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理想主义者 下
  

  罗兰将自己的想法道出后望向对方,“你真觉得让奎因伯爵管理晨曦要比一个糜烂的邻国更糟糕吗?”

  面对诘问,伊蒂丝并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神色,“事实上,我认为这两者从短期来看不相上下,一个稳定的盟友可以为您提供资源、人口、以及在神意之战中协助您的行动这一点对于其他贵族来说或许充满变数,但奎因伯爵有着安德莉亚这一环作为保障,在此点上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她……承认了这点?这让罗兰有些不理解起来,他以为对方的反驳点会在于贵族的不可信上,另外她口中的短期又是什么意思?

  “反过来看,晨曦陷入混乱后,新秩序需要血火来重铸,这期间必定导致王国衰弱。倘若再加上魔鬼入侵,邻国将变得像灰堡东、南两境一样,难民遍地,荒草丛生。届时只要稍加安排,灰堡就能获得大量人口和上一种情况不同,这些人将会永远属于您。”

  “可你刚刚不是说,盟友除了人口外,还能提供资源和战争协助么?”夜莺不悦道,“先不提一个好处怎么就和三个好处不相上下,难道你就没考虑过,那些逃民在迁移过程中会有多少人因为缺衣短食而无助地死去吗?”

  伊蒂丝针锋相对道:“三个好处看似比一个好处大,却是有前提的。为了充分利用起盟友的资源,陛下需要投入一定的筹码比如蒸汽机、黄金二号、乃至火药枪械。如果没有这些,单靠晨曦自身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与魔鬼对抗,更别提在战场上支援灰堡了。这便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尽管它能换回更多好处,但在无冬城自身需求尚未满足的情况下,筹码的分量不能无视。因此一增一减之下,我认为两者基本相等。”

  罗兰不禁挑了挑眉,能从提供援助中看到好处的人,在整个灰堡已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如果换做巴罗夫,他一定不同意把自家的货物和技术当成“支援物品”运送给邻国。

  “既然收益基本相等,为何你依然坚持混乱的晨曦要更好?”

  “因为女巫,陛下。”伊蒂丝的回答出乎了两人的意料。

  “女……巫?”罗兰诧异道。

  北地珍珠伸出一根手指,“是的,请您想象一下,新的晨曦不再视迫害女巫为理所当然之事,甚至受到安德莉亚的影响,奎因伯爵有很大可能会扶持女巫,并效仿您的政策,让她们参与到生产和建设中去。没有了生存压力,新觉醒的女巫不会再往灰堡迁移,此举便已经对您造成了损失这是其一。”

  “其二,晨曦王国的位置比灰堡更具优势,无论是魔鬼侵略狼心和永冬,还是教会逃亡者余烬不灭,都会将两国的女巫推向南方一旦晨曦处于稳定状态,她们还会继续向灰堡迁移吗?答案很明显不是,或许数十年后,邻国所拥有的女巫将超过灰堡,相比前者,这个趋势更让我觉得不安。”

  “大家都能好好活着……这难道不好吗?你有什么好不安的?”夜莺的语气不知不觉中没了之前的那番气势。

  伊蒂丝没有看夜莺,而是扬起头直视罗兰,“您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一个或数个拥有匪夷所思能力的女巫,能瞬间改变王国与王国之间的差距?”

  “像安娜那样的?”

  “没错,像安娜、像爱葛莎、像索罗娅……她们的能力都可以称得上不可思议,当您拥有她们的那一刻,无冬城就与其他贵族的领地拉开了差距,这也是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原因。”伊蒂丝缓缓道,“除此之外,您所掌握的知识和视野亦无人能及,只要您还在位,女巫联盟成员一个不少,灰堡就很难遇到除魔鬼之外的挑战者。”

  说到这儿她微微一顿,“可在那之后呢?百余年过去,邻国已和灰堡别无二致,女巫工作在各个领域,您书写的知识也不可能限制在无冬城之内。他们可以学习机器的制造方法,掌握您所传授的一切……然后,只要有一名晨曦女巫觉醒了无可取代的能力,灰堡恐怕便会成为落后的那一个了!”

  “这不可”夜莺下意识地想要反驳,说到一半却中道而止。

  “何况这只是建立在像安娜那般神奇能力的基础上,而您能保证安娜就是所有女巫中的顶点了么?”伊蒂丝一字一句地问道,“若是对方的能力比安娜还要惊人,晨曦的后续继承者还愿再把灰堡当做盟友吗!”

  罗兰几乎想要为这番话鼓起掌来。

  伊蒂丝原来不是想得不远,而是想得太过遥远了一般人只能看到近些年的变化,她却已经将目光投到了百年之后!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但在她的话语中,罗兰居然听出了一丝技术爆炸的意味。身为一名“过来人”,他自然清楚人类的科技推进速度是不断递增的,从猿人到点起篝火,再从蒸汽动力跃至信息时代,现代社会中一个人在其短暂的一生里,就能目睹到过去数万年都无法体现的变化。

  如今女巫加入该进程后,这个过程可能会进一步缩短,一两个关键女巫的出现,很可能便会导致一场技术变革。事实上也正像对方说的那样,倘若安娜觉醒于辉光城,而不是边陲镇的话,他能走到哪一步还是个问号。

  当女巫联盟的成员相续老去,新的关键女巫又出现在晨曦,那么结果几乎不言而喻。这也是伊蒂丝坚持若无法掌控晨曦,还不如任由他们陷入混乱的原因。

  罗兰自认如果自己是一名土著领主,那么此刻无疑已被伊蒂丝说服了。任何一位君王都希望自己的国度能千秋万代、永续不朽,也希望后代能将自己的荣光继续延续下去。像是培养一个有可能威胁到王国的对手,这样的行为是绝对需要杜绝的。

  现在更改主意还来得及,而他所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毁约与欺骗,然后放任奥托听天由命即可。

  可他偏偏不是。

  罗兰所关心的国家并不在这里。

  除此之外,他也不在意自己逝去后的王国是什么模样,比起树立起万代长存的统治者,他更倾向于看到整个人类的进步。无论灰堡的继任者是谁,他对其都不具任何保驾护航的责任与义务,只要在这一生中将发展尽可能提升至一个新高度,并且解开神意之战的谜底,他便已觉得不虚此行。

  至于之后四大王国孰强孰弱,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最后,他心中还有一个看似微小,却难以忽略的执念。为了利益而轻易抹消约定,将谎言变为筹码当他意识到这份条件反射式的抵触时便清楚地明白,他这辈子也没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

  “精彩的推断,”罗兰欣慰地望向伊蒂丝,“但我不会收回已经发出的命令。”

  “陛下”后者讶异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比如一个真正的君王应该以利益为重,又比如欺骗不过是王家常事,”他打断了对方的话,“不过我想说的是,除了君王外,这世界上还存在有其他统治者……”

  “其他……统治者?”伊蒂丝不解地重复道。

  “没错,比如一个心怀理想主义之人。”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