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一十八章 唯一确定的事
  ……

  三天后,当提莉看到满脸疲惫的四人时,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从她们灰头土脸的模样以及强撑笑容的神情可以看出,这趟行程虽然不乏意外与惊险,但总的来说还算安全——能在走错方向并被大批魔鬼发现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已经算足够幸运了。

  不过望着毫无悔意的灰烬,她心里又气不打一处来,连到了嘴边的安抚也生生变成了硬邦邦的责怪。

  “我没想到自诩在野外身经百战的某人,结果连个方向也分辨不清,”五王女没好气道,“当年你是怎么从赫尔梅斯跑到灰堡王都来的?没直接歪到极南境去还真稀奇。”

  “呃……那时候经常会有教会的追兵嘛,抓到逼问一番就知道了。”灰烬摊手,“而且这次我觉得偏差也不是太远,至少能看到塔其拉遗迹,如果它们大规模出动的话,总归能注意到……”

  “没有充足的红雾,它们就不可能大规模出动——我们要防的是恐兽发起的突袭,而这个视角顶多只能看到它们的尾巴!”

  「大家都安然无恙就是十分理想的结果了,而且这个位置说不定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帕莎插话道,「罗兰陛下已于昨日送回了第一批女巫,其中就有希尔维,如果预警问题得到解决,这个后方视角还能帮我们判断敌人的规模和援军,所以……各位先好好回去休息吧。」

  “哦?北地那边有消息了?”灰烬挑眉道。

  “否则就不止是我说你两句那么简单了,”提莉哼了一声,“真是……走啦!”

  “等等,”灰烬顿了顿,先是望了帕莎一眼,随后浮现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才朝她这边赶了过来。

  “发生什么了吗?”

  “不,没什么。”灰烬撇嘴道。

  回到女巫大楼,提莉刚关上门,便被对方从身后一把抱住。

  “让你担心了。”

  “是帕莎跟你这么说的么?”提莉头也不回道。

  “呃,你猜到了?”后者微微一滞。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拨开灰烬的手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帕莎说的应该是我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大部分时间都守在魔力核心前,难免心绪不稳,让你不要介意我的态度,回来好好安慰我之类。”

  “……厉害,全中。”灰烬感叹道。

  “那么,道歉呢?”她回过身。

  “没有。”超凡女巫摇摇头。

  “没有?”提莉瞪大了眼睛,“所以让我担心是对的吗?”

  “再怎么说,我都不能让你亲赴险地,这是我早就做出的决定。”

  “灰烬,你什么都不懂,”提莉顿时被气得牙痒痒,“风险是可以被计算,被衡量,被规避的,执行者便是计算中的一部分——即使计划再完美,糟糕的执行者也会让局面变得一塌糊涂,明白吗?如果是我的话,断桥行动根本称不上险境!”

  “计算、衡量、规避……你说话越来越像罗兰.温布顿了,”灰烬耸肩道。

  “不要转移话题,”五王女不为所动,“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

  “但意外无法预料,哪怕它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我也希望是我来承担——毕竟我这一生中的意外实在太多了。”灰烬俯下身来,将双手搭在提莉肩头。由于身高差的存在,她只有这样才能和对方平视,“不道歉的理由也很充分,既然选择留在这里与魔鬼作战,我深入险境的情况会越来越多,万一回不来了,那岂不是要欠下许多道歉?”

  “喂!”

  “听我说,”灰烬的表情无比认真,“比起你哥哥,我能做的事情并不多,思考女巫的前路对我来说也太过困难,所以这是我唯一确定正确的事。如果你愿意回到沉睡岛,我自然可以保证不再让你担心,但在这里不行。当然,倘若你令我担心了,我是不会让你道歉的。”

  提莉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望着黑发金瞳的灰烬,她竟觉得对方此刻莫名的可靠。

  明明不是这样才对!

  “咳咳,”她偏开头,“这次就算了,待会你再把整个事情详细地说一遍,我想找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现在你先去洗澡吧,身上的味道都快熏死我了。”

  “知道啦,”灰烬长出了一口气,“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免谈!”

  望着离开的超凡者,提莉伸出右手,摊开手掌。

  被戒指扎破的地方已经完全愈合,几乎看不出受伤过的痕迹,但那股突如其来的刺痛直到现在仍有些记忆犹新。

  还好所担心的状况最终并未出现。

  大概只是自己太过多虑了吧,她想。

  ……

  当洛嘉从一场漫长的沉睡中醒来时,感到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的舒畅,就像是浸泡在温暖的清泉中一般,晕眩和疼痛都不翼而飞。

  对了,是娜娜瓦.派恩回来了……她隐约记起了入睡前发生的事,那位可爱的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跑进房间,似乎一路上都没有休息过,见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安心睡吧,起来就会恢复正常的。”除了她之外,还有冒险团的伙伴,她们在床头嚷嚷了许多话,但她一句都没能记下来。

  毕竟娜娜瓦的魔力流经她身体时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那么现在自己已经好了?得向她好好道谢才行。

  洛嘉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却是一名灰发男子。

  她愣了愣,“大……酋长?”

  “是我,”罗兰点点头,“痊愈的感受如何?”

  “我……说不上来,”她试着活动了下手指,略微有一丝生涩,意识传达却毫无阻碍,“似乎没什么问题。我睡了多久?娜娜瓦呢?还有……您的手……”

  “哦,只是觉得有趣而已,不用在意,”罗兰把手从洛嘉的耳朵上收了回来,“我一直很好奇它们摸起来是什么感觉,会不会让你觉得……嗯,格外酥痒之类。”

  “不,那仅仅是耳朵罢了,”洛嘉奇怪道,“如果您不嫌弃它们怪异的话,我没有关系的。”

  说完她还抖了抖长耳朵。

  “暂时够了,”大酋长咳嗽两声,“你睡了三天左右,这也是重伤痊愈后身体正常的适应时间——当然不睡也没关系,只是会分外疲劳与不适罢了。”

  洛嘉微微有些惊讶,“三天吗……”

  “如果日暮不解除共生之种的话,你还能睡得更久,”罗兰笑了笑,“苏醒是因为身体的提醒,待会你就应该感到饥肠辘辘了。”

  “对了,还有日暮小姐,我得去跟她们道谢……”狼女想要爬起来,却被对方轻轻按住了。

  “这些都可以慢慢来,”罗兰微笑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代表无冬城向你道谢——做的不错,洛嘉.焚火,无冬城会奖赏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