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一十章 梦境的困惑 下
  “来咯,两碗红烧牛肉粉!”老板满面红光地将粉条端到桌前,顺手还用毛巾擦了擦桌面——显然武道家的光临让他颇感自豪,毕竟嘉西亚可是筒子楼的明星人物。

  “谢谢,再加份煎蛋,”罗兰抽出两双筷子道,“一人一个。”

  “好咧!”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请女性在这儿吃早餐,”嘉西亚翻了个白眼,“难怪你现在还是单身。”

  这是诽谤!如果不是责任心在作梗,那些神罚女巫早就把他给——

  “呃,洁萝那家伙等下还要上学,我得把早餐送回去,要是太远的话……”

  “我知道,所以下不为例,”嘉西亚打断了他的话,娴熟地掰开一次性筷子,将粉上的小葱和牛肉搅匀,很快一碗粉条便变成了诱人的酱红色。第一口稍微吹凉,不细嚼慢咽,而是直接嗦入口中,如同连绵不断的缎带一般,只发出细细的呲溜声。

  光是听到这声音,罗兰便已觉得食欲大开。

  “什么嘛,”他撇撇嘴,“你这吃法不是很地道吗?我还以为你吃不惯街边小吃呢。”

  “那是你的错觉,”嘉西亚耸肩道,“我来这儿住了差不多快十年时间了,哪家店子我没吃过?只是干净宽敞的店铺是请客者的礼节,而且我也不喜欢总被人盯着看。”

  罗兰发现确实如此,不光是摊子上的其他顾客,就连过路的人都会好奇地朝这个方向望上一眼——毕竟嘉西亚银灰色的头发和匀称的身材实在有些醒目。

  “这……倒是我的疏忽了。”

  “所以赶紧说正事吧,”嘉西亚瞪眼道,“你这么急着找我是为了什么?武道家协会可不会协助你做违法之事。”

  这家伙……眼神为啥如此戒备?昨天才从总部回来,能做什么违法之事啊。再说了,还有比猎杀证更违法的东西吗?

  罗兰犹豫了小会,“我想见下你的师傅,能帮我约个时间吗?”

  “啥?”对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的师傅……岚女士。”他随口编造了个理由,“我对上次失约感到十分愧疚,想要当面向她道歉。”

  嘉西亚像不认识他一般打量了他半天,最后才挥挥手道,“哦?现在知道能得到我师傅的引荐有多么重要了?不过省省吧,她不会再见你了。”

  “或许岚女士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讨厌我呢?”

  “你是不是还想说她在新人大会上和善地对你交代了许多话啊,”嘉西亚不以为然道,“不要妄想了,错过的机会不会重来,师傅也绝不会对一个不守时之人多加关照,更别提见面了。”

  “先打个电话试试吧,”罗兰坚持道。

  “你……”嘉西亚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是真想要向她道歉才对吧?”

  “如果能请教些武道家的训练方法就更好了,”他装出一副认真脸。

  前者抽了抽嘴角,大抵是想让他彻底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她最终还是拿出了电话。

  “对了,你师傅的号码是……”

  “告诉你也没用,不是协会的数据卡就不可能打到总部里去,”嘉西亚做了个静声的手势,“喂,您好,是我……”

  通话只持续了三分钟不到,她便挂断了电话。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怎么样?”

  “当然是拒绝啊!还连带着责怪了我一顿,”嘉西亚没好气道,“你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已经完全破产了,一提到你,她的声音至少低了一个八度。”

  怎么会这样?罗兰不禁感到有些纳闷,按照新人大会上的态度,岚显然没有计较他的失约,反而还有一丝看重的意思。他原以为对方的密语是将自然之力练到高深处的用法,嘉西亚不清楚也不足为奇,但现在看来,难道当时真是他幻听了不成?

  一开始他还没有执意想要知道谜题的答案,甚至进入梦境世界都有些犹豫,如今遭遇挫折,他反而不愿意就此放弃追寻了。

  “好罢,”罗兰喝了口汤,“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再去总部一趟?”

  “等你独自解决掉一起侵蚀事件,成为正式武道家的时候——现在你还只是刚入门的新人而已。”

  这个条件倒意外的简单,罗兰心想。不过他表面上不动声色道,“我会期待那一天到来的。对了,你还记得我们刚到达地底时,岚女士的那番开场白吗?”

  “怎么了?”

  “她说神意之战离我们不远了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嘉西亚有些无奈道,“我师傅非常欣赏一本写于半个世纪前的书,就叫《存在的理由》,也推荐我读过。书上对文明的出现、演化做了一番猜想,将其称为神明的抉择——当然,这个神明并不是拟人化的角色,而是一种规则,或者说万物延续的目的。不过这些东西太过遥远,跟我们毫无关系,加上书籍只在武道家协会中流通,所以几乎没什么人知道。”

  听到这里,罗兰却上了心。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本他没有见过的书籍——这意味着它来自于梦境世界的自我创造。

  “能让我看看吗?”

  “书在总部,等我下个月述职时去图书馆借吧。”嘉西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我还记得此事的话。”

  眼看对方疑心渐起,罗兰连忙扒完粉条,借口先行离开了店铺。

  待到隔日结束梦境世界后,他长出了口气。

  若是不接触武道家协会的话,梦境里仿佛一切都很正常,可只要和他们搭上边,蹊跷之事便会层出不穷。

  此次探寻虽说不太顺利,但总算不是一无所获。何况期待已久的神罚女巫再一次获得了知觉恢复的体验,看到她们欣喜无比的模样,此行就不算白费。

  罗兰正打算趁这段休整时间多开启几次梦境世界,加快其时间的推进速度时,闪电抱着一只燕尾鹰飞进了他的营帐。

  “陛下,有您的加急密信,”小姑娘嘟囔道,“是从无冬城寄来的。”

  西境直达?这段旅程可不算近,难道无冬城出了什么变故?

  为了节约信使资源,不太紧急的消息都是通过船只发往旧王都,再由塔萨等人负责转寄,例如政务汇报等等。而燕尾鹰则是动物信使中体型最大、消耗最高的一种,优点是处于食物链顶端,安全性高,缺点是会占去女巫相当一部分控制份额。驱使一只这样的猛禽差不多相当于三只灰鹰,对蜜糖来说也颇为费力。

  罗兰摸了摸萎靡不振的动物信使,从它脚上解开密封环。摊平信纸的那一刻,他不由得愣在原地。

  魔鬼的军队竟然提前出现在了蛮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