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玄幻奇幻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九百三十九章 神射手安德莉亚

第九百三十九章 神射手安德莉亚

  安德莉亚根本没有去看结果,而是将瞄准镜对准了下一个目标。

  精准射击所消耗的魔力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常理上想要击中越难命中的目标,其魔力耗费便越大。

  这意味着足以支撑弓箭或投石武器一两个时辰的魔力,在如此远的距离下只能支撑半刻钟左右。

  她必须尽可能打出更多的子弹。

  能力回应了她的意志。

  安德莉亚感觉自己并不是在射击,而是在随风舞动。一切都是如此协调,枪口的调整、手臂的俯仰、以及身体的每一个动作,仿佛全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

  以每次呼吸开火一次的频率,安德莉亚很快便将十发子弹悉数打光,接着换上了一条新的弹夹。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彷如一场胸有成竹的表演般。

  然而石墙上方却远没有这么轻松了。

  死神正在争分夺秒地向安佩因的部队飞来,可他们对此依旧一无所知。

  指挥佣兵调整弩机的骑士成了第一个牺牲品。

  这些弩机射程在两百步以上,铸铁打造的箭头五十步内可以轻易贯穿大盾与骑士甲,可谓防守王宫的最佳利器。

  为了抵挡住力量过人的怪物战士,安佩因把库房里所有的存货都搬上了围墙。一共八架弩机被布置在正对旭日大道的墙段,考虑到街道宽度有限,就算袭击者再强,也难以躲过铁弩的攒射。

  佣兵只听到“噗”的一声闷响,便看到刚还在发号施令的骑士胸口凹了进去,同时身躯向后仰倒,一声不吭地摔在地上。

  “有人偷袭!”墙头立刻响起了警告声。

  众人纷纷拔剑出鞘,可没有一个人能发现袭击来自何方。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死亡蜂拥而至,守军中不断有人倒下,而敌人始终没有露面。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笼罩了他们心头,战死对这些刀头喋血的豺狼而言并不算什么稀奇事,但等着被人杀死又是另一码事了。

  特别是少数对自己的身手格外自信的佣兵更是如此。

  他们发现日益苦练的技巧都没了用武之地,对方甚至不给一个当面较量的机会,无论是笨手笨脚的仆从,还是经验老道的骑士,在这样毫无征兆的攻击面前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说赫尔梅斯一战至少让他们看到了敌人,这场战斗简直是等待死神点名而已。

  数十息不到的时间,墙段上已出现了二十来具尸体,加上侥幸未死者的惨痛呻吟,大多数人的意志很快到了崩溃边缘。

  “找掩护,附近有女巫!”

  就在这时,首席骑士的命令让大家稍稍回过神来,“只要将身子藏在墙垛和擂木后,就能避开攻击!另外都把神罚箭矢拿出来,朝有可能的方向射击,将那该死的家伙逼出来!”

  安德莉亚此刻也注意到了石墙上的变化。

  一名穿着金边铠甲的骑士似乎正指挥着现场的局势,不断有人向他靠拢,并以各种障碍物作为掩护,盲目地朝周边抛射箭矢,有的甚至直接用手投掷出去,其目的不言而喻。

  敌人的做法对她毫无威胁,不过若无法彻底击溃对手,就会给攻城的神罚女巫造成妨碍。

  而指挥者所在的位置恰好与钟楼构成了一个死角,她只能隐隐看到对方露出墙垛的手臂,以及小半截头盔。

  通常像这样的目标根本没有命中的可能,但自从观看过第一军的炮火表演后,她便萌生出了不同的想法。

  安德莉亚不断催动魔力,令其充盈于臂膀之间,在无形之手的推动下,手中的枪支不断抬高,直至指向天空。

  当那股熟悉的协调感再次出现时,她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那一瞬间,安德莉亚仿佛看到了子弹的轨迹——它高高抛向空中,在越过顶点后仍未失去所有速度,而是夹带着向前的惯性,朝着目标方向俯冲。虽然两者之间的距离为千步,但它已在空中飞过了更长的距离,因此这一发子弹耗费的时间要比之前的射击长得多。

  紧接着她压低枪口,瞄向骑士的头盔开火——第二颗子弹后发而先至,准确地砸在垛沿上。砖石顿时四散飞溅,变形的弹头翻滚着命中了头盔上部,将其掀飞出去。巨大的冲击力令骑士难以控制地向前扑倒,也使得他柔软的颈脖暴露出来。

  于此同时,第一发子弹如期而至,倾斜着没入他的皮肤,将颈椎骨折成了数截。首席骑士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感到脑后嗡的一响,接着脖子一凉,便失去了所有知觉。

  这一击几乎耗光了安德莉亚所有的剩余魔力,强烈的眩晕感涌上心头,消耗过大的后遗症令她双手颤抖,连握住枪托都难以做到。

  不过首席骑士的倒下也压垮了佣兵们最后的心防,石墙防线崩溃了,众人转身向着梯道口跑去,唯恐自己是下一个被死神盯上的目标。再也没有人去理会墙头的擂木、热油和弩机,而这一变化也被神罚女巫看在眼里。

  “呜————————————”

  总攻的号角被吹响了。

  担任攻坚组的爱莲娜冲在了第一位,她除了携带着常用的装备外,手中还多了一捆麻绳。

  就在快要接近墙脚的瞬间,她用力抛出了手中的绳索——而在绳子末端,还紧紧的绑着一个四角型的弯钩。

  片刻之后,石墙上便多出了好几根可供攀爬的“悬索”。十余尺高的石墙对于普通人来说需要憋足了劲才能翻越,但在神罚女巫眼里,这仅仅是一抬腿便能迈过的栅栏。爱莲娜轻轻松松地顺着麻绳爬上墙顶,发现城堡区里已乱作一团。

  安佩因安排的督战队和预备队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就在石墙守兵溃逃之际,洛西伯爵的手下忽然拔剑朝晨曦之主的亲卫队砍去,加上逃离者只想尽快离开此地,三方人马顿时混战在一起。

  爱莲娜扬起嘴角,取下背后的巨剑,纵身跃下了石墙。

  没有人可以抵挡住她的正面一击,只要被纳入巨剑的挥舞范围内,敌人擦到即伤,触之即死——仅凭一己之力,她便在人群中冲出了一条空白地带。

  随着神罚女巫加入战场,局势已经彻底倒向了奎因伯爵一边。