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二十三章 血色宣告
  就在大家围绕着火车左看右看时,西边突然响起了凄厉的警报声!

  “呜—————————呜—————————”

  所有人不由得愣在原地。

  竟然又是最高程度的警戒号!

  温蒂第一个反应过来,“陛下,请您立刻回城堡避险!”

  而令罗兰稍感意外的是,提莉和灰烬也很快靠拢到他身边,其中超凡者将两人挡在身后,而提莉则抓住了他的手腕。

  腕间顿时传来了冰冷的金属触感。

  他低下头,只见提莉手指上的戒指已流转起充盈的蓝光,显然只要情况有所不对,她便会带着自己直飞下矿区。

  不知为何,明明在这危机关头,他却觉得有些心不在焉,更多的注意力反而落在了这只手的主人身上。

  和夜莺毫无保留的信任不同,他清楚提莉并没有真正把他当做哥哥。

  谎言总是很难瞒过七窍玲珑之人。

  即使她会当面这么称呼自己,也不过是维持现有关系的做法。

  事实上,两人的关系一直就像蒙着一层薄纱,模糊得难以界定,更别提灰烬一直对他不冷不热了——尽管王宫里结下的梁子跟他毫无关系,但这口黑锅哪怕想解释亦无从说起。由于他欺骗在先,倒也不好过多要求什么,现在却不禁有了种尘埃落地的感觉。

  或许对于提莉而言,就算不是血缘之人,单纯作为盟友,也足够值得信赖与肯定了吧。

  “没错,这里离边境城墙太近,还请您赶快离开!”

  “卫兵,卫兵在哪?”

  “都过来为陛下开路!”此时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纷纷大声嚷道。

  配合着半空中回响的警报,现场一时显得颇为混乱。

  受到众人紧张气氛的感染,罗兰终于也回过神来,他不禁皱起眉头……难道卫戍军发现了魔鬼的踪迹?

  他望向北坡矿山以西——如今负责戒备的是希尔维,出现误报的可能性很低,能让边防部队拉响最高警报的,十有八九应该是魔鬼没错了。可它们不是缺乏红雾,处于休眠状态么?还是说塔其拉遗迹又运来了新的补给?

  虽然很想亲自去城墙上看一看,不过如今夜莺不在,第一军主力仍处于归途之中,还是不要增加守军的负担为好。

  下山途中,他叫来温蒂吩咐道,“无论城墙那边遇到了什么情况,有消息了立即告诉我。”

  “是,”后者神情凝重的应道。

  ……

  希尔维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敌人,手心中不由得泌出了细汗。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魔鬼,但对方带给她的压迫感却始终如影随形。

  一、二、三、四、五、六——一共六只恐兽一字排开,从草原方向朝无冬城掠来。在魔力之眼的观察下,敌人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辨。正如埃尔暇所提到的那样,不是每一只恐兽都搭载着狂魔,其中两只背上捆着一摞土包般的骨制容器,犹如专门负责载物的驮马。

  若是再放大一些,便可看到容器中涌动的红雾。

  显然它们正是通过携带足量的储气罐,来实施这次长途奔袭的。

  但……为什么魔鬼会如此快就发动攻击?

  它们不应该守在遗迹的神石矿脉周围,等待红月的降临么?

  稍稍让希尔维安心的是,听到警报后第一军很快做出了反应,城墙上的火炮褪下了炮衣,数队士兵也进入了迎战区域。如果敌人不突然改变方向的话,双方将在半刻钟后遭遇。

  “希尔维小姐,那边的人问,如果敌人打算入侵城内,你能推测出它们可能经过的街区吗?”负责联络的亲卫说道。

  为了方便传递敌情,罗兰将北坡山后院里的手摇电话原型机挪到了城墙上,除开直达长歌要塞的那条专线,这也是无冬城中第一台投入实际应用的电话。只是受线长所制,另一端电话只能架在第三边陲城的入口处,因此希尔维除了配有专门的联络员外,还安排了两名神罚女巫进行重点保护。

  “五号路或九号路,”希尔维擦了擦手上的汗水,“不过它们也有可能朝着广场而去,那里的民众还未完全疏散干净。”

  如果让恐兽冲入集市之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明白了,”亲卫对着话筒重复了一遍。

  “等等!”希尔维的声音忽然一变,“它们正在爬升高度!”

  “是打算要越过城墙吗?”亲卫也紧张起来。

  “但恐兽的速度也在下降,这个距离城墙上的人应该能直接看到它们了!”

  话音未落,听筒中已隐约传来了枪声。

  登上城墙作战的士兵无疑是第一军中的精锐,基本都参与过雪山探索之行,真正面对魔鬼时并没有露出慌乱之色。几个小队轮流开火,且同时维持在较低的射击速度,并没有一股脑将手中的子弹全部射出。

  但希尔维很快发现了问题。

  那就是要命中一个空中的目标,比击倒一只迎面重来的邪兽或神罚军要困难得多。

  没有落点迹象导致士兵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调整角度,几轮射击后恐兽毫发无伤,并已逼近到离城墙一百五十米左右的距离。

  而它们的高度也攀升到了百米以上,第一军士兵必须得高抬枪杆才能对准敌人,尽管枪声密集了许多,可依然没能取得任何战果。

  就在这时,恐兽停止了前进,如一只巨型蝙蝠般悬停于空中。

  狂魔的手臂也快速膨胀起来。

  “不!”希尔维不禁发出一声惊呼,“快让他们撤离城墙!”

  “什么?”亲卫一怔,“撤离?”

  然而为时已晚,魔鬼瞬间投出了手中的骨矛,四道白影从天而降,眨眼便贯穿了墙头上毫无遮挡的士兵——一旦打击来自空中,莲升起的土墙便失去了意义。

  出乎意料的是,敌人并没有继续发起攻击——手臂萎缩后的狂魔发出一连串怪叫,并抛下几张兽皮后,掉头向来时的草原飞去。

  袭击来得快,结束得也快,不一会儿,魔鬼的身影便消失在天际线之下。

  希尔维不忍地将目光投向城墙,被骨矛直接命中的士兵已没了生命的迹象,无论周围的战友如何摇晃他们,他们的眼睛始终没能再睁开,胸口淌出的鲜血渐渐在身下形成了一滩暗红色的血洼。

  兽皮缓缓飘落,上面并非空无一物,而是画着几个粗陋的图案。

  其中最醒目的,是一只巨大的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