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八百九十二章 被感谢的人
  要么是教会在掩饰什么,要么就是修女在撒谎。

  后者的话,伊莎贝拉实在想不到她们有什么必要捏造命令,毕竟被遗弃是事实,从这伙人萎靡的面色来看,只怕再拖上半个月,修道院就会变成一处死地。

  如果是前者,教会将所有正职人员召回赫尔梅斯,却又未对云中梯、旧圣城有任何防卫,那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她将心中的猜测暂时压下,望向带头者,“你叫什么名字?”

  “回冕下,我叫秋。”

  “你们就没想过逃离这里吗?”

  “什……么?”修女愣了愣。

  “这座大院虽然墙高门厚,但也不至于无法翻越。一个半月的时间足够你们搭出一座木梯来,或者将柴火堆积于大门下,直接烧毁门扇、熔断铁索,都是可行的方法。”伊莎贝拉奇怪道,“你们既然能想到派出一名代表汇报情况,为何不选择一同出去?这里连粮食供给都中断了,就算没有晨曦军队,再待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秋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喃喃开口道,“可是……离开了这里,我们又能去哪儿?”

  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低下头来。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修道院……”

  “我也是。”

  “尽管吃不饱,但每天至少还能吃到点东西,外面并没有好多少。”其中也有孤儿的声音。

  “去向别人讨要的话,又变成以前的模样了。”

  “书上说,我们不应该把乞讨当成理所当然之事。”

  “我不想……再像过去那样生活了。”

  原来如此,望着一脸迷惘的众人,伊莎贝拉心中顿时有所了然。她们并不全是因为教会的命令而死守此地,而是生活习性让她们很难再有其他选择。这算是个好坏参半的消息,修女处置起来还好说,心向圣城者杀了便是,倘若这些孤儿都成了教会的死忠信徒,那陛下就该头痛了。

  “另外我还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她吸了口气,沉声问道,“为什么要称我为教皇冕下?”

  “这……”秋露出胆怯的神色,踌躇了一会儿方说道,“梅恩冕下如今已驾崩,三大主教又相续辞世,赫尔梅斯也没发布新的任免令,根据自动补替原则,您便是最接近神殿的人了。”

  “伊莎贝拉冕下,求您救救我们!”

  “别把我们丢在这里,我们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请带我们去赫尔梅斯吧!”

  修女们再次哀求起来。

  看来她们叫自己为冕下的原因并非有所预谋,而是希望能重新得到圣城的关注,伊莎贝拉心想。虽说补替原则不适用于教会高层,但落水之人又怎么会计较这些细节,只要有一线生机,便会死死抓住,哪怕是根稻草也不会放开。

  想到这里,她脑中很快浮出了一个构想,“我此次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都听好了!”

  所有人立刻屏住了呼吸。

  “教会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教会了,”伊莎贝拉高声道,“梅恩并不是真正的教皇,他不仅背叛了奥伯莱恩大人,还窃取了教皇的宝座!事实上,奥伯莱恩大人想要传位者另有他人!”

  这话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顿时哗然。

  “那人便是他的首位纯洁者,洁萝。”她不知道陛下会对这番话生出何种想法,但既然开了头,她便决定做到最好,“灰堡也不是教会的敌人,为了对抗真正的强敌,奥伯莱恩大人甚至希望能与灰堡结盟。”

  “您指的是……邪兽吗?”有人忍不住问道。

  “比邪兽更加可怕,”伊莎贝拉摇摇头,“这些都记载在教会圣典中,只有极少数人能看到。梅恩不甘心让纯洁者夺走权力,暗中发动叛乱陷害了欲担任大使前往灰堡的洁萝,寒风岭之战由此爆发。幸运的是,梅恩的诡计没能得逞,我在这场战斗中活了下来,叛乱主使者却于一个多月内悉数死去。毋庸置疑,这是神明的惩罚。”

  “所以并没有什么决一死战,也没有独守修道院至最后一刻——”她顿了顿,“你们现在安全了。”

  无论是修女还是孤儿,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那……神官一事的惩罚……”

  “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没资格称作神官,我恕你们无罪。”

  大院中安静了片刻,随后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太好了,冕下仁慈!”

  “伊莎贝拉冕下万岁!”

  “教皇万岁!”

  伊莎贝拉向下压了压手,令大家稍稍平静下来,“我已说过,教皇并不是我,补替原则也不适用于教权的交接,我只是教皇冕下的代行者,就和以前一样。”

  “那您也代表着赫尔梅斯教会!”秋激动道。

  “所以我有任务要交给你们,”伊莎贝拉不可置否道,“当然,在你们填饱肚子后。”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众人又齐刷刷跪了下去,“请您尽管吩咐。”

  她清楚这些人并非因为相信了她的说法才如此拥护她……她们是被抛弃者,命运之门原本已向她们关闭,现在有了重新回归教会的希望,自然心甘情愿付出一切——哪怕这个“教会”不是真的也无妨。

  如果真正的赫尔梅斯教会还健在,等她们脱离困境、冷静下来后或许还会思考这个选择是否正确,但如今这个前提已不复存在——等到第一军主力抵达,她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现实。

  打碎旧有的概念,编造一个半真半假的故事,向她们灌输一个全新的“事实”,如此一来,罗兰陛下才能真正掌握这片土地。

  “很简单,我需要你们恢复旧圣城的秩序。”伊莎贝拉有条不紊地说道,“秋,你先将其他两座修道院的人集合过来,将我的话转告给她们。然后在今晚之前,组织好所有孩子的口粮发放。与你们对接的是灰堡第一军,他们已经知晓了梅恩等人的叛变,不会再为难你们。接下来,你们需要每家每户挨个通知,顺便统计有哪些人走了,那些人还在,若是遇到叛徒一系的神官或教众,立刻通知我。”

  随着一道道命令发出,修女们飞快的应诺,然后转身忙碌起来。尽管她们的处境和半个时辰前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善,但此刻每个人脸上的神采已变得截然不同。

  大门很快被拆散,当一名修女带着孩子们排队离开修道院时,其中一人忽然向她深深弯下腰来。

  “谢谢您,伊莎贝拉大人。”

  之后每个孩子都同样如此。

  “您真好,大人。”

  “我不会忘记您的。”

  这样的声音几乎贯穿了整个队伍。

  感谢么……伊莎贝拉微微闭上眼睛,自从成为纯洁者后,憎恨和诅咒收到过不少,感谢之辞还是第一次听到。

  她做这些并不是为了感谢,而是实现目的的手段。同样为了目的,她也可以毫无顾虑地将这些人置于死地。所以……这种谢意对她来说是多余的。

  明明这么想着,她却感到心里仿佛多了一些东西……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略有些鼓胀,同时温暖如光。她本以为会心生抗拒,但意外的……这种感觉并不那么让人讨厌。

  这便是罗兰陛下的目的吗?

  伊莎贝拉轻轻吐出口气,缓缓跟在队伍末尾地朝营地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