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八十一章 一百个回答
  金色的夕阳一点点坠入山林间,为周边云层染上了一抹金色的轮廓。天空如同分层一般,由蓝转白,再从白转红,最后化作余晖洒向大地,令茂密的草地也变得红灿灿起来。

  在葛兰家领地的尽头有一处隆起的土坡,站在上面可以同时看到居住的房子、农田和连接着山谷的树林。夜莺小时候便喜欢骑在父亲肩头登上矮坡,那样她就能把整个家尽收眼底。因此当双亲伤痕累累的遗体被送回,仆人问她想把他们葬在何处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土坡之上。

  那时候的她尽管悲伤欲绝,但对家人突然离去一事仍有些不愿相信,心里只想着若父母还能再度睁开眼睛,无论自己和弟弟待在家中的哪个地方,他们都能第一时间看到。

  如今重新来到双亲的墓碑前,夜莺却有了截然不同的心情。

  石碑上的灰尘并不多,显然这里仍有人打扫,她俯下身,将怀中的一叠白纸整齐叠放到两碑之前。

  那是索美子爵的审判书。

  面对无可辩驳的证据,子爵的心防很快便土崩瓦解,在罗兰承诺罪不及未成年的孩子后,他不仅承认了自己贩卖梦境水的事实,还将吞并葛兰家一事的前因后果全部交代出来。

  原来那道分隔两个家族领地的山谷下真的藏着宝藏,只不过它并非宝石矿脉,而是一座疑似金矿。

  发现它的人正是索美家的农夫。

  由于地势不同,对于葛兰家算是山谷的沟壑,在索美领地里却逐渐与地表齐平,农夫也会常去下游打水、洗澡。直到有天一名幸运儿从流淌下来的山泉里发现了一颗金砂,并召来其他人的翻找、哄抢后,才引起了多特.索美的注意。

  之后他立刻封锁了这个消息,并派人沿着山谷寻找金砂的源头。

  然而手下的回报让他大失所望。

  搜寻者的确在上游发现了更多的金砂,似乎是雨水的侵蚀令谷壁不断坍塌,才让游离的粗金落入水中,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金矿很有可能位于葛兰家一侧,这使得勘探行动不得不终止下来。

  因为银光城的特殊地位,附近贵族所允许拥有的骑士、簇拥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限制,想要明抢是不可能的,而索美子爵又实在不愿意放弃这块巨大的宝藏,只好将算盘打到了葛兰子爵的头上。

  他的突破口便是老葛兰——葛兰家的远房亲戚。

  计划很简单,却冷酷无情。他利用老葛兰既无头衔、也无封地的软肋,诱惑对方与自己合作,并承诺只要划一块地给他,葛兰家即可换一个主人。后者显然没能抵挡住一跃成为真正贵族的诱惑,答应了他的阴谋。

  于是多特买通老鼠,趁着难民暴动的机会害死了葛兰夫妇,而老葛兰则及时收留了未成年的海德和夜莺,开始代为管理领地。只要等到海德成年,逼迫他将封地与爵位悉数让出不过是轻而易举——失去了庇护的继承人跟笼中鸟没有多少区别,即使其他贵族怀疑起来,也只会认为是老葛兰太过贪婪而已。

  到了这一步可谓已成定局,然而夜莺的觉醒使得这个计划出现了破绽——她在成年之日杀掉老葛兰后消失得无隐无踪,而后者直到咽气的那一刻,也没能等到他梦寐以求的爵位。

  多特.索美不得已更改了方案——他可以拉拢老葛兰一个,却没办法令葛兰家每一个人都倒向他,毕竟能当作筹码的爵位只有一个,他必须用在刀刃上。

  讽刺的是,他最后找上的是海德。

  当时夜莺听到这里时只觉得分外可笑——原本就该属于海德的东西,却被当成了交易的筹码,而后者还天真地以为对方会帮助自己,未作太多犹豫便答应了杀亲之人的提议。

  靠着子爵的支持,海德从一群争权夺利的亲戚中脱颖而出,最终保住了爵位,成为了葛兰一脉的正式继承人。随后他按照约定,并入了索美家。倒不是他信守承诺,而是内斗过后的家族产业已濒临崩溃,领民也流失了十之八九,除了投靠之外,他已没有其余路可走。

  经过十年的漫长谋划,子爵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甚至连开矿需要的巨额本金,他也通过走私梦境水一点点积攒到位。只要等到探明矿脉位置,索美一家即能获得延续数百年的财富。

  然而罗兰的出现打破了他的美梦。

  为了一座疑似金矿,谋杀同阶贵族,令数个家庭破散……前后近二十多人死亡的恶毒诡计,换来的却是一条套在脖子上的绞索。

  至始至终,他也没能见到金矿一眼。

  夜莺取出火镰,点燃了审判书。

  她曾听罗兰说,有一种古老的悼念方式,便是将纸扎成想要传递之物的模样,然后用火烧掉,便能令逝去之人收到这份物品。因为火能通灵,带有特殊意志的烟火有一定几率穿过生死两界的大门,特别是在两个世界最为接近的黄昏之际。

  夜莺希望通过这样的仪式,将凶手伏诛的消息告知给父母的灵魂。尽管罗兰后面还补充道他其实不怎么相信生死两界的存在,不过她并不在意。

  因为此举与其说是在解慰双亲,更多的倒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等到她走下土坡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罗兰正在不远处等她,直到见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无处可依的心才陡然落了地。

  “这样真的好吗?让那家伙毫发无伤的离开,”罗兰撇撇嘴,“我可是很早就想教训他一顿了。”

  “哦?以什么样的身份?”夜莺挑眉道。

  “呃……”他咳嗽了两声,“当然是以国王的身份。”

  夜莺笑着摇了摇头,“他的事已经了结,与我不再有关系了。你若真想的话,大可派人把他找出来再揍一次啊。”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吧,”罗兰摊手道。

  “嗯,对了……”夜莺忽然停下脚步,单膝跪下,像第一次宣誓效忠时那般抚胸行礼道,“陛下,今后也能允许我一直待在你身边,为你效力吗?”

  “为什么突然提这个,”罗兰愣了愣,“不是早说过了么?”

  “但我想听你再说一次,”夜莺坚持道。

  罗兰无奈地耸了下肩,回身走到她身旁,摸着她的头道,“那你听好了——嗯,可以啊可以啊可以啊可以啊……一百个回答都是可以,满意了吗?”

  魔力之弦没有丝毫颤动,宛如陷入夜幕中的大地般宁静而柔和。

  能遇到他真是太好了。

  夜莺扬起嘴角,展颜一笑道,“如您所愿,陛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