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零五章 临战反应 下
  按照罗兰陛下的规划,市政厅、安全局、第一军和女巫联盟为四大同级机构,构成了灰堡明面上的行政主体。除开最为特殊的安全局,另外三大机构通过批准的行动,都应得到相关部门的配合与支持。

  这套规定的初衷无疑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发挥出整个王国的力量,平时有陛下本人坐镇也很难出什么岔子,但问题就在于陛下不在的时候——想要让三方在短时间达成一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当温蒂从洛嘉口中听到魔鬼的那一刻,她所能想到的最好应对方法也只有先行发布警戒、固城据守,同时召开决策会议了。

  当然,她不是不清楚这会给市政厅造成多大的麻烦。迷藏森林里的育种麦田每天都会产出好几百袋黄金二号的种子,它们需要工人搬运至码头,装船运往北地、南境以及陛下新收复的领土。除此以外,源自林区的木材、蘑菇、果子采集都会受到影响,草原牧场中畜牧业也会陷入停滞,巴罗夫的说辞并不完全是夸张。

  原本等到第三次神意之战开启,一道新的城墙将会出现在边境以北,把半个草原囊括其中,不仅能与现有城墙形成多重关卡,还可以有效提高绝境山脉防线的利用效率,使城市北边的矿石冶炼区和工厂更加安全。即使在战争时期,来自森林和北坡山的资源也不会断绝。

  只不过这个计划目前仍停留在纸面上,谁也没料到魔鬼出现的消息会来得如此之早,比起财贸上面临的损失,她必须做出更慎重的选择。

  「魔鬼就是依据,凡人,这很难理解吗?」会议室墙上的光幕波动起来,埃尔暇不屑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脑海,「任何与魔鬼有关的事都不能等闲以待,它们不是愚蠢的邪兽,不会等到你做好万全准备才发起攻击——我看你根本没有深切意识到对手的可怕。太可惜了,看到那位凡人国王,我还以为这几百年来你们有了不少长进。」

  作为对抗魔鬼的盟军,塔其拉遗民和沉睡魔咒自然也有出席此次会议的资格。对于温蒂的决定,双方领袖帕莎和提莉.温布顿皆表示出了赞同之意。

  巴罗夫几乎被气笑了,“我是不知道魔鬼有多么可怕,因为它根本就没出现在我眼前过——难道这些家伙还能隔空杀人不成?你们口口声声说必须做好防备,这点我认同,但问题是现在连敌人的影子都看不到!西边有女巫控制的迷藏森林,东边有建在绝境高峰上的哨塔,两块屏障中间夹着一块毫无遮挡的草原,敌人有任何行动都能在数里之外察觉,我们有必要谨慎到这个地步吗?”

  看得出市政厅总管对陛下交代的任务确实颇为上心,温蒂暗想,上一次会议时他在怪物一般的原初载体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现在居然敢顶上两句,甚至冷嘲热讽了。

  “我认为有这个必要,”灰烬开口道,“事实上,是我向温蒂提议这么做的。”

  “理由呢?还是因为一个莫名女巫的梦呓?”巴罗夫敲打着桌子,“不要跟我说你们相信她——如果她真值得相信,或者说你们的关系有那么紧密,她早应该是女巫联盟的一分子了。”

  “倒不是这个理由,而是基于对事实的判断。”灰烬平静地解释道,“我曾和她交过手,知道她的实力。如果只是一两只混合种邪兽,不至于让她如此狼狈。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报,狂魔在没有魔石支持的情况下,自身战斗能力和中型混合种相近,即使洛嘉无法取胜,也能化作狼形,轻易摆脱对手的追踪。”

  “你到底想说什么?”

  “她遇到的魔鬼很可能在十只以上,并且天上还有飞行的恐兽进行追踪,才会令她身受如此重伤。”灰烬一字一句说道,“另外从她身上我们还找到了一张地图,若字迹没认错的话,那应该是闪电留给她的——虽然不清楚这之间的具体经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离开无冬城后活动范围都在渺无人烟的荒地一带。如果蛮荒地里突然多了这么一群魔鬼,那么无论它们想打什么主意我们都得早作提防。”

  「我也认同这个判断,」比起埃尔暇,帕莎的声音则要和缓得多,「数里地对于恐兽来说不过眨眼之间,如果它们真要进攻无冬城,恐怕等到恐兽落地,那些哨所的消息说不定还在传回来的路上。」

  “何况大多数民众并不了解魔鬼为何物,若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敌人直冲入城内,造成的影响绝对是难以估量的。”提莉也补充了一句,“警戒号至少可以让他们回家躲避,从一定程度上能阻隔恐惧的蔓延。”

  “呃,可是……”巴罗夫一时语塞。

  相对前几人而言,五王女的发言显然更具有威信,倒不是因为她是沉睡岛女巫的领袖,而是她身上流淌着温布顿家族的血脉。作为王室成员,当今国王的妹妹,老总管无疑顾虑颇深。

  他转头望向军队方面的负责人,一位沉默寡言的中年猎户,似乎想要拉拢一位支持者。可后者依然笔直地盯着前方,仿佛根本没有关注这场争论一般。

  看到气氛略僵,温蒂给自己打了口气,起身说道,“我已将消息发往北地,相信陛下会在第一时间下达指令,而洛嘉也随时有可能醒来,所以请总管大人不必太过担心——毕竟只要得到更确切的情报,戒严令随时都可以做出调整,因此在那之前,还是谨慎点比较妥当。”她顿了顿,“至于陛下交代的任务,亦可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

  巴罗夫皱眉道,“比如?”

  “我们或许能利用吞噬蠕虫来运送麦子——只要从迷藏森林送至第三边陲城即可。”温蒂望向光幕中的塔其拉遗民,“这样工人们即使不出城,也能将麦种装上货船。”

  「哈?」埃尔暇不悦道,「我们是战士,不是搬运工——」

  「不过为了盟友,这一点我们可以办到。」帕莎伸出触须,卷住了埃尔暇的身躯——尽管她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嘴。

  温蒂感谢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而牲畜可以通过同样的方式进行转移,蜜糖在操控动物方面颇有一套,不用担心它们被芙兰吓到。西境并不缺乏草场,赤水河沿岸有许多未开发区域可以暂时用于放牧。”

  巴罗夫的表情虽然仍不太满意,但眉头却平缓了不少。

  “我知道这些措施无法完全抹消影响,但在这一特殊时刻,无冬城的安危是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事情。”温蒂心里清楚,想要不让陛下失望,想要肩负起女巫联盟负责人的职位,光靠温柔是不够的……她必须向前迈步,成为真正值得大家依靠的人。“因为此举造成的任何损失,我愿意负全部责任!”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