为、因为……”海德咽了口唾沫,“提费科将王都和周边城市翻找了几遍,并宣称所有女巫都已被他处决了。不、不过,薇罗妮卡,我是说,姐姐……我并不是希望你死,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也十分震惊,并想着如果你不擅自离开,兴许就不会有事了。”

  薇罗妮卡……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只不过相隔多年,她已不再如之前那么容易轻信信对方。

  如琴弦般抖动的魔力已经告诉了她答案——后半句全是谎言。

  “你是怎么和多特.索美子爵走到一起的?”

  “呃,这……”他微微一滞,“老葛兰死后,家族里就经常争吵不断,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等我继承爵位时,府里几乎已没有什么积蓄可言了。就在这时候,子爵大人找上了门,而我也别无选择。”【说谎】

  “他强迫你并入索美家?”

  “是,他说如果我不答应就要除掉我……”【说谎】

  “那你现在在为他做什么?”夜莺不动声色道,“救济贫民吗?”

  “不,”海德咬牙道,“他只是利用我做幌子,实际上是在贩卖梦境水!那些替他运货的老鼠就混在人群中,我也是最近才发现他的诡计!”

  前半句魔力没有反应,然而后半句依旧是谎言。

  夜莺却发现自己并未气恼,甚至还颇有些轻松……是了,就是这种感觉,这才是正常交谈时应有的状态。谎言不断、真假参半……人心总时变化多端,哪怕血脉相连,也无法听到对方真正的心声。自从能力觉醒后,她早已习惯于这样的情况,无论是面对谎言毫不改色,还是从层层唬骗中剥离真相。

  反倒是罗兰那种很少能察觉魔力跳动的交谈,才令她一时半会难以适应。

  此刻,那个潜伏于黑暗之中,让中部地区贵族战栗的幽影杀手又回来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听到这句话,海德忽然扑倒在地,哀声恳求道,“姐,求你帮帮我!”

  “帮你?”

  他向前爬了两步,“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但我是你的亲弟弟啊!子爵大人根本没有把我当贵族看待,你也看到了,他居然把仆人的房子拿来给我用,修复这座府邸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继续留在这里,他早晚有一天会对我下手的!”

  “所以你希望我带你走?”

  “走?那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海德惊慌地摇了摇头,随后恨声道,“老葛兰是你杀的吧?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能力,但你可以轻易地进入这里,也一定能进到他的卧室中。姐姐,杀了他!只要他一死,我就有机会成为真正的索美贵族!然后、然后你再把其他继承者一个个都干掉,这块领地……还有索美家的全部产业,就都归我们所有了!”

  夜莺盯着他的双眼,许久都没有回答,直到海德再次不安地低下头去,她才开口道,“在那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是、是……”弟弟连忙应道。

  “当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夜莺一字一句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