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八十六章 武器与艺术
  援军?他到底有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什么啊?唐恩抽了抽嘴角,就算来了援军,过不去也没有用啊!还是说,他指的援军是能够直接踏平赫尔梅斯,从圣城废墟上越过去的主力部队?可那样的话,没个十几天根本无法做好攻城准备吧?

  不过看到对方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谈下去的神情,唐恩也识相地闭上了嘴。

  云中梯的一侧入口就在离寒风岭不远处的山壁上,从一个不起眼的岩洞中钻入,再次看到天际的一刻,便已然身在半空之中。空气潮湿时,这条路会被一片片云雾覆盖,穿行起来如同登天,其名字也因此而得来。

  但只要天气良好,这条路还是十分可靠的。为了劝阻第一军,他故意夸大了云中梯的危险程度,事实上由于个别商人非常看重它的避税功能,在塌陷部位还用木板和楔子做了加强,供人通行的风险并不算高。

  半天时间里,他便带着钉子等人来回走了三次——在群山之壁上穿行避免了崎岖的山路和圣城的层层设卡,同时缩短了距离,因此只要轻装上阵的话,效率反而比大道更高。

  唐恩注意到,钉子一直拿着个小本子涂涂写写,像是在记录着什么,只是上面的内容除了大陆惯用的文字外,还夹杂着许多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字符。这让他心里惊讶不已,一个战士居然会读写不说,还拥有着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知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

  要知道为了学习算账和记录货物进出,他专门找了家商会,以一枚金龙的代价才掌握了买卖的基本操作。如果钉子会识文断字,又何必干这打打杀杀的活?尽管罗兰.温布顿的军队强大无比,可战争总要死人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是下一个。

  然而他从两人的交谈中发现,识字和手绘地图似乎并不算什么“高等技巧”,仿佛第一军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点似的。

  这些人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唐恩愈发觉得无法理解起来。

  回到营地,天色已近黄昏,但大帐周围却热闹非凡。战士们三三两两聚成一团,兴奋地议论着什么,而目光都集中在了营地中央的篝火处。

  “看来是援军到了,”钉子咧开嘴角。

  “我猜也是,”桑叔笑道,“不知这次又会有哪几位熟人过来?”

  “闪电小姐和麦茜小姐肯定在里面,”班长脚步都加快了几分,“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什、什么……小姐?

  他们等待的援军——是女的?

  唐恩不由地紧跟两人,找到一处空地后向人群中眺望——而下一刻,他忽然有种要晕过去的感觉。

  见鬼,这算什么援军!?

  那分明是几个小鬼!

  特别是那个头发都快拖到地上的家伙,看她圆鼓鼓的脸颊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是只有十岁他都相信!

  其他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胳膊腿还不及一拳大小,放到战场上恐怕连剑都拿不动,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简直是荒唐至极——咦?他忽然愣了愣,心中又不确定起来。

  一个原因便是这些女孩的容貌,都远远超过了寻常女子。一个两个还不觉得,但一群人站在一起,立刻让他想到了女巫这个特殊群体。

  当然,女巫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如果她们真强如地狱魔鬼,早就该把教会和人类王国碾成齑粉了。作为一名见多识广的商人,唐恩知道只要佩戴神罚之石,一个骑士可以轻松杀死数名女巫——没有了能力,她们也不比普通人强壮多少。

  不过加上另一个人就很难说了。

  唐恩屏住呼吸,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另一位青发女子身上。

  他见过对方……在永夜城的庆典上。尽管她的模样不是人群中最出众的,但却是最吸引人的一位——只要见过她一次,就永远不会忘记这位具有奇特气质的女性。

  伊蒂丝.康德,永夜城公爵之女,绰号北地珍珠。

  她在交际时可以如花一般绚烂,也可以在战斗时手握长剑斩下对手的头颅。据传她的剑术和她的五官一样出众,不过最让人忌惮的,还是她的行事手段。出乎意料、不拘一格,而且防不胜防……敢因为她是女子就轻视她的人,无一不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关于北地珍珠的传闻,永夜城的居民可以连着说上几天几夜。

  看来康德公爵是彻底倒向新王一边了,否则他绝对不会让心爱的女儿在没有侍卫保护的情况下独身跑到军营里来。而且从那位副营长颇为尊敬的态度来看,伊蒂丝即使离开了北境,也无愧于珍珠之名。

  要知道,对方所率领的军队,可是连教会都能击溃的。

  有了女巫和伊蒂丝.康德,加上一群杀神,他们说不定还真能给晨曦大军造成极大的麻烦。

  除开“援军”之外,还有一样东西引起了唐恩的好奇。

  只见篝火旁边摆放着一个造型古怪的铁质支架,其轮廓呈左右对称状,乍看起来有点像一幅扁担。它的两端各连着一个框体,每个方框中装着三排头大尾尖的金属圆筒,一时竟看不出是用什么材质铸成的。

  明明只是个金属物件,却让他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反复打量了片刻,唐恩才注意到不安来自何处。

  那便是九个足有一人长的圆筒,外形几乎完全一模一样。从圆滚滚的头部开始,一直到收束的尾巴,都展现出了一条柔滑的曲线!

  这个细节令他手心不禁泌出了汗珠,要知道金属最为坚韧,想要把它折成固定的模样,就必须反复灼烧,千锤百炼。但据他接触过的铁匠都认为,能将一件铁器打得方方正正、表面平整,就已经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了。

  把一块五尺长的铁片敲成均匀的弧形?这是何等高超的技巧?

  然后再以同样的手法制出九个这样的玩意?

  换永夜城任何一个匠人来,都会嗤笑他的无知。

  如果它们全是精湛的艺术品,那也就罢了。

  但灰黑色的外表和杂物一般的堆叠方式,便表明了它们并非昂贵轻巧的工艺制品。

  出现在军营中,而且是随“援军”而来,很有可能是一种特殊的武器。

  而偏偏就应该是皮实耐用的武器,却展现出了一种不亚于艺术品的美感,这种强烈的冲突让他感到了难以言喻的震撼。

  唐恩咽了口唾沫,他发现自己或许不能再称作见多识广了。

  对于这群人而言,战争恐怕已变成了另一种东西。

  一个他无法想象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