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八十八章 从天而降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插销向上弹起,重达五个夜莺的航弹在重力作用下滑出支架,借着惯性朝人群飞去。

  脱离“东风号”后,航弹立刻恢复了重量,但速度丝毫未减,这个变化瞬间赋予了它极大的动能。弹体与空气的摩擦令其发出一种奇特的啸音,像是哨子,又如山风穿过岩洞一般,地面上的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来,注视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到了这个时候,大多数晨曦贵族反而松了一口气。

  比起麦茜恐怖而巨大的身躯,两枚航弹显得不值一提——尽管从那个高度扔下来,砸到头上必然会尸骨无存,但死的也就是三四个倒霉蛋罢了。

  为了从濒临瓦解的教会中分到一杯羹,此次远征响应者无数。大到公爵守护,小到新晋骑士,全都积极地备好马匹,招募随从,一路跟随晨曦之主浩浩荡荡地向西面挺进,因此队伍也是前所未有的庞大。

  一万多人的大军,别说死上三四个,就算死上三四十又如何?

  倒是外形惊悚的恐兽更令人惧怕,一旦扑入人群中撕咬践踏,造成的伤亡少说也得上百,更别提那些无知的农奴被下破胆后疯狂逃窜引起的损失了。只要巨兽不落地,他们就并不太担心。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心存忌惮,不敢公然与晨曦大军对抗的缘故。毕竟这玩意很可能是女巫搞的鬼,而他们身上除了都佩有神罚之石外,还准备了不少对付女巫的工具——既然劫掠的目标是教会,这方面的手段自然必不可少。

  不少骑士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长弓,收起神石箭矢,笑着打赌这两块黑石头会落到哪个家族的队伍中。

  没有疏散、没有卧倒,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两枚航弹如同离弦之箭,以一道近乎直线的轨迹,迎头撞入了缓缓移动的大军里。

  “溪流”中央顿时掀起了两团猩红的烈焰!

  航弹落点处的人畜直接化为灰烬,受热膨胀的气流形成了爆炸风,犹如一道波纹向四面八方绽放开来。加速到这个程度的热风和钢墙没什么区别,撞上的人几乎立刻粉身碎骨,断肢和内脏被抛得到处都是。

  冲击波衰减得很快,在百步之后便不再有撕裂躯体的能力,但对于一枚航弹来说,其杀伤力远不止如此。

  和王都之战不同,晨曦与旧圣城接壤的区域是一块宽敞的平原,无论冲击波还是破片,都不会有任何遮挡。而毫无防备意识、挺身站立着的高密度人群简直成了破片最好的靶子——弹体内的千百颗铁珠连同破碎的外壳一起,以数倍于声音的速度贯穿了人群,一颗铁珠往往能连续穿透十来人才停下,更别提能量巨大的钢制壳体了。

  航弹的威力几乎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从高空中看,腾起的黑烟像是一道高墙,将涌动的“溪流”生生遏止下来。

  然而还未等晨曦贵族从天雷般的打击中回过神来,闪电已经爬升至最高点,开始了第二轮俯冲。

  “东风号,再出击!”

  麦茜紧跟其后,收拢翅膀,沿着闪电开辟的轨迹一路下坠,并发出高亢的长啸——

  “嗷嗷嗷嗷嗷嗷——————!”

  八枚航弹分别装载在左右两个支架中,按滑轨依次落下,既可以连续轰炸四次,也可以一口气丢到同一个目标上。为了达到最佳震慑效果,闪电打算俯冲四次,尽可能将炸弹仍在还未散开的溪流中后段。

  不过当第三轮航弹投下时,晨曦大军就已经崩溃了。

  对还活着的人来说,那并不是爆炸,而是天降神罚。被天雷击中过的地方皆是一片焦土、尸横遍野,无论是不着片甲的农奴,还是身披重铠的骑士,在地狱般的烈焰面前没有任何区别。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攻击还会持续多久,震耳欲聋的爆炸和重伤者的惨叫无一不折磨着众人的神经。

  而最令他们无法接受的是,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打击,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下一次黑石头不会落到自己附近。在空中盘旋俯冲的巨兽根本不会靠近箭矢的攻击范围,一群人除了被动挨打外,几乎束手无策。

  这样的战斗完全超乎了他们的常识。

  贵族是为了劫掠财富而来,倘若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那要钱还有什么用?就算能搜刮到一大箱金龙,侍从死光后也没办法运回去啊。

  两相衡量之下,结论已不言而喻。

  当严令农奴不得逃离战场的骑士自个掉头策马时,队伍很快失去了约束。“溪流”再次流动起来,不过这回的方向已截然不同。先是一批两批,随后是一群两群,已经进入城内的分散贵族失去了源头,而后面较为规整的列队则成为了一滩散沙。

  可对于晨曦大军而言,噩梦才刚刚开始。

  早已藏身于大道一旁田野里的第一军等到敌人蜂拥而至时,冷静地扣下了扳机。

  这是一次如教科书般标准的侧击。

  众贵族只想尽快离开这块危险的地方,全然忽略了侧翼的侦查与防备。北地驻军五个班沿道路一字排开,朝溃散的人群倾斜火力——重机枪也好,转轮步枪也罢,全部无须考虑命中问题,在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内,只用尽快打光枪膛里的子弹即可。

  半人高的麦秆成了伏击者最好的掩护,趁着天还未亮之际,鹰面便已率人潜伏至此。希尔维强大的洞察能力确保了对侦骑的完全隐蔽,对方几乎如瞎子一般,但自身的一举一动却清晰地暴露在第一军眼中。

  可谓从侦查层面上,两者便已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直到第一声枪声响起,晨曦贵族才惊觉稻田中竟还埋伏着一支敌军!若是行军时遇到突袭,他们或许还会仗着人多势众发起反击,但到了此刻,逃命已成了最重要的事——被子弹击中还是逃出升天全凭运气,人人只恨自己少长了两条腿,慌不择路地埋头逃窜,贵族更是驱使坐骑在人群里横冲直撞,全然不顾领民的死活。

  宽阔的大道眨眼间变成了一条死亡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