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三十七章 离间的毒刺
  接下来几天的局势变化之快,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

  王都的民众从未想过自己会见到这样一幕:侍奉摩亚王室数百年的奎因家族,公然站到了安佩因.摩亚的对立面。

  这并非一场暗中策划的阴谋,也没有平民根本无法接触到的世族角力,一切都摆到了台面上辉光城的御前首相直接站到了大家面前,公开宣讲他的理想和目的,简单来说便是推翻无能暴君的统治,还晨曦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演说中,伯爵例举了一年多里城市的衰落迹象与新王的愚蠢暴政,并用精准的数据描叙出晨曦必然没落的结果。由于从来没有一位贵族会同民众讲述领地的运转原理与内幕,加上演说者又是在国王身边待了十多年的御前首相,因此该行径毫不意外地引起了一场轰动。上至商会拍卖场,下至黑街酒馆,几乎没有人不谈论这件事的。

  “我说上一年冬天贫民区怎么饿死了好几百人,原来是削减外城耕地导致的。”

  “其实外面死得更多。陛下拿地去扩建行宫倒没什么问题,但伯爵大人说的存粮逐渐减少怎么办?”

  “难怪最近粮价确实高了许多。”

  “听说郊外镇子里的农民都被强征去打仗了。现在倒好,大军败得一塌糊涂,征走的人就没几个能回来。”

  “那岂不是粮价还要涨?”

  “唉,希望今年邪月不要饿到我们头上吧。”

  “怎么,你想支持奎因伯爵?他可是承诺了,若能达成目的,辉光城将不用再担忧粮食问题,今后每一个人都能填饱肚子。”

  “喂,我可没这么说!”

  御前首相的演讲便借着这样的讨论,迅速传遍了整个辉光城。

  如果说相当一大部分人对宣传内容半信半疑,吸引他们持续关注此事的,则是冲突本身了。

  大贵族世家与摩亚王室针锋相对,这样的盛况一生中能见到几次?

  对于民众来说,平时只能从酒馆里听到不知被修改、夸大过多少次的贵族传言或吹嘘,这几天里的感受简直太刺激了点。

  这可不是在表演戏剧,而是实实在在的谋反!

  安佩因陛下并没有无动于衷,双方爆发了好几次正面战斗,不过都以王室的失败而告终。奎因伯爵所拥有的力量超乎了众人的想象,一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卫队成为了他坚实的盾牌不仅在人数相差极大的情况下,将陛下的队伍打得溃不成军,自身人数反而越来越多,从最初的十几人变成了如今的四五十人。

  更令人亢奋的是,伯爵还毫不掩饰地公布了自己的计划:他会每天将锋线向城堡区移动五百步,直到晨曦之主放弃王位、将冠冕拱手相让,或者被他赶下王座。

  换句话说,最多五天左右的时间里,这场对抗将分出胜负。

  ……

  “!”“砰!”

  安佩因将书桌上能砸的东西统统砸到了地毯上,直到精致的房间里变得一片狼藉。即使如此,也无法缓解他心中的怒气。

  “该死,该死!我什么时候削减过外城的耕地了?那不是父亲让他调查的问题吗?还居然敢把郊外村镇荒废的原因怪在我头上,那分明都是罗兰.温布顿干的好事!”他几乎是咆哮地说道,“是他的女巫杀掉了那些人,而不是我!”

  “陛下,请息怒……”大臣和首席骑士纷纷劝道,“现在最要紧的是阻挡住霍弗德.奎因前进的步伐,这样才能打消他的气焰外地贵族们可都在看着您呐!”

  我真该一开始就把他们统统关进大牢,安佩因恨恨地想,“目前我还有多少人可用?”

  “王宫里的骑士、近卫侍从和佣兵加起来仍有一千五百人,如果把侍女和仆人也动员起来,则能再增加两千人。”首席骑士回答道,“城堡区外有石墙可供守卫,不需要多少训练便可杀伤敌人,虽说墙体比不上主城墙那般厚实,上面站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原本是他用来对付其他领主的底牌特别是王宫近卫,几乎每一个都有着准骑士的作战能力,装备也格外精良,在父亲尚未离世前,他便开始培养他们了。只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把他们投入到宫殿防卫战里来。

  “把金库里的箱子都搬出来,告诉那些仆人,只要杀死一个怪物,就能得到一百枚金龙的奖赏!”安佩因咬牙道,“若能挫败对方的谋反,我必赐予其爵位和封地!有了的再加一等!”

  “是!”

  教会的神罚武士并非刀枪不入,这点他已从纯洁者那里确认过,就算那些怪物力大无穷,也不可能徒手拆掉整道石墙吧?

  至于越打越多,不过是奎因伯爵的障眼法而已,他一定早就安排好了打手,然后伪装成自己声势不断壮大的假象。

  任何贵族都不会相信,如此凶悍的武士居然在辉光城里随处可得,直到今天才冒出头来。而愚蠢的平民即使相信也无所谓,他们的想法对局势根本一点影响都没有。

  “霍弗德那个老家伙得到其他贵族的支持了吗?”安佩因望向大臣。

  后者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呃,这个……”

  “说!”

  “有传闻黑钱开始同奎因伯爵接触,但具体的情况暂时还无法得知”

  “这群无孔不入的蛀虫!”安佩因握紧了拳头,“父亲还把他们的地下狗窝当做市场的一部分,要我看,真该早点抄了他们的家才是!”

  不过他也知道这句话只是泄愤之言,黑钱的组织者都是辉光城的豪商巨贾,其地位并不亚于大贵族;而且摩亚家族金库里积攒的财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这些人的腰包。

  “另外托卡特家已经公开和奎因家走到了一起,”大臣咽了口唾沫,“但陛下请不要太过担心,我听说洛西家几次拒绝了霍弗德.奎因的邀请。”

  这就是父亲引以为傲的三大家族……安佩因在心底冷笑,如今两家变成了反贼,动作比那些观望的小贵族还快,而最后一家不敢妄动的原因,也仅仅是因为奥托.洛西还在自己手中。

  不过这或许能成为他的一把武器。

  “派人告诉洛西伯爵,如果他想自证清白,就立刻带着领地里的骑士和扈从前来支援王宫。”安佩因冷声道,“否则……我是不会对谋反家族的继承人手下留情的。”

  “我这就去办!”大臣赶紧应道。

  两个时辰后,晨曦之主收到了洛西伯爵愿意效忠的消息,这让他愤怒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比起漫天飞舞的坏消息,他总算把局势往自己这边扳回了点。

  安佩因不太在乎洛西家的那点骑士,最重要的是他知道三大家的年轻一代情同手足,若是知道与国王作对会葬送其中一人的性命,他们还会和家族掌权者的步伐保持一致吗?

  这无疑是根难以拔除的毒刺。

  很快,御前首相霍弗德.奎因公布的最后期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