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零七章 揭晓迷雾 下
  在发现敌人的大部队后,洛嘉心里清楚已到了不得不撤离的时刻——正如罗兰大酋长和闪电所说的那样,这样的对手绝不是她一个人能应付的,将消息传回无冬城才是要紧之事。

  她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证明了自己,倘若魔鬼在此扎下根来,她以后还有很多机会与这群怪物交手。

  尽管脑袋里做出了判断,可她却没有选择第一时间离开,而是打算找个高点,抵近观察下魔鬼的动向。只是一句“我看到了许多魔鬼”容易让人觉得她是落荒而逃回来的,若能带回更多的情报,即使是大酋长也得承她这个人情。

  如此一来,不管对方见面时说的那番话是关心还是讽刺,都会不攻自破——她想要的并不是道歉,而是认同。即使在生死存亡的大战中,她也能起到令人侧目的作用。往浅了说,这是她个人的荣耀,往深里说,这对于提升狂焰氏族在大酋长心中的分量大有好处。

  于是她就这么做了。

  当然,这些想法她不会直说出来,只是简单描述成好奇而已。

  洛嘉很快找到了一座离塔其拉遗迹不远的废弃石塔,虽然塔身近乎半毁,外表被青苔与藤蔓覆盖,但也是附近最佳的观察点。

  为了方便撤离,她没有穿上衣服,而是将行囊背于背后,裹着一条披风就爬上了塔顶。

  顶端破开的大洞正好供她容身,加上帘子般的藤条,数次从头顶飞过的恐兽都没能发现她的踪迹。

  然后她终于看清了庞然怪物的真面目。

  那竟然不是活物!

  “它们不是……活的?”听到这儿,温蒂不禁打破沉静问道。

  “我只能这么认为,”洛嘉低声道,“那些家伙看上去没有一点生物的特征,倒像是……”

  “倒像是什么?”

  “你们在赤水河上建的那座铁桥。”

  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一时有些难以理解,“桥?”

  “我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她虚弱地咳嗽两声,“它有着如同桥面一般平直的躯干,四条长腿就像桥墩一般分布在身躯两侧,只是……无论是躯干还是四肢,上面都没有覆盖任何血肉,透过那些空洞的骨架和铁片,我能清楚地看到怪物身后的景象。”

  温蒂不由得吸了口凉气。

  一座能自主行动的钢铁大桥?这是魔鬼制造出来的东西吗?

  洛嘉稍息片刻后接着说道,“每一个骨架怪物至少有八九丈那么高,它的顶面固定着许多魔鬼,远远看去,就好像层层排布的虫卵。而它的腹部则挂着一个硕大的皮囊,犹如从什么东西身上剥下来的脏器,不仅能感受到其在脉动,透过表皮还能看到内部涌动的暗红色气雾。”她握紧了拳头,轻轻贴到胸前,“三神在上,那些怪物的模样简直邪恶极了。”

  灰烬皱起眉头,“……然后呢?”

  “然后它们在遗迹周围趴伏下来,皮囊中垂落数百根管子插入地下,令周围的土地变成了黑褐色的结块。而上面的杂草和树木都很快枯萎,仿佛被什么东西抽干了生命一般。大部分魔鬼也随之沉入地底,只留下数百只狂魔和十余只恐兽继续在遗迹周围活动,应该是负责巡逻侦查之类的任务。”

  “你有没有看到一种长着无数眼球和触须的魔鬼?”温蒂一边记录着狼女的发现,一边询问,“它们往往待在高处,乍看起来像是一团蠕动的肉瘤。”

  “多眼魔么?”洛嘉摇摇头,“闪电跟我提到过它的危险,不过我并未在魔鬼大军中发现其身影。”

  “那你的伤是……”

  “我太轻敌了,”她神情有些沮丧,“我在塔顶藏匿了三天,恐兽也多次从这个区域飞过,但没有任何征兆显示它们想要彻查此地。我原以为先前狂魔吹响的号角并未引起大部队的注意,直到撤离时才发现有几队魔鬼早已在附近潜伏下来。”

  “等等……它们还会做这种事情?”日暮惊讶道,“以前听你们说,魔鬼不是身强体壮、但头脑简单的野兽吗?”

  “位于底层的魔鬼确实如此,但有人指挥就不一样了,”提莉沉吟道,“这批敌人中很可能存在一位高阶魔鬼。”

  “面对未知的敌人,本就没有完美的应对之策,”灰烬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能凭借意志逃脱险境,并且活着回到无冬城,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这还是温蒂第一次从超凡者口中听到如此正式的称赞。

  “或许吧,幸运的是……那家伙没有亲自来找我的麻烦,”洛嘉有气无力地挤出个笑容,“当行踪暴露后,我立刻变作狼形,借着夜色加速逃离,这也令它们的投矛攻击失去了准头。我不清楚追兵有多少,只知道头顶始终有恐兽在盘旋。”

  “你——杀掉了所有追兵?”提莉疑惑地问。

  温蒂心里同样生出了一丝怀疑,如果无法摆脱敌人的追踪,狼女势必会遭到无止境的围追堵截,她身上所受的重伤也证明了这点。加之只能被动挨打,如此看来,她当时可谓已经陷入了绝境。

  “不……是它们放弃了追杀。”洛嘉回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只要再追上一天,我一定会先撑不下去,但它们偏偏选择了撤退。”

  “红雾!”提莉很快反应过来,“是魔鬼携带的红雾用完了——你还记得它们撤退的地点吗?”

  她揉着额头想了一阵,“大概是离草原五六里的地方吧。”

  “地图呢?快拿张地图来。”

  见提莉在图纸上来回比划着距离,温蒂随之也领悟了对方话中的意思。那些骨架怪物很可能是一种运输红雾的魔力机器,就像教会所展示的攻城兽一样,而洛嘉的描叙亦间接证明了这点,无论是大军沉入地下,还是被红雾污染的土地,都与雪山背后那座魔鬼营地中的景象如出一辙。

  如果说从遗迹出发的恐兽只能逼近到蛮荒地边缘,那是否说明无冬城暂时仍处于一个较为安全的境地?

  了解完大致情况,洛嘉已显得疲惫不堪,缠绕伤口的绷带上又渗出了血迹。

  安慰她好好休息、在娜娜瓦回来之前专心养伤后,温蒂带着众人离开卧室,轻轻掩上了房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